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貳、一分鐘?你才一分鐘、你全家都一分鐘!

 

殷維恭吃完晚餐,打開藥包掏出藥片配水咕嚕咕嚕吞下肚,為了等等的聯誼特地打扮了下,下午還跑了趟洗髮店重新補染那頭褐髮,在玄關穿衣鏡前整理那平到沒有任何縐折的衣服。

此時恰巧妹妹回家,進軍演藝圈的小妹為了拍廣告把一頭秀髮撸成三分頭,樣貌比他還man,脫下鞋子後直盯著他瞧。

「二哥,你在這裡搔首弄姿幹麻?」

「你哥我要去參加聯誼。」殷維恭昂首,一副屌樣朝天。「帥吧!」

「你又被甩了喔?」妹妹一針見血,殷維恭沉默盯著她。

說好不揭人傷疤的!

「嗯,不要擔心,下一個會更好。」妹妹體貼的拍拍他的二頭肌。「話說回來,二哥你啥時想通了,終於要當個受了嗎?」

「呸,你哥我怎麼可能會是受。」到底為什麼妹妹跟易曦都覺得他是受?他們眼睛是散光四千八百度吧!

「是是是,二哥你要外宿,要小心不要被吃掉啊。」

「不可能,我可是柔道黑帶。」而且他是去認識新朋友的好嗎?說得他會像小媳婦一樣被嗯嗯啊啊。

「我是說真的。」妹妹伸出一指,指指腦袋。「我的直覺告訴我你今晚屁股要小心。」

「……」殷維恭心頭突突跳,屁股下意識一縮,因為妹妹的直覺非常準,從小到大那張鐵口直斷的嘴說出來的事情幾乎都會成真。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時候全家去山上露營,才剛架好帳篷時突然間妹妹大喊「閃電」,然後一溜煙的抓著他的手往外沖,明明是瘦弱的四歲小女孩,力氣大得連殷維恭也甩不掉,直到他們跑到一處高地,因為他們跑走也跟著追出來的爸媽與大哥剛站定位時,平地一聲雷,一道大閃電直直劈中他們的帳篷,要是還站在原地的話,一家五口早成了焦屍!

「我先去休息了喔,你要注意。」

「我知道了,謝啦。」

妹妹揮手上樓,殷維恭將鐵口直斷拋到腦後,他好歹也是身經百戰的TOP,柔道還是黑帶高手,他若不想上床的話,誰也沒能武力逼迫他!

由於是採取宵夜兼過夜場的聯誼會,所以場地也選得挺奇妙的,聽說包下一整層賓館,當他騎著車約莫九點抵達會場時,看著那熟悉的招牌突然覺得……

這世界挺小的。

會場竟然是易曦家開的汽車賓館。這聯誼會真的不是易曦辦的嗎?

熟門熟路的跟櫃檯小姐打招呼,並掏出證件給對方登記,「咦,你男朋友呢?」小姐其實挺欣賞這俊帥男生,但是對方是個同性戀,只能恨恨的看臉過乾癮。

「不是,我今天來參加聯誼會的。」指指旁邊的告示牌,小姐意會的點頭,隨後擺手讓他通行。

進入201室,主持人核對身份後讓他抽名牌,抽到「鋼鐵人」的他隨手別在胸前──他真心不解到底是誰決定用這代號的,看了房間中央有十來把沙發凳圍成一個大圓,中間的桌子上放著罐裝飲料。

「你好。」殷維恭挑了一個空位坐下後,爽朗跟兩旁的人打招呼。「怎麼稱呼?」

「喏。」超人男指指名牌,「看來你的籤運還不錯啊。」

「怎麼說?」

「那邊一個抽到浩呆、不是,浩克的。」

突然間,耳邊傳來一聲有點耳熟的叫喚,殷維恭轉過頭,作夢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

「咦,『一分鐘』?」

八字眉的賈佳壽醫生由於太訝異了,不小心脫口叫出當時替殷維恭診斷後,與護士小姐們為他取的暱稱。

然而這名詞太敏感,像一枝箭直插殷維恭腦門,他忍不住跳起來替自己辯駁──

「誰一分鐘了,你才一分鐘、你全家都一分鐘!」

 

(續)

***

殷同學正式更名為一分鐘同學(不)

然後我居然卡在聯誼會的名字!!!這什麼卡稿法!!!

手......又痛了(유Д유〣)

希望我明天能夠好好的寫稿.....(유Д유〣)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