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二樓的客廳與一樓診所的裝潢大不相同,木質地板配上鵝黃燈光,暖色調讓人倍感溫馨,不知不覺間也不再緊繃著情緒。

賈佳壽拿出紙拖鞋,擺手請他任意挑地方坐下,只見架高的地板將室內做出區隔,上頭放著幾個懶骨頭跟小矮凳,選了其中一個坐著,殷維恭忍不住打量環境。

「抱歉,我只有白開水。」賈佳壽倒了兩杯水來,偏頭想了想,「還是你想喝咖啡?」

「不用特地麻煩,喝水就好。」這時間點喝咖啡會睡不著啊,而且水多棒。

「電視搖控器在這,要聽音樂的話自己手動,」賈佳壽採放任制,隨口叮嚀完就走進廚房了,好似他們已經認識幾年一樣。「你隨意,我先去煮東西。」

殷維恭見對方真的毫無戒心的任他逛,驚訝之餘也忍不住走去看看那套他一直很想要的真空管音響,牆壁上掛著行事曆跟照片,看到那行程覺得醫生果然不是正常人能幹的職業。

「這房子是你的啊?」晃了一圈,殷維恭跑去開放式廚房的中島上探頭探腦,覺得自己應該幫忙打下手,否則只是等吃飯很不禮貌。

「是啊。」賈佳壽正在煮水。

「真好,好有錢,醫生果然很好賺啊。」他不知道有生之年自己買不買得起房。

「別只看到這麼膚淺的表面啊,我在你這年齡天天爆肝讀書,然後值大夜班什麼的,肝跟胃都要去找同行了。」賈佳壽搖搖頭,想起求學生涯只有一個虐字可以形容。

他打開儲藏櫃,拿出兩包泡麵晃了晃,問向殷維恭;「你要吃泡菜口味還是起士口味?」

「……」敢情只有泡麵可以選嗎?他都不知道多久沒吃過這速食食品了。

「我還有調理包。還是你想吃這個?」大概是殷維恭的表情太震驚了,賈佳壽再度打開儲藏櫃,任君挑選口味。

「不是,你沒有蛋啊米啊肉啊之類的嗎?」正常人的冰箱應該要有這些食材吧?

「我有雞蛋,嗯……」賈佳壽打開冰箱,「這肉不知道壞掉沒。」

操,這冰箱比易曦家的還貧瘠!

「你都吃外食嗎?」殷維恭手癢,但是努力克制著,這可不是他家,不可以擅自去翻人冰箱。

「中午會跟護士一起訂飯。」

「早餐跟晚餐呢?」殷維恭瞇起眼,這種避重就輕的說法很明顯有鬼!「你不會都吃調理包跟泡麵吧?」

「還好,也沒有很常吃。」被說中了,賈佳壽心虛的移開視線。

「讓開,讓專業的來。」看不下去,殷維恭一拍桌大步上前擠開對方,打開空空如也的冰箱,只找到幾顆雞蛋跟一秒被他扔到垃圾桶的過期肉片,「你有麵粉嗎?」

「嗯……這個嗎?」賈佳壽拉開櫃門翻出一包白粉來,殷維恭瞅了一眼確定沒結塊便放到手邊待處理。

「看來只能先做個應急的了。」殷維恭體悟什麼叫做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過他是誰?他可是無師自通的大廚師耶,要完爆只會煮泡麵跟調理包的男人,簡直易如反掌!「去坐好等吃飯。」

賈佳壽乖乖當個食客,看殷維恭大顯身手的模樣,嘴角噙著一抹微笑,撐頰欣賞大男孩揮灑汗水只為煮個飯。

或許他能私心當作,這是對方不忍他吃泡麵的心意吧。

不過看那架式,怎麼樣當比他強多了,也許他長久以來的希望快要能實現了,但是對方看起來好像還是不太能接受當受方,這倒是有些棘手呢……

食物的香氣勾動他的饞蟲,其實賈佳壽的晚餐還沒吃,忍不住伸長脖子想看看對方在煮什麼東西這麼香,正巧與端著盤子轉身的殷維恭眼對眼,對方把食物放在他面前。

「先吃吧,你看起來很餓。」

放完食物,殷維恭繼續看顧平底鍋內的食物,賈佳壽直盯著盤中那金黃色帶著麵粉與雞蛋香氣的餅皮,這食物真的是用他家僅存的食材做出來的嗎?

將最後一輪的中式餅鏟起後,殷維恭用掉最後一顆雞蛋做了蛋花湯,端上桌卻發現賈佳壽擺好兩雙筷子,但食物一口也沒動。

「怎麼不趁熱吃?」虧他還先煎好一份。

「怎麼能丟下辛苦的大廚,自己先偷吃?」賈佳壽去拿了兩個湯碗回來,兩人就定位才開始吃遲來的食物,薄脆的餅皮意想不到的好吃,讓他忍不住一口一個往嘴裡塞。

「抱歉啊,因為家裡沒什麼食物,所以只能先這樣了。」殷維恭覺得一個大男人能讓冰箱空成這樣,也是另一種奇景吧!害得他想衝出去買食材回來填滿冰箱縫隙啊,這人一定三餐都不正常!

因某兩個字導致心情越來越好的賈佳壽笑瞇了眼,「你的手藝真好。」

「謝謝誇獎!」

「改天希望還能嘗到你的廚藝。」

「哦,這是邀約嗎,賈醫生?」

殷維恭挑眉,投出一記直球。

「沒錯,我有這個榮幸嗎?」

沒想到對方竟也一棒安打揮出,讓原本還想揶揄的殷維恭默默轉了話。

「嘛……我考慮考慮。」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殷維恭想起今日看診的重要目的,「差點忘記,等等吃飽飯你說過要讓我試試治療成效的啊,我都來了,你可別想逃。」

「沒問題。」

 

(續)

***

究竟殷同學是否能反攻(?)成攻(!)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欸

然而我預見了我修稿時的大崩潰.......(哭跑)

那個餅是我爸會做的,只知道是用粉下去煎的XDDDDDDD

有甜有鹹還蠻好吃的^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