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古魯瓦爾多發現自己抓著對方前襟,想必那人是在情急之下,才用手擋住自己劍,對方一手還抵在他胸膛,他想說話卻緊閉著嘴,血的芬芳迷惑了他的意識與認知。

「殿下,我是威廉‧庫魯托,沒有想害您的意思……」威廉急急報出名號,頸間壓力卻越來越大,而且劍身已經嵌入他的掌骨,再這樣下去會劈斷他手掌!

古魯瓦爾多沒吭聲,難以言喻的慾望升騰壯大了力氣,想要沉醉在腥風血雨中不用清醒,可是這人很吵,為何不能給他安寧的世界呢?

「殿下!」威廉發現再下去他必死無疑,但是,誰也不希望死得不明不白啊!

逼不得已,威廉抬掌劈向古魯瓦爾多頸側,主要是想逼得對方鬆開手勁,然而鬆是鬆開抓在他前襟的手,緊接著兩人兩隻手開始擒拿角力,威廉滿頭大汗,依然命在旦夕。

混亂間威廉胸前劃開一道口子,連軍穗也被削斷了,而他靠著膝撞撞開古魯瓦爾多,藉此拉開兩人距離,血色緩緩浸濕上衣,他撫過傷處心下明白,看來駭人其實並未傷到內臟,更嚴重的是掌心傷已見骨,腦門一抽一抽的痛。

橘髮軍人知道自己的行為實在是大不敬,可他是真的沒辦法才會這麼做。

古魯瓦爾多失了心神般,像一頭追求鮮血的野獸,提著劍站起身邁步追來,威廉一臉不知該如何是好,是該引頸就戮還是轉身逃開,等待下一次解釋的機會?

不過橘髮軍人還沒來得及思考下一步,銀髮王子不小心踢翻旁邊的茶具,翻倒的液體帶著濃濃藥草香,稍稍蓋過腥臊的血味,促使古魯瓦爾多停下腳步,一時間,兩雙眼都盯著茶壺。

「這是什麼?」古魯瓦爾多周身的厲氣,像潮水急湧而來又迅速消退,方才惡狠狠的模樣好似一場夢。

「是花草茶,讓您墊胃的。」威廉小心翼翼的接近,確定銀髮王子不再有殺氣,甚至有些呆愣才終於放下心來。

雖然劍傷猙獰恐怖,但應該不至於令能力失控,威廉握拳將手揹到身後,蹲下身翻正茶壺,可惜的看著只剩半壺的花草茶。

「屬下再去沖泡一壺,請殿下稍待片刻。」用單手托起托盤,古魯瓦爾多站在原地看著橘髮軍人的背影,意隨念動的跟上去,聽見腳步聲的威廉不解的回過頭。「殿下您在這邊稍待片刻,屬下很快就會回來。」

古魯瓦爾多睨他一眼,抬手拿起其中一杯、又倒了剩下的花草茶,端著半杯茶坐回原處。

這是喜歡花草茶的意思嗎?威廉來回看著茶具及背影,決定加快腳步重新沏一壺。

「威廉,你是怎麼回事?被襲擊了?」

威廉到廚房時發現兩位戰士正在使用,分別是綁著高馬尾、擁有健康褐色皮膚的露緹亞,還有銀髮紅衣的布列依斯──起先威廉跟他們並不相熟,但在威廉主動幫忙兩位生活上的瑣事時,一來二去也漸漸熟稔起來──兩人正攪著麵粉與雞蛋。

「不小心受傷了,不礙事。」威廉淺淺一笑,沒多說。

沒有怪罪古魯瓦爾多的意思,明知道那時王子的模樣不太正常,就像他陷在夢境裡掙脫不出一樣,是自己貿然接近的行為太魯莽了,應該先喊一聲告知,畢竟他也曾因梅莉從背後突然靠近,結果把人摔出去。

