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不過搭電梯到指定樓層後,人生地不熟的,賈佳壽根本不曉得該到哪裡找人。

 

「這裡。」妹妹一走出來就知道是哪位,天生準確的第六感讓她拍上賈佳壽的肩。「跟我來,我哥還在拍廣告,你得等等。」

 

「妳是……維恭的妹妹?」第一次見到對方的家人,由於跟殷維恭長得很像,所以一秒都認出來了,但是對方頭髮削成三分頭,太中性了,讓他一時間分辨不出男女。

 

「對,我是殷維欣。」自報名號,妹妹上下打量著未來會成為她「大嫂」的男人,八字眉的無辜神情實在很引人注目,不過這種人也最會扮豬吃老虎了。「你的名字?」

 

「賈佳壽。」

 

「果然是『假』的『受』。」妹妹笑出來,拍拍對方的肩膀。「下次記得別再搞烏龍了,易曦跟我二哥只是從小到大的玩伴,你要戴有色眼鏡去看他們的話,這可是自尋煩惱。」

 

「我知道的。」賈佳壽苦笑點頭,他在易曦給的記憶卡中明白事情原委,並且接收到易曦撂下的話。

 

「收工,辛苦啦!」

 

「大家辛苦了,謝謝!」

 

攝影棚傳來完工的聲音,賈佳壽趕緊到門口,正巧與頭髮被噴灑金色染劑的殷維恭相對眼,頓時停住腳步。

 

「……」

 

「二哥,我把人帶來囉。」

 

「喔,謝謝。」殷維恭摸摸鼻頭,用膝蓋想也知道不該在這裡上演大戰。「借間休息室好嗎?」

 

「喔好,那個A3休息室沒在用。」

 

「謝謝!」殷維恭用下巴示意賈佳壽跟著他走,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休息室,沒了其他人,兩人大眼瞪小眼也瞪不出所以然來。

 

「對不起。」賈佳壽先低頭認錯,「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巧合。」

 

「……你是不是看到我跟易曦鬧著玩?我跟他沒什麼。」

 

「我知道,是我的問題,我以為你們是一對,所以才──」

 

「我跟他才不是一對。」他們要是一對,早就是了。

 

「我現在知道了。」賈佳壽本來就是個說開就好的人,現在想想自己也太幼稚了,或許那時該衝上去一拳開打比較實際,也就不會有後續這些烏龍事。「你願意原諒我嗎?」

 

「你真的想跟我在一起嗎?」殷維恭抱臂環胸,他需要再次確定這件事。

 

「真的。」

 

「……那麼下次有問題直接問好不好?」鬧了這麼大一齣,殷維恭也累了,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他甘願被他攻的人。

 

「好。」

 

「然後你要讓我攻一次!真正的!不准呼嚨我!」

 

「如果我不答應,你就不願意跟我一起了嗎?」賈佳壽歪頭詢問,「你真的很排斥當受嗎?」

 

被人這麼正經詢問,殷維恭摸摸鼻頭,只能坦白說出心裡話。

 

「也不是……我只是,想確定,我到底是太敏感還是真的有問題……」

 

「原來如此。」賈佳壽點頭,突然湊上前吻住對方,廝磨的唇瓣發出嘖嘖水聲,直到對方滿臉潮紅才分開。

 

「那麼,我們回家驗證一下療效可好?」

 

 

 

 


 


 

 

終 嗯哼哼,我再也不只一分鐘!

 

 

 

「呼、呼呼……多、多久?」

 

「嗯啊……嗯、兩……分半?」

 

夜光碼表上的計時,讓伏在賈佳壽身上的殷惟恭發出一聲哀號,啪的一聲倒回賈佳壽胸膛,好像一點也沒變好嘛!

 

「有啦,好像有進步。」

 

「……為什麼一點也不覺得開心啊……」是不是太久沒做TOP,所以體力也跟著爛掉了?

 

「比以前好就好啊。」賈佳壽拍拍他的背,吻了他猶在喘息的唇瓣,然後把人翻個面反壓在身下,「來試試當受會不會更持久,如何?」

 

「……好吧。」

 

 

 

 

 

(全文完)

 

 

***

 

諸君,終於放完小豬恭的故事啦!

看到這結尾不要打我!不可以打我!

修稿什麼的待我之後再說(欸

看完整個稿子的你們,若願意跟我說說感想,我會很感動的>A<

這就是個蠢白甜的故事(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