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肆、冤枉啊大人!我是無辜的啊!

 

「嗯……啊、哈啊……王、八蛋……」

三樓寢室裡傳來甜膩的呻吟,微暗的燈光映照兩人交疊的身影,上位的殷維恭緊抓著靠坐在床頭的賈佳壽,肉體相撞的聲音混著潤滑劑的水聲令人聽了面紅耳赤。

「療效真的不錯,不是嗎?」由於體位關係,賈佳壽一挺腰就能得到對方激烈的反應,不僅僅是溫暖甬道的吸附,還有因快感而抱緊脖子的親密貼近,他側過頭叼住殷維恭敏感處之一的耳垂,滿意的看對方身體一震,臀部再一次夾緊。

「你、這個騙……啊、嗯啊……子……」殷維恭邊喘氣邊罵人,半點氣勢都沒有,倒像是貓在撒嬌了,因快感產生的生理淚水積聚在紅紅的眼眶,就算是瞪人也看不出其威嚴。

下身被賈佳壽搓揉著,不斷滴出透明的黏稠液體,後穴的敏感處被人次次撞擊到位,殷維恭深切覺得自己身體產生了一些不可逆的變化,開始認同最初牴觸的事。

「兵不厭詐嘛。」在殷維恭臉頰打了一個響啵,賈佳壽滴著汗笑得很開懷。

原本兩人只是好好的吃頓宵夜,結果在殷維恭的邀戰之下,吃著吃著就吃到床上了,一番唇槍舌劍的角力之後,賈佳壽同意讓殷維恭「上」一次,當然了,他用了一點點小技巧。

「該死……哈啊……嗯、嗯啊……那裡……呃啊!」殷維恭的抗議全吞回肚裡,不由自主的摟緊賈佳壽的脖子,頻頻接受刺激的他終於受不了的宣洩出來。

猶在劇烈喘息的他,被賈佳壽抬高下顎,四瓣唇再次密合,因高潮過後虛軟無力的殷維恭僅能接受男人越來越快的律動,男人精華就算是包裹在保險套裡也覺得熱燙。

「還好嗎?」休息一會兒,賈佳壽摩搓著殷維恭的背,撥開其汗濕的鬢髮,對方瞇起眼像隻即將入睡的貓,聽到他的問句後點點頭,囁嚅著唇表示想洗澡。

賈佳壽將人放在床舖拉好被子,到浴室放好熱水,回到大床旁發現對方已經呼呼大睡。

「維恭?」賈佳壽推推他,殷維恭只是抓了抓腰腹偏頭繼續睡,一副八風吹不動的睡樣。「體力也太糟糕吧?」

搖搖頭,再次感嘆現在小孩子果然都熬夜把體力熬掉了吧?

賈佳壽把對方的手臂繞過自己後頸,撐起對方後緩緩走向浴室,碰到水之後人迷迷糊糊的醒來。

「嗯……?」殷維恭眨眼,似乎不解自己為何被放到馬桶座上。

「醒了?要我幫你嗎?」賈佳壽一手拿著打了肥皂的浴球,一手拿著蓮蓬頭。

「啊,不用,我自己來。」小瞇了一下,殷維恭覺得自己的記憶好像有斷層,接過浴球後抹在身上,洗到一半才發現被看光光,賈佳壽正在洗臉,看他停下動作之後還順手接過浴球往身上塗。

「喏,蓮蓬頭。」賈佳壽沖稍微沖掉泡沫,順手也替殷維恭沖水,「泡個澡比較好啊,我放了精油可以舒緩疲勞。」

殷維恭盯著他半晌,理智告訴他應該要快走啊快離開這個小騙子啊,但是那散發著佛手柑香味的熱水實在是種誘惑,最後還是禁不起誘惑的坐進蓄滿熱水的浴缸。

「吁……好爽……」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日本人這麼喜歡泡澡了。

 

(續)

***

碎肉末,吃不吃啊客倌~

好的,這次小豬恭還是無緣成攻,但是我相信他總有成攻的一天!

話說我寫完初稿啦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

然後我就要來,修另一篇的稿了(深沉)

希望你們喜歡喔>U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