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全職/王柔】相戀倒數計時 03
※CP:王杰希X唐柔
※私設:無國家隊,葉修退役,奇妙人士打醬油。注意,此文易斷頭!慎入!

 

回到房間沖澡換上新衣服,唐柔邊拿浴巾邊吹乾頭髮時,鏡面反射出一抹亮綠,定睛一瞧,微草的隊徽正與她打招呼。

「噢……」唐柔細細回想,才想起被暴怒一時衝昏頭的她,隨手抽條浴巾披著就走,也沒看是誰的,當時坐在她旁邊的不正是游完泳的王杰希嗎?無意間使用了對方的用品,這種感覺真微妙。

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這條浴巾可以為她打開一扇機會之門,借力使力,何樂而不為?但後續能否如她意那可要看她是否能掌握了。

調出通訊錄中王杰希的手機號碼,唐柔撥通後簡短表明來意──其實要突襲也是可以的,但良好的家教仍根深柢固的支配她部分行動。

「王隊?我唐柔,抱歉我似乎拿到你的浴巾了。我送過去給你?」

「原來在妳那邊,我過去吧。」

「沒事,我已經下樓了,一來一往反而容易錯過。」唐柔當然不會給王杰希逃避的藉口,早在打電話時就已動身,踩著夏天味濃厚的人字拖下樓,為了保持通話順暢還特地走逃生通道。「你在哪一層?八樓還是九樓?」

801。」王杰希拗不過,只得報上房間號,隨即聽見敲門聲。「唐小姐?」

「下午好,王隊。」唐柔笑眯眯,遞過微溼的浴巾。「所以我說我已經下樓了。」

「的確是劍及履及。」王杰希真沒料到唐柔會專程送還東西,微草發行的浴巾他有不少,若是她不嫌棄的話,他也沒想過要回來這件事──專程卻是為了送回相關物,怎麼也令人有些哀傷,但轉念一想,這是危機也是轉機,端看自己如何把握。

「抱歉,我原本想洗過再還你,但是房間裡沒有小型烘乾機……」

「沒關係。」王杰希接過,兩人的手尚未接觸卻已經分離。

門外門內各據一方,制式化的對答很快就要進入終點,他們不算特別疏離,畢竟在唐柔尚未踏足職業圈前,他便先一步注意到她,原以為只是對痛失一個好苗子的關注,卻像顆石頭扔進池中激起圈圈漣漪,等他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暗中蒐集不少資料,全都是關於唐柔的,甚至於在心中也曾為她反駁過記者,卻因戰隊立場不同而無法說出口。

注意了一個賽季,王杰希似乎懂了唐柔的意志,追求純粹的強悍,除此之外之都不是重點。對於這點,他是欣賞甚至有些羨慕的,慢慢的,戀心滋長了,但他難於找到出手的時機。

剛想著這次夏休期說不定會是個好突破口,就發生唐柔落水的意外──當然,這並非他希冀的事。

王杰希注視到唐柔前臂上的五指印。

「手有受傷嗎?」他可沒漏看那男人握住唐柔的手,力氣大到手背浮現青筋。

「沒有,不會痛的,看來嚇人罷了。」唐柔活動五指,證明沒事。

眼看沉默已經開始發酵,王杰希思考著還有什麼能當做話題時,唐柔突然擰眉看向中央廊道,順著她視線轉頭,幾秒後他也聽見熟悉的聲音朝這逼近。

「進來躲躲?」王杰希半讓開身子,他的房間在走廊最底處,雖然有逃生梯但躲裡頭也太委屈了。

他的思考方向如同魔術師的打法刁鑽而難以捉摸,但偶有奇襲之作,雖然這次的邀請的確是太太太太直球且唐突了點,可是魔術師要攻略的對象可不是一般玩家,而是一季封神的女戰法,在唐柔面前可不能有半點退縮啊。

面對這不按牌理的邀約,唐柔迅速捕捉到言表之外的涵義,但是接與不接?這對寒煙柔來說可能不是難事,可是現實層面上倒不能這麼率性不經思考──雖然也沒時間讓她思考了,腳步聲活像未爆炸的熔岩燒瓶,她多想轉身來個豪龍破軍或百龍流星打正面迎戰,不過現在她站在微草隊長房前,一有問題,兩個戰隊都會受影響。

王杰希這邀約,是單純的選手情誼借她一躲,或是礙於面子不好叫她從逃生梯離開,還是真的對方也有親近的意思?

