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深潭,荒謬死寂

 

※CP:瑪爾瑟斯X阿修羅
※屬性:原作向有私設,牽涉到R18、囚禁、雜魚、虐身部分。

 

 

 

阿修羅研判對方沒有攻擊性,才鬆開手讓對方喘氣,只見與王妃有著相同面容的女人害怕的退了幾步,邊咳嗽邊觀察他,在聽到他說出「王妃」二字時,阿修羅清晰捕捉到對方眼底閃過的痛楚。

「我……不是王妃……我們都不是她。」女人撫著烙印在脖頸上,清楚可見的五指紅痕,神色哀戚的皺起眉頭打量眼前的褐髮男人,下一瞬竟是衝過來抓住他的手。「你能救我出去嗎?我需要你的幫忙,拜託你!」

面對這行徑反覆的女人,阿修羅揮開她的手,這情況太詭異,跟王妃一模一樣的人被關在地下室,但是環視四周,不管是裝潢或擺設無一不高貴,跟囚禁他的地牢天差地別。

「妳究竟是誰?」

「我……」女人難以啟齒的咬著下唇,純粹是不曉得該如何解釋,才能說服他人願意相信她。「雖然我跟王妃長得一樣,但我不是她,我只是、只是她的替代品罷了!我……我再也不想待在這裡,求求你,救救我吧!」

替代品?雙胞胎?阿修羅心中閃過幾項揣測,評估著眼前人是否可以帶他逃出生天。

阿修羅沉默不語的模樣,讓女人心底警鈴大作,她有預感,若她無法證明自己的價值,這人是不會理會她的。

「我知道哪裡有路可以走,這地方我很熟。」

「如果真是這樣,不用等到我來,妳也可以自行逃出吧?」阿修羅才不上當。

「因為有禁衛軍啊,我、我一人沒辦法抵抗禁衛軍的。」要是可以跑,她早就自行逃脫,就是因為有護衛存在,才讓她的逃脫計劃窒礙難行。「若半路你覺得不妥,把我殺了也沒關係。」

女人眼中透露出堅決,一陣對視後,阿修羅認為與其在此處浪費時間,不如先動身,大不了把這女人當人質殺出一條路。

「帶路,若妳有任何反抗的跡象,我會立即殺死妳。」困在這裡只會坐以待斃,只好死馬當活馬醫。

搜刮房內的利器,此時門外傳來聲聲巨響,下一瞬房門被斧槍劈出一道縫隙,他快手抓過驚聲尖叫的女人充當人質,緊接著房門轟然成為碎片,瞥見他挾持王妃後,禁衛軍們沒有進一步動作,大概是害怕他對女人不利。

「讓開,不然我就殺了她。」阿修羅威嚇,利刃在女人頸上壓出一道血痕,禁衛軍沒出聲的退開,但默契十足的堵住阿修羅來時的路口,在無法選擇的情況下,只能往唯一的路走去。

「左邊那有一間大房,有緊急通道……」十字路口的抉擇在女人小聲提示之下往左拐,阿修羅對於盡頭那扇金屬大門突地渾身起惡寒。

可是無路可退。

在他們接近那扇銀白大門時,一陣冷光接觸女人後,唰地往左右打開。

「艾莉絲泰莉雅,歡迎回來。」

聽到熟悉的電子音傳來耳熟能詳的名字,阿修羅手中一緊、艾莉絲泰莉雅痛呼一聲,不管是不是背叛都無關了,走一步算一步。

「帶路。」推著艾莉絲泰莉雅前進,阿修羅不理會一直發出警告的電子音,然而隨著步伐的前進,他看見不可思議的荒謬景象──

一整排巨大的培養皿,瑩藍的培養液泡著緊閉雙眼的赤裸的「人」,連接著各式管子,黑色的髮絲微微浮動,纖瘦卻精壯的肉體讓阿修羅有強烈的既視感。

畢竟一路走來,讓他印象最深刻的黑髮人,莫過於是「永久皇帝」。

但是這數量這麼多……而且從沒聽過「人類」可以泡在培養皿,這些莫非是複製人?

「門在那邊,從那裡可以出去……」艾莉絲泰莉雅帶著阿修羅往房間深處走去,離開方才的培養皿區,來到下一個培養皿林立的地方,這次裡頭泡著的就是他掐在掌中的女人。

阿修羅明瞭為何她說自己不是「艾莉絲泰莉雅」,但也無法明確說出自己是誰。

盡頭深處有道門,他們往前邁進時,這一區又跟前方一堆培養槽不同,偌大的空間僅放著一個透明棺材,棺材接了不少管子連接到旁邊儀器,阿修羅優秀的視力令他清楚看見,裡面躺著的人跟他手中這位會呼吸、有心跳的女人,完全一模一樣。

究竟哪個才是本尊?

