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雙艾】煙

※CP:N卡 艾伯李斯特 & 艾依查庫

於是最後壁爐裡只剩下火光,還有灰燼。

一縷過往的白煙緩慢爬向煙囪,要去追尋它的自由國度,一步一腳印的,移向窄口外的天際。這舉動多麼不切實際,以管窺天,它是否知道外頭有風有雨?他該確信它是知道的吧?

艾伯李斯特鏡後的瞳眸從來是不動聲色的盯著,他也未曾開口詢問,詢問一道煙是無意義的,它不回應、它很執著,對於執著他束手無策,若有人能伸手抓住一掌煙,在鬆開掌心時它便又跑了。

或許只能拿著袋子裝起來,鎖進保險櫃,最後一起帶進棺材。

乾柴爆裂聲響起,他已經許久沒聽見這樣的聲音。宛若神經與血管中細如髮絲的裂隙,在刺鼻的白帳之中猛被一榔頭砸開,循著原有的裂痕崩解,你一半、我一半。

均勻的等分好嗎?它說話了嗎、它是否應聲了,艾伯李斯特沒有答案,這從來就不是他能給的答案。

他想,它不知道他偷走了很珍貴的東西。它不知道隨跺地有聲的靴跟而去的是什麼東西。

艾伯李斯特推了滑下鼻樑的眼鏡,事到如今他成就了一件大事。煙會帶走祕密。它一向隱密而杳然,像最老道的盜賊,竊取後又悄然無聲的消失。

於是虛偽終於卸任了,謊言總算能好好睡一覺。

(完)

***

其實我很累,其實我原本寫的不是這種,但疲累的我卻擼出來了。一萬字什麼太累了,最最核心的,也不過就這些而已。

段子由N卡發想,雖然似乎也沒差,其實只是我在碎碎念而已(語無倫次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