愛如深潭,荒謬死寂

 

※CP:瑪爾瑟斯X阿修羅
※屬性:原作向有私設,牽涉到R18、囚禁、雜魚、虐身部分。

 

 

封閉的社會完全遵照「弱肉強食」的規則,進行人數控管及人才的培育,只有精英才能存活的社會,阿修羅是目前海登的副頭目,能力十分強悍。

翻攪記在腦海的資料,瑪爾瑟斯回想當時跛腳的基度來找他時,他們的交談內容……

「阿修羅小時候就失去雙親,可能是這原因令他特別冷漠吧?」溫室裡,草木扶疏、空調徐徐拂過,香氣與青草味融為一體,喬裝成美術商人的基度,接過禁衛軍倒來的紅茶,他輕輕啜飲一口,彷彿參加一場下午茶茶會,只是內容名為出賣。「但他真的很強,是『術』的天才。」

「術?那是什麼?」當時瑪爾瑟斯戴著面具聆聽基度給的資訊,比起基度所說的生長背景,他更想知道阿修羅的能力,以及海登與魯卡的盟約內容。

「體術,是我們海登的獨特技巧,用你們能理解的話來說,大概就是打鬥技巧吧。」基度思考了下,當然除了打鬥技巧之外,還有一些較為特殊的能力,不過解釋起來太麻煩了,不知道也不礙事。「至於盟約,其實只是我們的祖先侍奉過魯卡大公的祖先罷了,現在沒人會把這事放在心上,只有頭兒還傻傻的遵守。」

基度來到古朗德利尼亞帝國之後,接觸大城市的繁華,還有眾多便利且新奇的科技後,便瞭解海登民族的視野有多狹隘。

常久以來練習的體術雖然強悍,但再怎麼強也擋不住一發穿心的子彈。

如果一直停留在過去的舊思維,海登將會越來越邊緣化,依照他搜集的資料,魯比歐那根本不可能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古朗德利尼亞太強大了,而且有良好的軍事管理,反觀由各部族組合而成的魯比歐那聯合王國像盤散沙。

他們應該趁此混亂的局勢,將族人帶來這裡紮根發展,倘若錯過這次機會,恐怕只能接受被時代淘汰的命運。

「古老盟約,聽來蠻有趣的,照你這樣說,阿修羅是個死腦筋的傢伙呢。」

「頭兒向來聽令。」基度嘆氣,不得不說阿修羅太食古不化,腦子裝滿石頭。

「原來如此,謝謝你的情報。」瑪爾瑟斯展現泱泱氣度優雅道謝,基度瞥了時鐘一眼準備離開,緊接著開口再次確認。

「那麼我們的合作照常?」

「當然。」

基度滿意的一跛一跛的離開,瑪爾瑟斯笑覷對方背影,看來阿修羅的能力真的讓他們很懼怕,但越強大的人越好,那才是他需要的人才。

瑪爾瑟斯對於如何處理俘來的阿修羅有些頭疼,他想要阿修羅為他所用、可對方看來並不領情。

「果然是個死腦筋。」

瑪爾瑟斯沒忘記,當基度等人知道帝國兵逮捕阿修羅反遭殺害時的驚惶,如喪考妣的模樣連反抗也無,順從的讓阿修羅收割他們的性命,瑪爾瑟斯都不曉得這究竟是忠誠還是愚忠。

實際交手過,瑪爾瑟斯對於阿修羅有新的評價,冷靜、強悍而且極會判斷情勢,發現無法打贏便想逃走,沒有半絲猶豫,令他想起基度所說的「在成人式考驗中見死不救」的事。

「真是殘忍哪。」餐廳裡看見不為誘惑所動的阿修羅,瑪爾瑟斯挺讚賞的。

信奉「弱肉強食」的人,若能將其狠狠踩在腳下、折損那張驕傲淡漠的臉龐,看那張臉染上屈辱的怒意將更有趣。

無論阿修羅願不願意為他所用,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房裡驟然響起警訊聲,瑪爾瑟斯心下一驚,匆匆離開頂層辦公室,他向來優雅的步伐顯得急促而紊亂,鞋跟在吸音良好的紅絨地毯壓出深淺鞋印。

