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你好像忘記我是醫生了。」淌著熱汗,賈佳壽甩去汗滴開懷的笑著,身下是不知被按到什麼穴道,兩隻手麻到根本舉不起來,「人體哪裡比較脆弱我都知道喔。」

「卑……鄙……啊、啊……嗯……」殷維恭努力想縮緊兩腿,下一秒他忍不住發出呻吟,雙腿間的欲望在對方極具技巧的逗弄之下迅速抬頭。

「你知道我為什麼覺得你比較適合『享受』嗎?」賈佳壽一邊替對方打手槍,一邊在對方胸膛、鎖骨落下點點吻痕,「因為我看過不少患者,而通常會有早洩毛病的人,除了可能是曾有的心理瘡傷,更有可能是因為患者本身太敏感了,所以受到一點點刺激就會受不了。」

「嗯……啊、啊……舒服……」殷維恭哪有心神聽賈佳壽解釋那堆有的沒的,感官全數集中在下身,帶著一點點刀繭的掌心從柱身頂端往下摩擦到囊袋,鈴口被人向內摳著,一股射精的欲望席捲全身,雙腿蹭動著想要闔起,不過賈佳壽卡位卡得妙,他抬起的腿只是夾住了對方的腰。

賈佳壽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他從醫多年的判斷果然沒錯。

掌心感受殷維恭的膨脹度後,修剪整齊的指甲沾上了對方的透明液體,刻意用一指的指甲從頂端輕輕畫到會陰處打轉,正當他想要好好照顧一下囊袋裡的小球時,殷維恭倏地發出尖銳的呻吟,白濁的體液忍耐不住的噴發,飛濺到兩人的腹部。

「嗯……啊!」爽過一次的殷維恭有些失神的喘氣,解放過全身像被抽了力氣,想阻止對方也來不及了,賈佳壽趁他發軟的時候做了潤滑、戴上保險套後便緩緩推進他體內,並不算痛苦,只是那尺寸要放進去他從未經過開發的身體,第一次總是有難度的。「等……嗯、啊、啊啊……」

賈佳壽也覺得緊得幾乎動不了,只好低頭繼續開發對方的性感帶,在他舔過對方耳後得到大大的抽搐時,他就知道自己找對位置了,慢慢搖晃著腰部讓殷維恭適應,直到方才還疲軟的欲望再度挺立。

其實賈佳壽也好想不顧一切、照著自己的想法一股腦的律動,但是看殷維恭的表情不知怎的也攻不下手。

賈佳壽想,體諒對方是第一次,是新好男人該做的事,而且他也希望對方能真正得到快樂。

體內像有把火在燒,殷維恭覺得嘴巴鼻子都不夠呼吸了,賈佳壽的律動讓他無法克制聲音,恍惚間覺得嘴唇、臉頰都被肆無忌憚的親吻,尤其是耳後的部分被舔弄的同時忍不住揪緊對方肩膀。

「啊、啊啊……嗯……哈啊……」突然間,體內某一處被狠狠撞擊到,殷維恭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腦袋空白只想呻吟,「啊!啊呀──那裡、不──」

晃著頭拒絕,蜷曲的腳趾在白床單上蹭動,因快感而掙扎的動作隨即又因遭敏感點被頻頻撞擊而潰散,反射性用地抱緊身上人,汗與汗交融連冷氣也沒辦法消火,歙動的鼻翼只聞到雙方吸吐的熱氣,沒空氣了,他想呼吸,但是張大的嘴只是發出更甜膩更催情的聲音,惹得賈佳壽理智斷裂,放棄維持緩速與風度。

「嗯……不要、快要……啊啊!」在越來越快的律動之中,殷維恭覺得身體不是他的了,快感像飛彈轟炸般無一處不歡愉,全身因此繃得死緊,喉間一個吸吮瞬間讓他全身抽搐著再次高潮。

整個人飄飄然的像躺在外太空一樣,殷維恭突然明白,為什麼易曦可以接受自己是受了。

不得不承認……挺爽的。

 

(續)

***

對不起我的肉就是這麼糟糕不好吃QAQQQQQ

恭喜殷同學踏上小受之路(殷同學:屁!

後面想到還有肉我就--就--就--累(欸

歡迎給我感想喔>3<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