就在這個時間點,盡處那扇門咿呀開啟,一陣香氣率先飄入鼻間,阿修羅警戒的停下腳步,只見「永久皇帝」面色凝重的提著斧槍走來,瞥見被挾持成人質的艾莉絲泰莉雅時緊皺眉宇。

「放開她,然後,離開這裡。」瑪爾瑟斯沉聲說道,怒火如冷焰從語氣中擴散,悄然掃過透明棺材一眼,他抬腳想往前一步,阿修羅卻於艾莉絲泰莉雅頸上再劃出一道,血珠滾落潔白的頸項染紅前襟。

最後反倒是阿修羅邁進一步。

「你想要什麼?」

「離開。」阿修羅與瑪爾瑟斯視線角力,「否則我會殺了她。」

「……你先放開她,吾等來當你的人質。」瑪爾瑟斯放下斧槍,雙手高舉表示沒有攻擊行為,緩步靠近最後停在棺材旁。「退遠點。」發出命令讓禁衛軍退到牆邊,瑪爾瑟斯提出另一項要求。

「讓你離開,但是艾莉絲必須留下。」

「不!」

發出激烈抗議的是艾莉絲泰莉雅,只見她無視刀鋒轉身向阿修羅哀求,若非他移開刀刃,現在早就切開她的氣管。

「拜託,別扔下我,我不想活著,我不要當『艾莉絲泰莉雅』!」

「別亂說話!」瑪爾瑟斯喝斥,為什麼又一個人對成為王妃如此抗拒?明明給予的物資都不缺,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想逃離他身邊!

雖不明白這兩人的愛恨情仇,但阿修羅判斷這是逃離的好時機,手腕一轉,原先架在脖頸的刀子插進人質大腿,艾莉絲泰莉雅的慘叫與瑪爾瑟斯的呼喚融為一體,阿修羅把人推給對方,一時間所有人都動了起來!

禁衛軍並未使用武器,打算赤手空拳擒下阿修羅。論體術,阿修羅並不差,但是幾日未進食的身體過於虛弱,更別提他剛被禁衛軍打飛撞牆,體內隱隱作痛。

他想再找個人質,但是受傷的艾莉絲泰莉雅只會成為累贅,想抓「永久皇帝」卻發現人已不知去向,身經百戰的戰鬥本能讓阿修羅轉過身想防禦,但襲來的風壓快得令他閃躲不及,一把短刃直紮肩頭。

可是阿修羅並不因此停下攻擊的動作。

說時遲、那時快,阿修羅使盡全力射出三把餐刀,一把直飛衝來的瑪爾瑟斯、一把則是飛向倒臥於地的艾莉絲泰莉雅,最後一把……出於直覺直射棺材中的人,誓要逼得禁衛軍救援。

然而眼前的瑪爾瑟斯卻不閃不避,飛刀直插腦門倒地身亡,另一邊的艾莉絲泰莉雅也來不及躲開,餐刀刺穿她的肺部──

變故橫生,阿修羅親眼看見最靠近棺材的禁衛軍發出一聲巨吼,撲上棺材想擋住射來的刀子,但那伸出的手僅僅擦過皮肉,並未如想像中成功撥開利器,刀子擊裂玻璃棺蓋,插進遺體肩膀!

「艾莉絲泰莉雅──」

這聲撕心裂肺般的吼叫迴盪於室內,緊接著所有禁衛軍一湧而上,壓制了想逃跑的阿修羅,這一切發生在短短幾秒之中。

阿修羅錯愕的看見脫去半罩面具的禁衛軍,正焦急的抱起棺材裡的人,滿臉驚慌失措,那張臉的確是瑪爾瑟斯。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方才跟他交涉的瑪爾瑟斯氣絕身亡,身處一旁從未開口的禁衛軍卻動了起來?

「咳咳咳……呵、我早知道……」倒地的艾莉絲泰莉雅萬分痛苦,血液緩慢灌滿肺部,漸漸窒息的她把眼神從瑪爾瑟斯臉上移開,最後看著阿修羅勾出一朵滿是嘲諷的微笑,凝固在唇角後斷氣。

「他愛的……不是我們……」

情況瞬息萬變,阿修羅還在釐清狀況、尚在掙扎,但沒有多餘時間,震怒的瑪爾瑟斯踩著重重的步伐而來,殺氣騰騰的舉腳將紮在肩頭的刀刃往深處踩,甚至扭轉著腳跟逼出更多鮮血,褐髮密探硬氣的忍住痛苦。

瑪爾瑟斯狠踹幾下才停止,原先帶著優雅笑意的臉龐早已失去盈盈笑容,一想到王妃竟被這種下等人類打擾安眠,只想把眼前人碎屍萬段!

「你竟敢褻瀆王妃……」瑪爾瑟斯咬牙切齒,瞥見一旁的複製人屍體,艾莉絲泰莉雅嘴角的笑意驀然刺痛他的眼,轉過頭卻聽見模糊不清的話,用腳尖抬起阿修羅的下顎,只見對方扭曲著五官,眼底滿是疑惑、更似不解。

「她……已經死了……你……嘶!」

聞言,瑪爾瑟斯頓了好大一下,隨即蹲下身抓起阿修羅的髮,用力砸向地板磕出血花,截斷他沒能說完的話。

「阿修羅,吾等會讓你瞭解死亡是仁慈的,但是你沒有這個資格。」瑪爾瑟斯咧開宛如惡鬼的笑容,眼底盡是一片冰冷,抓著密探的頭髮力道大得像要扯開他頭皮。「你褻瀆了帝國內最尊貴的女人,吾等向你保證──」

 

「魯比歐那將因你的行為深陷戰火之中!」

 

(試閱完)

***

最後的試閱就大放送啦!!!

後面就是肉了(欸)

簡單來說這邊就是瑪皇震怒的原因惹(扭動)

下週就要CWT了,大家要來找我玩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