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本】《詩與荊棘》試閱05

※BL、架空背景,試閱並未依故事順序

※CWT41首販,印調時間:11月15日到11月27日,印調填寫:按~~我~~

 

 

夏日豔陽籠罩布朗賽爾這個古樸小鎮,蓊鬱的森林被百年來往的人煙踩踏出一條路徑,筆直的泥板路盡頭是高聳的灰造磚牆,通過隘口便能進入城鎮中心。

參天巨木構築成長廊般的蔭涼,遮蔽過度耀眼的陽光,道旁靜謐的林蔭處,不僅僅是小動物的捉迷藏之所,更是旅人的休憩處。

一位罩著墨綠斗篷的男人靠在樹幹休息,光像精靈般從葉間躍下,在狄希‧唐‧托恩斯眼睫跳動,兜帽因微傾一邊的睡姿而滑落,微微鬈曲的褐髮貼在俊帥臉龐的頰邊,隨著一陣涼風輕輕揚起。

一旁抱著果實的松鼠探頭探腦接近,另個同伴更大膽,直接踩上男人的肩膀,蓬鬆的尾巴搔過臉龐,帶來一陣麻癢。

這動作吵醒了男人,緩緩睜開睏意猶深的眼,雙眸宛若錫製金屬的銀白色,更像濃縮整片星光,倒映暗夜裡的綺麗。

狄希伸伸懶腰,掏出一只有著鍍金的外殼,陰刻盛開的薔薇與星芒的古老懷錶察看時間,拭去因呵欠而分泌的水霧,銀眸看了看上頭的指針,沒想到稍微休息一下,時間已經快跑到下午四時三刻,要是再不進城的話,只能夜宿森林了。

「還真是感謝你了。」搔搔肩上不怕生的松鼠下顎,狄希將懷錶放回左胸前的暗袋,寶貝的拍拍口袋,就算窮到三餐不繼,當掉斗篷與樂器,這項依然是非賣品。

伸起大大的懶腰,原先蹭在肩膀的松鼠一溜煙竄開,斗篷順著地心引力垂落,露出左頸延展至下顎的疤痕,如灼傷般、又如被人狠狠摳抓過的爪印。

與其說是陳年舊傷,狄希更傾向稱之為「詛咒的胎記」。

每隔一段時間,劇痛總是從此處順著血管襲擊全身,四肢彷彿被巨蟒一圈又一圈的纏繞、收緊,扼住他的喉嚨,窒息感攫獲五感,顫抖而蒼白的唇無力吶喊,連用聲音宣洩痛苦都癡心妄想,動彈不得的煎熬。

狄希檢查行囊,確定每項物品都好好的收在行李內,沒有因為長途趕路而喪失警覺性,單肩揹起並拎著里拉琴往城鎮隘口前進。

明明黃昏將至,但是夏日陽光無所不用其極的彰顯存在感,狄希踩在樹蔭下的林道,免去直面豔陽荼毒之事,而且他還有斗篷以及大自然的涼風,或多或少消除悶熱。

雖說是直線距離,但以步行而言還是有段不短的距離,羊皮靴沾上點點褐汙,狄希哼著不成調的音,眼力如鷹極佳的他,半途便見插在城牆上那面順風揚起的藍底金邊大旗,十字劍與橄欖枝交纏的圖案鼓脹於空中。

「奇了,聖職院的傢伙居然會到這裡來?」狄希瞇起銀眸,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他走到哪裡都常看到聖職院的旗幟,那些傢伙勢力也拓展得太快了吧?剎那間想調頭離開,可偏偏他來此是有目的的,而非如浮萍般隨意流浪。

身為吟遊詩人的狄希,長年行走於各大陸尋找各式祕方,希望能消除脖頸間「詛咒的胎記」,別讓這該死的劇痛再發作。

其實頸項這道疤,他曾在旅途中讓某族巫醫看過,對方面色凝重的告訴他,那上頭帶著強烈的憎恨,除了施術者以外誰也沒辦法解開。

茫茫大陸,這詛咒都不曉得傳了幾代,施術者說不定墳前草都比他高,到哪裡找人?狄希每次想到這件事,都覺得治療、解咒?算了吧,根本無望。

可心底還是抱著一絲死馬當活馬醫的希望四處奔走;慶幸的是,他擁有初代的筆記,殘缺的書頁裡還能辨識出「德拉迪亞」這個詞。

雖然不清楚這人是否就是詛咒的元兇,但至少有個線索。

於是狄希將本子放進行李中,開始尋找所謂的「德拉迪亞」,兜兜轉轉幾年,依然無消無息,他想過乾脆放棄吧!反正詛咒也跟著他那麼多年,除了發作時令人難以忍受之外,其餘時間就跟流氓背部的刺青差不多。

於是改變想法以旅行為主、尋祕方為輔,足跡遍佈大陸,看過各國家的壯麗風景,最令他感興趣的是百年前消失的「荊王」。

聽聞「荊王」十分殘暴,僅存的文獻記載他以黑魔法掌控善戰的塔塔爾木人,試圖將其洗腦成人體兵器攻佔他地,最後三大貴族總算成功推翻對方、解救塔塔爾木人及國民,但是不甘臣服的「荊王」釋放魔力,將居住的城堡以荊棘淹沒,所有的金銀財寶都被鎖在其中,沒有任何人得以進入。

而他無意間得知「德拉迪亞」正是「荊王」的姓氏,更是百年前的王國之名,現已更名為卡迦達爾薩公國。

狄希對此相當感興趣,當然,對於傳說中的金銀財寶也是興致高昂的,德拉迪亞王國的一切,是他最想探索之地,更別提筆記中提及過。

天生有副好嗓子的他,到各地追求真相的同時,偶爾打打零工換取旅費,生活其實頗為愜意,而他也在旅途中用文字及歌謠記錄奇聞軼事。

好不容易賺夠旅費,狄希動身來到卡迦達爾薩公國,奇怪的是,這個國家卻找不到德拉迪亞的相關事蹟,簡直像被雪藏了般,連國家圖書館也毫無所獲,彷彿這只是一個人們想像力過於豐富的神話。

狄希嗅出其中的不對勁,費了好一番工夫,周旋於貴婦人之間才套出些許線索,至於如何從那群如狼似虎的夫人間脫身,那又是另段故事了。

哼著旋律,帶著「將在此得到重要訊息」的預感,踩踏輕盈的腳步加快速度,直到前方出現衛兵的身影以及一長列進城的人龍,等了幾十分鐘才輪到狄希掏出通行證讓衛兵檢查。

「來布朗賽爾做什麼?」衛兵查閱證件,上下打量輕裝的狄希,瞥見那雙罕見的銀眸讓他忍不住多看兩眼,德拉迪亞人基本上都是金眸、綠眸及貴族才有的紅眸,銀眸的多半是異族通婚。

「觀光。」俊逸的臉龐混了點娃娃臉,狄希露出開朗的笑容,一副純樸老實人的模樣。

「這麼年輕就是吟遊詩人了?」衛兵試圖找出任何一絲差錯,但是眼前人的吟遊詩人執照是真的,人看起來也是個正常傢伙。

「謝謝稱讚。」狄希笑意不減。

「進去吧,我要提醒你,薩達聖職院的主教們在城裡下榻……你應該明白吧?」衛兵意有所指,要他罩子放亮點,別惹到不該惹的人,隨即在通行證上蓋章。

「非常感謝提醒。」狄希收回通行證,正式踏入布朗賽爾。

 

(續)

***

發現再六天印調就要關啦!有興趣的朋友請記得填單啊~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