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深潭,荒謬死寂

 

※CP:瑪爾瑟斯X阿修羅
※屬性:原作向有私設,牽涉到R18、囚禁、雜魚、虐身部分。

 

 

 

「那麼,你就去西方國家學習吧。」

潺潺雨聲是阿修羅近來除了晨昏之外,最能接觸到的時間流動,淅瀝瀝的碎音比木魚聲還要呆板、更近似催眠,他發現自己像掉入時空隧道,不可自制的被拉回過去。

海登一族對於能夠體恤並接納少數民族的魯卡大公相當尊崇,甚至曾經輔佐過,當時阿修羅剛繼任副頭目時,頭目便請求大公帶他去開開眼界,那趟旅程雖然短暫,但也讓阿修羅真正踏出海登。

爾後阿修羅不負眾望成為魯卡的子弟兵,肩負密探重責四處搜集情資,比起魯比歐那新任的小女王,海登更樂意輔佐大公。

因此阿修羅從魯比歐那探查消息完畢,並帶回族人的建議及承諾:如果魯卡大公有意願的話,海登會竭盡所能的讓對方成為魯比歐那的新王。

然而魯卡大公拒絕了。

阿修羅遵從對方的意志,那不是他能置喙的事,但是當他在彙報完相關的探查事項後,準備帶隊到古朗德利尼亞帝國臥底時,卻額外得到一項「不算命令的命令」:

「依照你的意志行動。」

魯卡大公的話猶言在耳,阿修羅莫名心慌,甚至難得的困惑,字面上的意思拆開皆能理解,但實際而言,何謂他的意志?或者依照粗俗的理解,指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嗎?

阿修羅想問卻問不出口,他有預感,魯卡大公並不會告訴他真正的答案,他必須自己找出解答。

動腦思考,腦筋卻一片空白,若說他想做什麼,大概也只有想變強而已。

變得更強,直到不會被人主宰命運,不會成為被迫自生自滅的弱者!

阿修羅一方面召集臥底人馬查探古朗德利尼亞的虛實、一方面更勤加鍛鍊,但是面對魯卡大公隱而不言的面容,手腳都像被層黑布裹著,難以放開心胸做事。

尤其是看到基度等人興致勃勃的處理臥底事宜,特地搜集眾多魯比歐那的工藝品,每個人都在談論到帝國後可能發生的狀況,那羨慕的、嚮往的口吻帶著願景,彷彿抵達新地方他們將脫胎換骨,重獲新生。

恍惚間他發現自己即將成為脫軌的列車,無法跟上眾人的步伐。

阿修羅靜靜看著他人的期望與興奮,但像隔了一層膜般無法感染到己身,就像當年成人式一樣,他不能理解為何一堆不夠格的人也要參加。

那並不是郊遊,而是生死交關的實戰,甚至巴望著他會在危急時刻出手,天大的笑話,這些在出發前他便告誡過,包括那女人……

那個女的,叫什麼名字?被人稱為與他青梅竹馬的女孩,阿修羅不僅是忘記姓名,連長相也模糊了。

阿修羅搖頭,拒絕浪費時間回想,反正那些弱者都死了,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如同現在的情況。

出發的時刻到了,阿修羅一行人以「東方美術商人」的身份,混入帝國中最負盛名的薔薇之都──羅占布爾克,與地下犯罪組織接洽並暗中執行密探任務。

由於阿修羅在待人處世方面冷如一塊冰岩,美術商人必須與他人進行磋商,最後還是交給交際手腕較好的基度來擔任。

阿修羅對此安排無異議,站在侍衛的角度反而能看到更多事,雖然是危險的密探工作,但對於受過嚴格訓練的他們,這些活在城牆之內的人都過得太安逸。

薔薇之都裡的人歡樂的笑著、愉悅的過活,以為城牆及權力會永保他們一世安康。

但這是錯的。大錯特錯。如果他們想屠城的話,這座城至少有一半的人不曉得自己怎麼死的,在海登人眼中,這些人跟螻蟻一樣脆弱不堪。

「真不曉得這裡的人是怎麼活下來的,太弱了,毫無警戒心。」

當時,他們在據點吃著飯菜,順便彙報搜集到的情報,不免夾雜一些所見所聞,並習慣性的進行比較。

「沒錯,尤其是那些混混,如果手中沒了武器的話只能等死。」其中一人舉起他粗壯的手臂,他是族內力氣最大的人。

「這些人活得太安逸,搞不好沒看過真正的死人。」族人撇撇嘴,先不說海登的成人式必須砍下野獸的頭,更重要的是,他們真的上過戰場、殺過敵且滿手血腥,跟這些躲在圍牆裡,以為拿把武器就能稱王稱霸的傢伙不同。

阿修羅沉默聆聽,思緒順著族人的談話內容,想起第一次踏進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看見的景象。

帝國邊境區域並未如帝都富庶,但是大街小巷不斷宣傳帝國與魯比歐那的戰爭,路上遇到的人似乎都覺得戰爭是好的、正義的,侵略其他國家是為了解救其水深火熱。

「這場戰爭打得真久呀,魯比歐那軍還不打算投降,有夠韌命。」途中補給食糧,阿修羅的工作是去商店購買食物,順便探查邊境對中央的認識,這間店的老闆邊看著官報、邊與客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不是聽說出現喪屍?」客人捧著紙袋裡的食物愁眉苦臉的反問,擔心真的有喪屍將跑來危害家園,「有沒有可能跑進來?」

「怎麼可能會有死人復活這種事,想也知道一定是謠言。」老闆擺擺手,終於注意到阿修羅的存在。「後面的小兄弟你要什麼?」

「這些,還有十箱水。」阿修羅眼觀鼻、鼻觀心拿在手頭的糧食放到桌面結帳,其實採買這種事無須他親自出馬,但是既然要打聽的話,能親身接觸第一手消息是最棒的。

「聽你的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外來的?」老闆狐疑的打量幾眼,良久之後阿修羅才回他一個肯定的單音。

不管老闆的旁敲側擊,阿修羅抱著物品走回車隊,境內一片和平,跟慘遭戰火蹂躪的魯比歐那大相逕庭,詭譎的宛若平行世界,不長眼的炮火與喪屍像是他幻想出來的產物,然而抱在懷中的物品卻重得提醒他,這裡就是現實。

「哈哈哈,來抓我啊!」

「把糖果還給我啦!」

年幼的孩子在路邊玩耍,歡快的模樣難得令他佇足,臉龐圓滾滾的胖孩子搶過另個孩子的糖果跑給對方追,得意的大笑,笑得連口中有幾顆牙都能瞧見。

然而同伴不小心跌倒了,摔在地上放聲大哭,胖孩子有些手足無措,湊過去想安撫對方。

「欸,你別哭啦,等一下人家以為我欺負你怎麼辦?」胖孩子蹲著與對方四目相對,搔搔頭後抓出一把糖果塞在對方手中。「給你糖果啦,你要答應我別哭了啊!」

拿到糖果,另個孩子終於破涕為笑,起身後兩人又玩在一起,阿修羅不解,為何要把得到的東西拱手讓人?明明是對方實力不足、無法護住所有物才讓人搶走,胖孩子並沒有錯啊。

莫非是因為弱者的眼淚?哭哭啼啼便能得到同情嗎?

阿修羅無法理解,他不曾經歷過這種抉擇。

 

(續)

***

嘎啦嘎啦嘎啦,預購開跑啦!!!!

歡迎喜歡的朋友填單啊(扭動)期待封~~~面~~~~(☆ω<)

◎走這裡填單喔>【CWT40|UNLIGHT】《深潭》&《結》預購處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