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本】《詩與荊棘》試閱02

※BL、架空背景,試閱並未依故事順序

※CWT41首販,印調時間:11月15日到11月27日,印調填寫:按~~我~~

 

站在大壁畫前方,詩人拿著紙筆記錄自己看畫的心得,正想湊近點時,腳底卻踩到硬物,低頭,竟是一堆碎屑。

蹲下身端詳,狄希記得昨天並未看到這堆碎屑,看起來像是被打碎的石膏,但他這幾天雖然都窩在這條長廊,可沒有撞倒任何一尊雕塑!

想拿起來仔細瞧瞧,然而指尖觸碰瞬間,那堆碎片倏地崩解成灰,被一道詭譎的風帶走灰燼,他攏緊眉頭,直覺告訴他這狀況詭譎,可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哪那麼剛好說風就有風,總不可能是他的呼吸把灰燼吹走吧?

銀眸逡巡,究竟是哪個雕塑碎了?環視四周,東西都擺得好好的──

「托恩斯先生,早安。」

一句不帶任何前兆的問候從背後響起,狄希旋身、站起,僅僅花費一個眨眼的時間,瞠大的銀眸透露一絲驚疑,這人是從哪裡變出來的?

只見穿著勞務服的僕人滿臉笑意的向他問好,全然不覺得哪裡不對勁,「請跟我來,陛下等您一起用餐。」對方比了一個先行的手勢,隨即跨前狄希左方三步,領著他往餐廳走去,詩人越走越是膽戰心驚,一路上一直有僕役來來去去,腳步輕盈、笑容可掬的朝他行禮。

這些是從哪裡出現的?一夕、不,一刻之間變出這麼多人,是妖術嗎?狄希確定一早醒來,城堡裡僅有他跟羅森,兩人還分工合作煮了早膳,並沒有那麼多人啊!

「托恩斯先生,這邊才是門喔。」僕人拉住他的衣角,狄希回過神發現自己離牆壁不到一個指頭的距離。「抱歉僭越了,請往這裡走。」

狄希仍舊一頭霧水,進入餐廳又是一陣衝擊,僕人們陸續將食物端上桌,長桌上頭擺滿各種精緻的佳餚,但他記得,配菜室裡並沒有像紅椒、蕃茄這類的食物,空空如也的狀況他還跟羅森打趣說,找個時間去打獵補充一下食物。

「狄希,愣在那邊做什麼?」閱報的羅森從報紙中抬頭,順口招呼了他,狄希邁步想走到對方身旁詢問目前狀況時,一位穿著侍者服的老者巧妙的擋住他的去路。

「托恩斯先生,您的位置應該在陛下的對面。」

身穿侍者服、胸前別著金色執事胸章的老人,橫向一步阻擋他的去路,花白的頭髮梳得整齊,蒼翠色的眼眸炯炯有神的與他對視。

「瑟里,就我跟狄希而已,不用那裡拘謹。」見狄希傻在原地,羅森出聲想解開這僵局,但心中滿是無奈,對於這位服侍過三代的元老管家,說不敬重是不可能的。

某方面而言,瑟里既像家人又像老師,有許多帝王家的規矩還是對方手把手教導的。

「陛下,禮不可廢。」瑟里轉而面向羅森,右手橫過左胸,躬身提出諫言,一絲不茍的老管家對禮制毫無妥協餘地。「不該因為私情而逾越身份,就算只有您與托恩斯先生獨處時亦是。」

「好了,我知道了瑟里。」羅森抬手制止,他知道瑟里完全可以用「禮制」為題,侃侃而談大半鐘頭。

紅眸略帶歉意的移向狄希,他懷念兩人坐得極近,天南地北聊天時的場景。但他更擔心,兩人因為座位一事吵起架來──他可沒忘記他們第一次見面,明明平常都是溫和有禮的人,怎麼相對眼、講沒兩三句話便劍拔弩張,要不是雙方尚存理智的話,難保不會當場撩袖子對打──

「真是莫名其妙,如果羅森覺得我不該坐在他旁邊這位置的話,那麼他早就跟我說了。」*

「沒有禮貌的小子!陛下的名字豈是你可以直呼的!」

「如果他覺得不舒服,他會直接跟我說,對吧,羅森?」

他苦笑,還沒想到該怎麼勸架,火卻先燒上身了。

他還想起事後瑟里轉而向他「曉以大義」快三個鐘頭。

那些禮制他不是不懂,只是一人生活在這座孤寂的城堡時,那些規矩要表演給誰看,才不墮王家的威風?他明白內化的重要,更曉得必須從小地方做起,避免哪日在外出糗,跌了德拉迪亞家族之名。

但他苦啊!孤單啊!好不容易有了人陪伴,為什麼還要因為規矩製造相處的鴻溝呢?他是人,也想擁抱、親吻,用皮膚在最近的距離汲取對方的溫暖,他說的話有人聽、對方說的話他也細細聆聽著。

因此當狄希雨夜敲響那扇門時,乃至於願意放棄原有旅程選擇留下時,他怎麼忍受得了不與對方相近相親?

