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轉過去,我幫你按摩。」

拍拍殷維恭肩膀,賈佳壽讓他在水池裡克難轉身,雙手不帶情色意味的替他捏捏肩膀,痠痛被人壓按到點的痠爽實在太舒服了,忍不住指揮。

「左邊一點……下面……嗯,肩胛骨……」

「你可不要又睡著啊。」賈佳壽提醒。「會感冒的。」

「喔……好,我才沒有睡。」他才不會說自己眼皮都要打架了。

「維恭,起來囉,去床上睡。」先起身圍上浴巾,賈佳壽找出新浴巾遞給對方。

「嗯?」殷維恭接過後發現不對勁。「等等,你剛剛叫我什麼?」

「維恭啊,還是你有小名可以讓我叫?」

「不是啦,是你怎麼會突然想這樣叫我啊?」殷維恭有些尷尬,這種有點親密的稱呼,真的適合放在他們身上嗎?

「朋友間這樣稱呼,不是很正常嗎?你也可以叫我佳壽啊。」賈佳壽微微一笑。

「是沒錯啦……」雖然他根本是大剌剌的直呼對方名字居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被賈佳壽念出自己的名字有種羞恥感。「但是就覺得……有點怪。」

「哪裡怪呢?」賈佳壽湊上前讓殷維恭忍不住往後退,結果撞到洗手檯邊緣,此時賈佳壽雙手一撐將對方困在自己臂膀間。「不如說說?」

「你你你……後退一點靠這麼近幹麻?」殷維恭覺得壓迫感十足,抬手推推他的胸膛,賈佳壽身上的熱度讓他聯想到方才床上溫存的事,臉頰潮紅,像碰到烙鐵般縮回手。

「問問你啊。」

「問什麼啊!」殷維恭大喊,賈佳壽的臉簡直要貼到他鼻頭了!

「問這樣的稱呼哪裡怪,你覺得有什麼不妥之處嗎?」賈佳壽眨眼,近距離之下的八字眉讓人覺得他特別無辜。

「呃呃呃,沒有怪、沒有!這樣的稱呼很好!一級棒!」只要賈佳壽不要一直逼近,現在叫他小豬公他也認了啦!

「你是覺得,朋友這樣叫不適合嗎?」

「沒沒沒有,很棒!很適合!」殷維恭胡亂揮著手,「你退後一點啦!」

「呵呵,乖,說實話。」

「我只是覺得我的名字被你這樣念出來很羞恥啦!」

「你跟你朋友就不會這樣叫?」賈佳壽挑眉。

「會啊……」

「那我不能算是你朋友嗎?」

「我覺得你現在很像不只是要當我朋友啊!」根本有其他意圖好嗎?

「你說對了,我的確不只是想當你普通朋友。」賈佳壽大方承認,他很高興話題終於繞到這個關鍵點上。

「……」握操,這傢伙鋪這梗鋪多久了啊!

「我想當你男朋友。」賈佳壽挑明說。

「你會不會太直白了啊。」一張臉從額頭紅到下巴,殷維恭第一次跟男友上床時也沒這麼臉紅過。

「你不願意嗎?」

「……但是我不想一直當小受啊……」小聲說道,殷維恭還是想當TOP啊!

「我的技巧這麼不好嗎?」賈佳壽納悶,他以前的床伴只會豎起大拇指稱讚,還是太久沒跟人上床所以技巧退步了?

「也沒有不好啦,」他不想承認自己還蠻爽的。「只比我差一咪咪!」

「所以你願意嗎?」

「我若說不願意你會怎樣?」打他罵他還是乾脆的放他離開?

「沒怎樣,」賈佳壽聳肩,然後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用最簡單的方法讓你點頭。」

「什、什麼方法?」這聽起來就很不妙啊。

「做到你點頭,好不好?」

「幹你滾啦!」警察叔叔這裡有人要逼良為娼啊!

「說笑的,呵呵。」賈佳壽笑著摟緊他,笑聲響在殷維恭耳膜,讓他難得窘迫。「我是真的想追求你。」

「那,就放馬來追。」殷維恭想了想,覺得賈佳壽的確也是一表人材,各方面都無可挑剔,既然對方也有誠意的話,那為何不試試?

「我等你啊。」

 

易曦撐頰看著心情好到哼小曲的殷維恭,完全看不出這人前幾週才剛因失戀對著他哭訴過,這種雀躍的模樣他也不是沒看過啦──

每次殷維恭交到新男友就是這種狀況。

「你交到新男友了?」

「咦?」殷維恭收東西收到一半,被一語道破時驚訝的抬起頭來,「還沒啦,還不算是。」

「哦,說來聽聽?」易曦挑眉,到底是誰這麼威能收服這傢伙當受?「是不是上次那個醫生?」

「嗯,是呀。」殷維恭搔搔頭,連忙補充一句。「不過還不是喔!我還沒有答應他!」

「傲嬌什麼啊你……」易曦哼了聲,「遇到好男人就快上吧。」

「這個嘛,還是要再看看啦,還沒答應都不算是男友。」殷維恭才不會這麼快就說好呢。

「你真是越活越傲嬌了。」易曦吐嘈,「裝什麼裝啊,不是想交男友嗎?那個醫生能讓你交出屁股,我覺得都想膜拜他了。」

「屁啦,我才不會一直是受!」殷維恭怒吼,他也不想當受啊!

「看你這樣也知道一定是上過床了,你到底是對受有什麼偏見跟誤解啊?」易曦無比納悶,身為受哪裡不好了嗎?

「沒有啊。」殷維恭摸摸鼻頭。

「你當受時,醫生是虧待你了嗎?他哪裡技術不好,我介紹一個技巧更好的給你啦,包準你爽翻天。」

「幹,我家醫生很棒的!」

「還沒確定交往就開始幫男朋友說話了啊。」易曦搖搖頭,真是男大不中留啊!

「不是啦!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啦,只是……我還是比較喜歡當TOP啦。」揹起包包往停車棚走,殷維恭想了想,其實當受還蠻舒服的,但就是覺得有疙瘩嘛。

他很想再試一次,才能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天生早洩啊……為什麼他當受的時候,就不覺得自己早洩呢?

「說真格的,我覺得醫生說得很好,你根本是因為太敏感,所以才會被一夾就洩啊!」

「幹你可以小聲點嗎!」車棚還有其他人!

 

(續)

***

發現也快要放完啦XDDDDDDDDDDDD

還剩下一章多一點點而已(艸)

有任何感想都歡迎告訴我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