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辛巴達X裘達爾

※還債:和緒指定的口球普淚(我還加碼送了綑綁不用謝我了(欸)

※這就是小段子!肉段子!沒有錯!標題隨意(欸)

 

辛巴達的寢室門是一扇實木,當其闔起時,裡頭半點聲響都透不出來。

所以擔心春聲外洩是不必要的事情。

然而這事只有負責打掃寢樓的人知道,喔,還有辛巴達這當事人明白,所以以此為藉口拐騙某人塞上口球也算正常。

這絕對不是心腸黑,是情趣。辛巴達笑覷著裘達爾的模樣,心中沒有半點愧疚,相反的,情慾之火倒是如燎原大火,急速竄過全身,忍不住想將人好好疼愛幾回。

裘達爾靠坐在床頭欄杆,雙腿被窗簾繫帶分開綁住,曝露了挺立的欲望以及吞吐著辛巴達碩大的祕穴,雙手反綁於背後的他正隨著律動被迫搖晃身體,與此同時辛巴達於他身上挑逗的手像點火,不斷揉搓著他的敏感處,甜膩的呻吟從口球的鏤空處細碎流出,聽在辛巴達耳中跟催情劑沒兩樣。

裘達爾瞇起眼,生理反應下的淚水積聚於眼眶,視野裡辛巴達總是噙著一抹淺淺笑意,燃著情慾的眼裡神采奕奕,他的熱汗滴落於他臉頰,與自身的汗水混為一塊,口水從合不攏的上下唇垂過嘴角、下顎,往下蔓延直至胸膛與腰腹。

辛巴達湊近,在裘達爾白皙的頸間及鎖骨處種下一個個吻痕,探舌舔過突突跳動的頸動脈,與此同時他加快腰部動作,深埋的慾望猛然抽出直到快抽離,裘達爾瞬間繃緊身體似是挽留,隨即又重重撞入其體內,重覆幾次後裘達爾倏地扭動身體,滿臉潮紅的MAGI眼神透露出一股急切,鼻翼歙動著、全身繃得死緊。

這反應辛巴達明白,雖然想繼續玩下去,但想想還是算了,他可不想真的搞哭對方。抬手解開對方反綁的雙手,下一秒一雙手死死摟住他脖子,像溺水的人終於抓到一根浮木,放開手將會沉入海底般,將人壓往欄杆做最後衝刺,辛巴達扯開口球這玩具,聽見裘達爾近乎渴求的甜蜜呼喚。

「啊......辛巴......笨蛋、殿下......啊啊啊--」雙手攬得用力,像要把辛巴達用力鑲進自己體內,裘達爾不停的喊著男人的暱稱,直到辛巴達低下頭吻住他唇瓣,盡收他高潮時的嘶啞吶喊。

最後將自身慾望釋放於因高潮而緊縮的甬道,一時間只剩下兩人的喘氣聲,好一會兒裘達爾在辛巴達退出體內後,彎腰替自己解開腳踝上的帶子,攏了攏汗濕的長髮,啪的一聲趴在前方。

「笨蛋殿下,去放洗澡水......」命令句中氣不足,倒像在撒嬌了。

「浴室裡沒有熱水,將就點用吧。」辛巴達忘記叫僕人留點熱水了,「不然你用熱魔法處理一下?」

「累死了,你處理好再叫我......」裘達爾根本沒力氣也不想用,眼皮跟身體重得要他先睡一覺再說。

辛巴達搔搔頭,決定還是去用點熱水來,替裘達爾拉好被子避免著涼,便拎著水瓶往外頭走去。

(完)
***

和緒我還肉了再見人生人生再見
我到底為什麼半夜在碼肉!?
為什麼!?
我真心寫不出來汁液橫流的場景啊我只能是肉渣(真心)
其他的肉,找和緒要吧!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