「狄希?」羅森提高音量,不解對方擰眉直看著瑟里做什麼,莫非他們又偷偷在哪裡吵架了?

「托恩斯先生?」由於這股瞪視太過奇妙,瑟里也跟著皺眉頭。

「你不是……」那天在外頭的老人嗎?疑問差點脫口而出,狄希突然明白為何對方態度那麼差。

但為什麼他這麼討厭他?雖然他看到對方,心頭也是疙瘩著想撇過頭不看這人,那眼神太過清明且銳利,有著閱歷長久的精明幹練,像把直接斜扯開布幕的利錐,讓所有意圖無所遁形。

「什麼?」

「沒事、沒事。」狄希擺擺手從善如流的走回長餐桌的另一端,但表情全然不是這回事。

他覺得有些理應不該忘記的事情,目前卻想不起來。

揉捏鼻心、還想敲敲偏頭痛嚴重的左額時,一聲驚呼令他睜眸,手還呈現半空高舉的模樣。

只見一女僕驚魂未定的縮了肩,一手托著放滿茶壺及瓷杯的托盤、另一手壓在茶蓋上頭,方才他抬手的舉動貌似差點害對方打翻物品。

「抱歉,嚇著妳了嗎?」

「不、不,是我太冒昧了,忘記出聲跟您說一聲。」面對狄希歉意的笑臉,女僕的雙頰染上一層紅,垂下頭將茶點放置桌面,「請您享用,陛下有口訊,他得處理公務,目前走不開。」

看著明顯是下午茶茶點,狄希腦袋越來越痛了,不是才剛要吃早餐嗎?怎麼一眨眼又要吃午茶了?

涼爽的風從大片落地窗吹拂過他髮絲,置身於採光良好的花廳,四面大片玻璃落地窗讓美景一覽無遺,斜陽如一畫筆將視野裡的一景一物塗抹層層金橘,遠處尚能看見城鎮的輪廓。

但他究竟何時從餐廳移至此處?毫無頭緒,像霧裡看花,可是又找不到違和處。

咀嚼著花餅,心緒飛到羅森身上,為什麼對方看起來都沒有感到任何異狀?還是真的是他有問題,出現幻聽或幻覺?

放下瓷杯,疑問沒解開,實在沒有好好品嘗的心思,再喝也喝不出滋味。

這時間應該可以去書房外頭等羅森,順便問問最近發生的事──對了,他想起走廊上碎掉的雕塑,這點也許直接問僕役們比較曉得吧。

走至茶水間正想詢問時,女僕們交頭接耳,說得好不歡樂,每個人臉頰都是興奮的紅。

「沒想到還能再看見托恩斯先生,他還是好帥啊。」

「妳真是個小花癡耶。」

「哎唷,沒辦法,我就、就喜歡那一型的嘛。」

「是啦是啦,不過我以為他會繼續旅行呢。」

「對呀,所以這次來還能看見他,這真是太好了!」

……對啊,他不是要旅行嗎?要去找……找什麼?

「不過這樣也好,有個人願意陪著陛下。」

「也對,陛下真是辛苦了,要不是害怕傷到給人的話,也不用這樣自囚了。」

「不曉得有沒有人可以解除陛下的詛咒呢?時不時就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怎麼想都覺得太悲哀了,陛下這麼溫柔的人。」

「嗯,不過托恩斯先生知道這事嗎?」

「應該知道,吧?不然怎麼還會願意留著呢,陛下一旦不能克制自己的話,發起狠來誰吃得消啊。」

……詛咒?狄希訝異,他怎麼不曉得這件事?對方一直活蹦亂跳的,不管是白天黑夜都沒有異狀,為何會說羅森身懷詛咒?

「對了,詛咒……」他想起來,他是為了找尋解開詛咒的方法才到處旅行的,不過遇到羅森之後,就決定留在這裡陪對方。「嗚……」

一陣陣疼痛襲擊腦門,狄希雙手抱著頭蹲下身,如斷片驟然被接上其他片段,腦袋被攪成一團漿糊,分不清什麼才是真實。

「別讓他跑了!」*

「我是狄──」

「塔塔爾木是怎麼回事?黑魔法控制,聽起來好恐怖啊!」

「那麼就交給你了。」

「我更不希望你跟他們走得太近。」

「誰知道呢?反正陛下會處理,搞不好三大貴族也會過來議事吧?」

痛楚湧現、耳鳴嗡然的狄希突然聽見一個不祥的名詞,「貴族……不可以……」

他必須阻止,那些人、不能讓那些人靠近,就是因為他們──

「天啊,托恩斯先生!您怎麼了?艾瑪,快去叫醫生!」

歪斜的視線裡,女僕們的身影扭曲,狄希有很多話想叫她們轉達,但是越來越強烈的痛楚剝奪他的言語能力,腳步聲紛沓而來,黑暗逼迫到眼前,隨即不省人事。

 

***

跳著放跳著放~我還在想想要抓哪些橋段(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