「看起來是刀傷,若想早點癒合的話,去跟大小姐要個急救品吧。」布列依斯掃一眼迅速做出判斷,往上瞥見威廉不想多說的笑容,心中也有底了。「是古魯瓦爾多幹的吧?」

「這跟殿下無關,他不是故意的。」威廉苦笑,怎麼就藏不住呢?不過這也讓他決定等等先換件新衣服,免得嚇壞人又引人聯想。「而且這只是看起來恐怖而已,沒有生命危險。」

「你真是個濫好人。」布列依斯搖頭,他突然知道為什麼古魯瓦爾多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死個性,就是因為有這種盲目而愚忠的下屬寵溺著。

威廉還是只能苦笑。

將花草調配一定比例後,放進茶壺中用熱水浸泡,威廉思考要不要乾脆提壺熱水過去,深思後決定依到時狀況應變;畢竟這些花草也不是拓手可得的東西,他那圃藥草還沒能收成,手中的份是侍僧贈予的,倘若還想要的話,勢必得以物易物。

不過古魯瓦爾多想喝的話,再貴也會掙來給殿下。

 

等待熱水煮沸的期間,威廉奔回房間換下破損的軍服,隨意用繃帶纏了傷處,下樓時恰巧熱水沸騰,他倒下滾水沖開花草,香氣擴散開來令人心脾沁涼,直至沏到八分滿向其他兩位告辭。

其實他很擔心古魯瓦爾多會不見,畢竟完全不曉得,殿下願不願意在原地等待。

威廉急步走向屋後,然而青石板路盡頭已不見紫黑披風的身影,橘髮軍人難以說明此刻心情。

的確,古魯瓦爾多從來沒有說過他會在這裡,等著他重新再沏一壺茶來。

威廉走上前,彎腰拾起放在青石板上的茶杯,默默的放回托盤,這份茶具頓失存在的意義,失望的走回屋裡,枉費他又多拆了一包珍貴的花草,也許他真的不該逾越的想跟在對方身邊。

考慮直接倒掉或是分給其他人喝時,布列依斯倚在門框,手中正捧著鍋子不斷攪拌,「古魯瓦爾多剛上樓了。」

「咦?」威廉驚疑,他以為古魯瓦爾多早已跑得不知人影。

「如果你那壺茶是要給他的,就直接上去找他吧。」

聽到這句話,威廉像打了劑強心針,踩著螺旋階梯來到古魯瓦爾多房前,他深吸一口氣、輕輕敲了三次門,等待傳來的回應,才鬆了一口氣推門而入。

「打擾了,殿下。」威廉進房內仍然是那片昏沈黑暗的環境,長期住在這麼黑暗見不得光的地方,對身體真的好嗎?「屬下剛去沖泡茶水,讓您久等了。」

「嗯。」古魯瓦爾多躺靠放在窗邊的長椅,接過橘髮軍人遞來的茶,紅眸掃過對方的臉,眼眶下方的深色沉澱與鮮少鬆開的雙眉,深深映入他眼底,在古魯瓦爾多紊亂而黑暗的記憶裡,這人似乎一直都是這樣。

擰著眉,是在害怕嗎?還是嫌惡呢?古魯瓦爾多不解,他正努力判別這傢伙究竟是哪一項。

「殿下?」威廉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動也不敢動,銀髮王子的目光帶著審視,直覺要他不能閃躲,雖然直視是大不敬的,但這不可逃避的瞬間,威廉順從的同時,也反過來探索著殿下的意願。

凌厲的眸子深處,是厭惡或是喜愛,或者僅僅是「因奉獻而接受」的無感?