接招,再拆招。「那麼,打擾了。」唐柔挺身進入,王杰希迅速闔起門板,正巧阻隔了轉過彎來的兩名記者視線。

身為隊長,王杰希自是單一間房,不存在被隊友撞見的尷尬,唐柔視線掃過房內擺設,幾樣男性用品散落梳妝台,靠近落地窗的書桌放著戰隊規畫等訓練方針,一罐開瓶的可樂還沁著水珠從表面滑落。

「隨便坐,喝點什麼?」話盡,敲門聲響起,兩人同時看向門板。

「王隊不應門?」唐柔坐在床舖旁邊的小沙發,看王杰希一副不想理會的模樣。

「等等再開,」繼續翻找小冰箱內的飲料,最後挖出一瓶大多數女生會喜歡的飲料。「奶茶?」

「謝謝王隊。」

唐柔接下後,王杰希才去應門,門外正是阮成及其小夥伴,十足十的八卦樣,大小眼一跳,八成是為了早上唐柔落水一事吧。

「王隊下午好,聽說您方才英雄救美了一把呢!」阮成打個招呼就進入正題,要不是睡過頭加塞車的話,他們下期又有新聞可以報導了。

「有嗎?」還真讓他猜中了。

「興欣唐柔似乎與陌生男人起爭執結果被推下水,剛好被你救上岸,王隊應該沒有這麼健忘吧?」阮成幫忙「前情提要」一下,「唐柔是起了哪樣的爭執,王隊還記得嗎?聽說還緊抓著你不放?」

正主兒就在裡頭,你問我這事?王杰希心裡的白眼都翻到後腦勺了,但仍不動聲色的四兩撥千斤。

「哦,你是說唐柔不小心落水這事嗎?」王杰希巧妙的扭轉內容,最後還反問一把。「一時踩空落水難免驚訝,幫忙拉上岸有什麼不對嗎?」

兩位記者原本是來挖內幕的,沒想到在微草隊長身上踢到大鐵板。

房內的唐柔喝著奶茶聆聽交談,沒想到王杰希還會護著她,於是心底積著的那點不舒服也煙消雲散了,想想說不定還得感謝呂少,否則現在哪能進王杰希房裡?功過兩相抵。

幾聲輕之又輕的咳嗽沒躲過唐柔敏銳的聽力,微蹙眉尖,莫非是感冒了嗎?

掏出手機撥打,王杰希放在梳妝台的機子發出震動,微草隊長順勢送客,關上房門的同時震動也停止了。

「謝了。」他正想找個藉口打發那兩人。

「禮尚往來,」唐柔站起身,「謝謝王隊的搭救,改天找個機會一起吃飯,我作東。」

「小事一樁。」王杰希想著如何把握這機會,但又不這麼司馬昭之心。「改天到H市時,再請唐小姐當地陪?」

「好的。」唐柔邁出一步,腳尖傳來一陣尖銳刺麻,忍不住嗚了聲。

「怎麼了?」王杰希趕忙過來查看,唐柔擺手表示沒事。

「沒什麼,腳剛才覺得有點怪,沒大礙。」

王杰希蹲下身察看,形狀漂亮且白皙的腳踝看來並沒有紅腫,剛伸手便覺得不妥,臨時改變手勢放到地面,「貼個藥膏吧,回去最好給醫生看看。」

「應該還好吧?」唐柔扭扭腳,感覺不痛了。

「坐著。」從旅行袋中找出常備藥膏,王杰希朝努努下顎示意唐柔坐回小沙發。

見男人這麼堅持,唐柔難得順從的坐回去,讓一代微草大神、風華絕代的魔術師用尊貴的雙手替她貼藥膏,大手順著腳踝壓了一圈,某個疼痛點令她倒抽一口氣,王杰希單手壓著點、另一手打算撕開透明膜時,唐柔接手摳下一角,王杰希用力一拉,完美分離了藥膏與膜片。

「讓微草隊長紆尊降貴替我貼藥膏,要是被阮成知道了,我大概會變千古罪人了。」唐柔打趣說道,腳踝上的貼布滲入皮膚帶來陣陣沁涼,卻見王杰希抬起頭來似笑非笑的回應。

「誰管他呢。」

──是呀,管他那麼多呢?

 

(續)

***

嗚嗚嗚呼呼呼我終於碼出第三篇了,新年快樂啊各位~~~

然後我又卡稿了(......

後面雖然有想到,但是還得再順一順故事才行QAQ

這稿大概沒辦法很快寫完,請保祐我可以好好碼完它吧!

也歡迎給我感想喔!這是碼字加柴火的動力啊啊啊啊>A<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看啊!!!一直很喜歡看你的王柔呢~~
    希望可以一直讀下去OwO
  • 謝謝喜歡(艸)
    我也希望可以繼續產下去QDQ

    襲音 於 2016/02/27 15: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