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正文橋段先行版(?)

※我也是有小溫馨的你們看看我(๑¯∇¯๑)

 

馬庫西瑪斯煩躁的從床舖爬起來,夜深人靜時大通舖裡的打呼聲此起彼落,用手掌抹了一把臉,睏意寫在臉上,身體卻無法入睡。

失眠的痛苦不是常人能夠體會的。

這樣不行,得解決。馬庫西瑪斯清楚繼續下去,必定會影響到平日訓練,甚至是作戰狀態,更別說後天就要出征了。

思索了一會兒,馬庫西瑪斯輕輕嘆氣,下床往一樓通舖走,雖然目前重編了E中隊的配置,將其他中隊的箇中好手集結一塊,但是原本E中隊的人畢竟還是佔多數,所以真正換宿舍的其實只有被併隊的其他人。

熟練的推開E中隊宿舍的紗門,往裡頭走到倒數第三排右手邊,看到某張床上的王牌睡成大字型,頭不躺枕頭、一隻腳踩在地板,棉被早就被踢到床尾孤伶伶的幫地板蓋被子,這睡姿不是第一次看見,但馬庫西瑪斯向來疑惑只有:里斯竟然不曾落枕過?

不過當他真的來到里斯床邊時,突然覺得自己也夠蠢了,自己睡不著難道也要連累別人睡不著嗎?里斯可沒有這義務啊。

馬庫西瑪斯覺得還是回去數羊時,睡得很沉的里斯突然彈起半身,兩人面對面一時無言,王牌瞇起眼看了好半晌,才睏意濃重的詢問:「馬庫西瑪斯?」

「嗯。」

「你怎麼站在我床邊?」里斯揉揉眼睛,他睡到一半感覺好像有人在看他,長年的戰鬥經驗讓他本能清醒。

「沒事,你繼續睡吧。」馬庫西瑪斯撿起被子放到床上,正要轉身走人時里斯猛地拍了一下床,聲響惹得他回頭一看。

「過來。」里斯看對方沒動作,又再拍了一下床位。「過來,西瑪斯。」

馬庫西瑪斯垂眸盯著里斯,王牌也抬頭看著他,隨後伸手做出要拉對方的動作。

最後沉默的黑髮男人並沒有搭上那手,但他移動腳步,默默的坐到里斯床沿。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里斯用手遮住呵欠,口齒不清的詢問。「頭痛?失眠?做惡夢?」

「睡不著而已。」馬庫西瑪斯摸摸鼻子,夢裡的影像太過真實,他難以說明自己的不安與擔心。

「要不要去醫護室拿點安眠藥?」里斯注意到對方眼下的黑眼圈,又看到對方抿著唇一臉抗拒的模樣,轉而提議另個方案。「要不然我去幫你拿藥?就說是我要吃的好了。」

「不,不用了。」他現在越來越討厭醫護室跟工程師,若是去的話一定會被注意,他並不想將里斯拖下水,更何況誰不知道王牌躺床三秒就能睡到十八殿去?「你睡吧,我回去睡了。」

王牌眼明手快的扯住對方手臂,里斯先是往後靠在到床頭欄杆,然後抄起枕頭放在大腿上,緊接著一把將馬庫西瑪斯的頭壓在枕上,「睡吧。」

「這是單人床。」他的腳有一半都在床外頭。

「側躺就好啦,」里斯又打個大大的呵欠,手肘撐在屈起的一膝,準備坐著睡下半夜。「囉嗦,快睡。」

「你要坐著睡?」馬庫西瑪斯抬眼,視野裡的里斯是顛倒的,明明一臉想睡卻甘願把床位讓給他。

「就跟在野外訓練一樣,沒什麼。」里斯聳肩,單手下意識撫著馬庫西瑪斯的額際。「你是想聊天還是想睡覺啊?」

「想睡。」

「想睡就睡吧,我在這裡。」

或許是因為里斯手勁很輕,又或許是因為身旁有個熟悉的人,又或者僅僅是睏意終於發酵,馬庫西瑪斯的眼皮越來越重,明明床位又擠又熱,但他還是如願進入了夢鄉,夢裡沒有那些真實到令人恐懼的影像,只有一片祥和,像置身蔚藍天空下被微風輕撫過的麥田裡,明亮且溫暖。

垂眸看睡得像貓咪呼嚕的馬庫西瑪斯,側睡的人的手下意識要抓著東西,里斯想也不想的伸出手讓對方握住食指,這坐姿很克難、他也預見自己明天必然會腰酸背痛,可是他也明白,這失眠的情況必定是困擾了馬庫西瑪斯很久,久到對方無法再承受才會跑來找他。

「笨蛋,我們是搭檔啊。」

所以他也無法放下對方不管。

 

 

「這是怎麼回事?馬庫西瑪斯為什麼會睡在里斯床上?」原E中隊的人非常驚奇,雖然知道這兩人感情向來不錯,但怎麼看也不像是到能同床共枕的情感吧?

「比起這個,里斯竟然沒把人踹下床才驚奇吧。」

「所以到底要不要叫醒里斯啊?等等要訓練耶!」

「你們先去吧,順便幫我們請半天假。」其實第一道聲音響起時里斯就醒了,只是他還想睡、不想出聲。

「你們昨天幹了啥事嗎?」一個大男人沒事躺在另個大男人的腿上,這不太正常吧?

「沒事啊,」里斯搖頭,「記得幫我們請個假。」

「還是你要睡我的床?」鄰床的隊友指指自己床位,反正等等要訓練,空著也是空著。「你這樣他也不好睡吧?而且腳很痠吧?」

「不用了,反正我現在腳也動不了。」麻到沒知覺,跟殘廢差不多。「讓他這樣睡就好。」

隊友紛紛離開,里斯低頭看看睡得正舒服的人,勾起唇角繼續克難坐姿睡。

 

***

嗚呼呼呼這橋段我終於寫出來了~

之前就一直想寫失眠的跑去蹭床位(欸

這段沒意外會是久遠之後里馬本的橋段之一,想寫就先衝惹o(≧▽≦)o

 

◎偷偷放個宣傳>【CWT40|UNLIGHT】《深潭》&《結》預購處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