「你怎麼死的?」薄唇掀動,古魯瓦爾多詢問,他想知道這個被其他人稱為「好好先生」的下屬,是怎麼樣的人。

這人在戰場上表現出來的個性,不過是冰山一角。

沙場是瘋子的遊樂園,而且是極度容易扭曲人類想法的地方,對方眼神中潛藏的仰慕在古魯瓦爾多眼中,就是個不正常的象徵。

「屬下不知道……」威廉愕然,緊接著扯出一抹苦笑,這問題真是犀利,一擊擊中他最不想面對的事。

「你活著回去了嗎?」古魯瓦爾多抿了一口茶,拋出第二個問題。

「這個,應該沒有吧。」就算有,也不一定是回到隆茲布魯。威廉回想目前擁有的記憶,實在難以確定當時狀況。「殿下想回到現世嗎?屬下聽聞其他戰士都想要回去現世。」

威廉憶起其他戰士談論復活時,大家的目標大致相同。

「沒興趣。」古魯瓦爾多一口回絕,艾伯李斯特等人盼望的與他毫無關係,復活到現世能幹麻?再經歷一次紛亂嗎?他不如留在星幽界,誰也不會指責他殺戮是不對的。「你想復活?」

「如果有機會的話。」威廉不否認,倘若可以重新以人類的姿態,經歷該有的生老病死,那也是件好事。「殿下,為何不考慮復活呢?隆茲布魯若能有您的帶領,一定能走向富盛之路的。」

古魯瓦爾多側頸看向身旁振振有詞的屬下,凌厲的眼神射在轉身拿過茶壺,那毫不知情的軍人背影。

威廉在對方的示意下重新沏滿一杯茶,帶著香氣的綠色茶液悄然散開於室內,然而他的傷手卻被古魯瓦爾多緊緊握住,力道大得讓未癒合的傷處頓時迸出鮮血。

「你在這裡,想做什麼?」古魯瓦爾多將人拉到椅邊,軍褲縫邊抵著他的大腿。

「殿下?」眉頭因疼痛而擰起,卻未曾洩露一聲呻吟,比起痛,威廉更擔心是否因接觸傷口導致觸發能力,他難得急躁的想掙脫,看在古魯瓦爾多眼中卻是另種意味。

「你跟前跟後,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古魯瓦爾多逼視威廉,紅眸不斷打量、想要看進對方的靈魂深處,究竟在搞什麼把戲。

「不,殿下,屬下沒有這個意思。」威廉搖頭,隨著傷處的力量增大,額際緩緩滲出冷汗。

「那是什麼意思?」古魯瓦爾多深深皺起眉頭,爾後突然勾起唇角,「你覺得我有資格君臨天下,然後你可以從中得到好的職位?錯了,我若是能回去,我會──」

「不是這樣!」威廉厲聲否認,對於古魯瓦爾多認為他是為了利益而接近,非常不能忍受。「我只是想仰慕您,所以想待在您身旁而已!」

「仰慕我?」古魯瓦爾多咀嚼這三字,「為什麼?」

「當年在戰場,因為有您的存在,所以才能安然的活下來,雖然不解為何會在這世界再相見,但我、屬下是真的想多服侍您。」情急之下,威廉說了一長串,才想起自己口氣太衝了,緊皺的眉頭瞬間被擔憂籠罩。「抱歉,殿下,屬下不該用這種口氣跟您說話。」

「呵,你在戰場上瞎了眼嗎?」古魯瓦爾多冷笑,單手摸上威廉的臉,輕輕壓著對方眼窩,慢騰騰的上移到眼瞼,尖銳的指甲刮著他眼皮,耳邊是森冷的恫嚇。

「你沒聽過『黑太子』的傳言嗎?」

 

(續)

***

嘎嘎嘎預購期到7月5號喔!到下週日!

喜歡的朋友歡迎填預購單喔ヽ(* ゜д゜)ノ

天啊好快啊我自己都要忘記只開到下週啦呀哈哈我又要來煩惱到底要印多少了O<<

還有,讓我們,繼續,等封面XDDDD

◎走這裡填單喔>【CWT40|UNLIGHT】《深潭》&《結》預購處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