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伍、療效神馬的,我們回家試好嗎?

 

診所裡的候位長椅滿滿的都是人,患者一邊滑手機一邊等待叫號,戴著鴨舌帽的大男孩乖乖坐在位置上,旁邊一個老先生時不時轉頭盯著他看,眼神滿是哀悼。

「小弟弟,你是什麼毛病啊,這麼年輕就來報到?」老先生忍不住問了,他是因為年紀到了所以尿頻,這麼小的孩子有啥毛病?

「我是來『看看』醫生的。」大男孩微微一笑。

「啥?」誰不是來看醫生?

「誰叫這傢伙搞失蹤,逼得我親自來。」

老先生一頭霧水,此時傳來叫號,「177號!」於是大男孩哼著歌自在的於眾人驚訝的眼神中走進診療間。

「請坐,有什麼問題嗎?」賈佳壽正在填寫上一位患者的病歷資料,對於進來的人是誰連看都還沒看一眼。

「有個大問題。」

「請說。」

「我的問題是,你到底啥時要打電話給殷維恭啊?」

聽到話中的名字,賈佳壽一震,抬眼與易曦面對面時閃過一絲驚訝。

這人不是殷維恭的男友嗎?

「抱歉,你是……易曦,」看一下健保卡上的名字,「我想診療間裡不太適合說私事。」

「哦,是喔?但這事對我很重要,小豬恭已經崩潰暴走了,每天都賴在我家發酒瘋,害我都不能跟男友約會,麻煩你去把人帶走好嗎?」易曦聽他放屁,今天他特地跑來一趟,就是要把這件破事告一段落,他再也不想看到友人COS喪屍啦!

「……這恐怕不太適合吧?我跟他並非這麼親密的關係。」賈佳壽並不想當人第三者。

「我聽你在屁,床都上了想不認帳啊?」易曦翻白眼。「想追人的話有點毅力跟抵抗力好嗎?都這麼大的人是在逃避什麼?當時你看到的只不過是片段罷了。」

「……」

「還有,小豬恭打電話給你很多次,你要放棄也給他一個正面刺殺,他現在還在等你電話,不要只會當鴕鳥,故意不接、不打電話好嗎?」易曦忍不住數落對方,他最討厭這種做事不乾脆的傢伙了!

「他有打電話給我?」賈佳壽震驚,原子筆啪咑掉到桌面。

「你不知道?」

「我的手機之前摔壞……死機。」就在他目擊抓雞現場,離開後還是想打電話確定一下,結果手滑導致手機自由落體,螢幕粉碎當場死亡。

原本想要買新手機,可是禍不單行,當天他趕著要飛出國參加研討會,直到今天早上才回國,根本沒時間處理。

「……你不是有社群軟體?電話號碼你沒背嗎?」這什麼烏龍大集合。

「我沒用換機密碼。」所以手機死掉、帳號也跟著死掉了。

「……那手機號碼呢?」

「沒時間打啊。」賈佳壽抱頭,他不是不想打,是根本沒辦法打。

「你沒有打算放棄他吧?」

「沒有。」雖然曾有過這種念頭,但是想想還是覺得,不該這麼放棄。

「所以小豬恭這麼崩潰根本是蠢蛋啊!」他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啊?「麻煩你打電話給他謝謝。」

「我會的……」賈佳壽抹臉,對於特地跑來跟他說的易曦,還是要道謝一下。「謝謝。」

「不會,你最好打電話跟他說明白。」累死他這個月下老人了,臨出門前突然想到此行還有一個目的,於是又折回來將東西放在桌上。「喏,這送你,不用謝了。」

易曦瀟灑走人,賈佳壽拿起袋子打開,發現是片記憶卡。

雖不懂對方葫蘆裡賣什麼藥,但還是好好的收進皮包裡,等待休息時再看,籠罩多日的烏雲總算散開,要不是長久以來的職業道德要他必須完成工作,現在真想立即打電話給殷維恭。

好不容易捱到休診時間,賈佳壽迫不及待的上樓打算拆禮物,護士小姐吃著日式料理便當不禁討論起來。

「賈醫生看起來心情好多了。」

「對啊,總算不是那副死氣沉沉的臉了呢。」

「話說回來,剛才那個是醫生的新歡?」

「不是吧?應該是之前殷同學的朋友吧。」

「對了,醫生的手機不知道補辦了沒有?」

「搞不好今晚就會跟小情人一起去挑新手機呢!」

 

(續)

***

嘎嘎嘎神助攻易曦再次登場(鎂光燈

我也想吃日式便當(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