順著迴旋樓梯向下走到一樓大廳,富麗堂皇的皇帝廟如同他的穿著,皆是以紅黑色彩為基底,尊貴、霸氣卻逼迫得令人透不過氣。

從大廳左側的活動暗門進入,再次通過旋轉樓梯到達地下,彷彿來到室外般,兩旁是美麗的田園風景,顛覆地道陰沉灰暗的想像,然而這些景色不過是投射的假象。

盡頭是一扇宛如實驗室的金屬大門,瑪爾瑟斯一踏進感應範圍,門自動往兩旁敞開。

「歡迎回來,瑪爾瑟斯。」人工智能的聲音從揚聲器中響起,但他沒有與之寒暄的打算,開口直奔重點。

Nanny,她的情況如何?」細聽之下,會發現瑪爾瑟斯的語氣中帶點驚惶,若非接到『她』又要自殺的消息,瑪爾瑟斯不會扔下公務趕過來。

「已阻止『她』,目前『她』正將自己反鎖於房內。」Nanny隨著他的步伐進行報告,來到另一間房面前,瑪爾瑟斯敲了幾下門卻未見回應,抬手按開旁邊的暗門拿出鑰匙開啟,只見滿室凌亂不堪。

房內的美麗裝潢以及擺設被大肆破壞,中央的大床其粉色紗帳被扯下、枕頭破了大洞露出紛飛的羽毛,瑪爾瑟斯蹙眉跨過殘骸,循著啜泣聲走到大床另一側。

少女靠坐在床沿,金髮披散於肩,隨著抽泣的動作而顫動,眼淚依著引力下滑,她握著絲帕想擦去氾濫的淚水。

瑪爾瑟斯微彎下腰,伸出手想將對方拉起,只可惜少女並不領情,腫著一雙核桃眼對視,又默默轉開視線。

「好女孩是不會席地而坐的,起來吧。」面對熟悉的面容,瑪爾瑟斯有天大的氣也煙消雲散,他放柔了語氣、甚至蹲到她面前齊平視線。「來。」

「你、我……」少女面帶猶豫的咬著下唇,最後還是將手放上瑪爾瑟斯的掌心,順著力道而起被帶往梳妝台。

瑪爾瑟斯無視翻倒的瓶瓶罐罐,拿起梳子幫少女梳開那頭糾結的亂髮,手勁柔得像怕碰碎了珍寶。

「發生什麼事讓妳激動到摔東西?」見對方總算冷靜下來,瑪爾瑟斯狀若無事的開口,掌下人震了一下,梳妝鏡裡倒映出少女的猶豫。「做惡夢了?」

「沒有……」她低下頭,囁嚅著嘴唇回答,細如蚊蚋般的聲音幾乎聽不清。

「不開心也別氣壞身體,妳是我重要的人,別忘記全國人民都需要妳。」瑪爾瑟斯選了蝴蝶圖案的髮飾,輕手別在少女鬢邊。「如果學習的太累,Nanny可以安排放鬆的活動,免得悶壞了。」

聞言,少女抬眸瞥了瑪爾瑟斯一眼,隨即輕輕擺動頭部,他將人轉過身,抬起下顎詢問:「怎麼了?妳不說出來的話,我不會知道妳想要什麼。」

「我想……想離開。」喉頭幾經滾動,最後少女露出苦笑,吐出的還是那句必定遭到拒絕的請求,但其實她想要的,是遠比「離開」還要難達成的事,瑪爾瑟斯窮盡一生也無法做到的。

所以她放棄了。

「現在還不行,」瑪爾瑟斯如她所料的一口回絕,然後安撫她似的追加解釋。「等妳能熟稔的處理事務再說吧。」

少女無言,默然嘆氣。

此時柯斯托特已將髒亂的環境處理完畢,瑪爾瑟斯輕拍少女的背,撫著她的髮絲述說未來的願景,哭累的她在香味及環抱中,忍不住闔上酸澀的眼,喃喃地問出心底話,而瑪爾瑟斯的回答一如往常的誠懇──

「我當然愛妳。」

 

──謊言,總是特別動聽。

少女的眼角滑下一滴淚。

 

(續)

***

CWT40萬幸有上,這週會放預購單喔,歡迎喜歡的朋友填單嘿~~~~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