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壹 TO BE OR NOT TO BE

 

六坪大的套房裡,擺放著大床、原木衣櫃與幾個五斗櫃,已拆封盒裝保險套與衛生紙一起大剌剌的擺在床頭,浴室裡傳來水流聲與電影聲效混為一塊。

殷維恭坐在床角抽衛生紙,一個帥氣大男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手邊自動自發拉過垃圾桶將好幾包「餛飩」扔進去,此時房間主人易曦從浴室拎著毛巾出來,將濕毛巾塞進他手中,並且把衛生紙拿走。

衛生紙用量太大,太傷荷包,毛巾可以回收再利用,做人不可以浪費物資。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早洩已經是絕症治不好了嗎?」易曦打了個呵欠,坐在懶骨頭上詢問,照慣例這時候殷維恭應該哭得差不多可以講話了。

「才不是治不好!」殷維恭反駁,把礦泉水咕嚕咕嚕的喝下肚補充水份。

「是是是,到底怎樣?」易曦不想跟一個早洩男計較,畢竟上帝說,棒打落水狗是不道德的。

「我不是去看醫生嗎?結果我剛走出診所,就接到麥克的電話,他跟我說要分手──」殷維恭一想到就覺得心要碎了,直想仰天長嘯大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對待他!

「啥?你不是為了他,所以才要去看早洩嗎?」易曦拿到嘴邊的餅乾都因為驚訝而掉到地板,他這個老友之所以鼓起勇氣去看醫生,就是因為對方的小情人麥克上了兩次床還對殷維恭不離不棄,沒想到還是撐不過去嗎?

「對啊,但是他居然跟我說、說……」說不下去了,殷維恭把臉埋進毛巾裡,易曦意會的拍拍他的肩膀。

不是他在說,殷維恭的感情路世界坎坷,但話又說回來,要不是對方一直想要當TOP,也不會搞到這麼淒淒慘慘戚戚啊!

「唉,算了,分了就分了,至少他也是努力過、你也努力過嘛。」

「你還說他願意跟我上第二次床一定是真愛!」控訴,還他的真心跟相信來!

「……」易曦無言,他真心是這樣覺得,哪個男人能接受性伴侶早洩,還願意跟他嘗試第二次,這不是真愛是什麼?「好好好,我錯了,以後願意接受你早洩還願意跟你一而再再而三上床的才是真愛。」

「我以後才不會再早洩了!」殷維恭怒喊,「幹我以後!才不會再被甩啦!」

「好啦,所以醫生怎麼說?」不想再看一個大男人哭得跟青蛙一樣,易曦轉移話題,比起被甩的既定事實,能否治好早洩更重要。

「就吃藥啊,然後放輕鬆,要回診。」仰躺在易曦的大床,殷維恭覺得自己一定是被上天詛咒了,為什麼就他這麼慘烈,老是被人甩?他明明是新好男人啊!

「嗯,那你要記得吃藥,然後別灰心,下一個會更好。」

「算了吧,這話我已經聽你講了十來次了。」殷維恭心灰意冷,他被甩的次數已經要破二字頭了吧。

「乖,晚上去吃大餐補補元氣。」易曦把掉到地板的餅乾撿起來拍一拍,塞到嘴裡咀嚼。

殷維恭看著天花板,一段感情的付出又得不到好結果,剛認識交往時滿心都是對方,覺得能在這麼多人中找到命中注定的伴侶是件多幸運的事,最後還是無疾而終。

十來次的短暫戀愛都活不過上第一次,好不容易這次雖然床上得不盡對方意,但是他也承諾會處理了啊!為什麼不肯給他一點機會呢?

翻個身轉向老友,他這位從小到大的死黨也是個千人斬,眼光挑剔、戀愛經驗比他還豐富,每個交往過的男朋友條件都不錯,只是最後都無疾而終,但是易曦從來沒有感情空窗期,或許對方真的能告訴他一件好想知道的事──

「易曦,你說說,我到底哪點不好搆不著世人的標準,所以他們都要跟我分手?」

聞言,易曦趁著廣告空檔扭頭瞧一眼,娃娃臉的他用著真誠的水汪汪大眼睛,像X光一樣將殷維恭從臉掃到腳、再從腳掃回臉。

「說真的,我的朋友,就外在條件而言,我真的沒看過比你更好的了。」易曦一本正經的說,就客觀條件來說,殷維恭真的是萬中選一,要不是他們太熟兼之對方有毛病,他早就把人拆吃入腹了。「看看你那智商160的頭腦、路上都有星探遞名片的臉、還有結實的六塊肌跟人魚線,不但會讀書又會運動,燒得一手好菜、縫得一手好衣,天妒英才指的就是你這種人。」

殷維恭點點頭繼續聽下去。

「但是,上帝開了那麼多扇窗給你,總要關掉你一扇門,這就是等價交換,懂嗎?」易曦頓了一下,話鋒一轉。「所以他奪走你的持久力,早洩就是你與之交換的代價。」

「……等等哪裡不對啊!」

「並沒有不對,你看看你這樣的男人若還有一身威猛的性能力,其他人吃個屁?全部給你端去吃就好啦!」

「既然我有你說的世人的標準,為什麼還會被甩啊!」殷維恭從床上彈起來,他在易曦這麼挑剔的人眼中評價這麼高卻再三被甩,這叫他不能接受啊不能接受啊!

「因為你硬體設備雖然好,但是軔體沒好好將軟硬體銜接好啊。」易曦聳肩。

「但是我這十八公分也是讓他們很開心的啊!」他那些前情人一知道他有十八公分開心得眼角都春心蕩漾了啊!

「那是因為他們還沒上到床。」易曦搖搖一根指頭。「上了床,他們就會發現,十八公分的中空管,不如十五公分的灌肉香腸。」

「……我覺得我一定是腦袋有病才希望你給我安慰。」殷維恭眼神放空,覺得自己根本是中邪才會問對方這問題。

豈料──

「你不是有病。你只是抖M。」

「幹!」他再不跟易曦絕交,他就是小豬!

 

(續)

***

泥是否覺得易曦這名字很熟呢?因為他就是> http://evalina.pixnet.net/blog/post/30687778  這篇的主角啊哈哈哈哈

哎唷近逼日耕讓我好擔心害怕,要是出現BUG請鞭小力一點(抖)

歡迎給我感想喔喔喔喔喔我等你們!!!!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