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伯李斯特 X 艾依查庫

※N卡故事捏造,R卡劇透

※CWT42新刊

 

相信你所相信的,那就是事實

 


 

 

帝國首都斐度郊外的二手廢棄樓是傭兵團的據點,原先破爛的內裝被扛來的木材等物品勉強修補到能住人的狀況,兵團的人自由選擇房間,身為傭兵團領導的艾依查庫則占據二樓最大的房間。

活動筋骨走向一樓,大塊白板記錄著每個人出勤,其他人或坐或站圍在大桌旁吃飯,看見他下樓僅是舉手示意。

「早。」

「團長早。」

艾依查庫擺手算打過招呼,雖然大家稱呼他為團長,其實並非下屬,準確來說,他是幹掉原團長得到現在這位子,但跟一群漢子共事就是有這種好處,誰的拳頭大、誰就有發話權。

「團長,有任務!」負責處理任務委託的團員喊了聲,所有人都圍過去查看,是一個保護富商來往帝國與尹貝羅達的商隊任務。

「查查這傢伙。」來路不明的單不接,他們都是拿命在賭,可不能有半點差錯。

團員接獲指令,手指迅如閃電般的搜尋,入侵各大資料庫。「是帝國登記在案的古董商人。」

看著螢幕上出現的委託人照片及其資料,艾依查庫沉吟,隨即走向一旁翻閱已接單的資料,指尖順著名稱一行行畫過,直到停駐在編號1350的任務。

1350的任務,約翰開始了嗎?」艾依查庫看到備註欄上的名字,通常寫的是執行該項任務的傭兵名。

「還沒,他前面還有兩項任務必須處理。」負責管理任務進度的團員說,「他說這項不趕,所以先壓著。」

「通知他,1350我幫他處理,不拿半毛錢。」

「委託人還指名一定要團長你帶隊。」

聞言,艾依查庫沒有半分訝異,因為這也不是什麼稀有的事,畢竟真正將傭兵團推展出去的是他,許多人都是衝著他名號而來。

「這任務要多少人?」

「五個。」

這麼少?艾依查庫眼皮一跳覺得事有蹊翹,但看見匯入戶頭的保證金,實在令人動心,這一筆幹下來,他們至少三個月都不用再接單,更何況還能一石二鳥。

「接嗎?」

「接。」頭一點拍板定案,有錢賺為何不接!

根據艾依查庫的指示,團員立即回覆對方,不一會兒就得到回傳的訊息,艾依查庫指定會面地點──為了避免陷阱,必須先見面商談,如果讓他覺得有任何不對勁,那麼這個案子就不會接,他會直接完成1350的任務。

最後他們與委託人約在鄰近的貿易會館,指定好會面的時間後,他還點了其中一位團員同行,艾依查庫將銀劍插進腰際劍鞘、確定槍都有子彈便騎上機械馬行至會面地點,他們還先在外頭繞個幾圈確定沒有埋伏才準備現身。

「你在外頭等。」為了以防萬一,艾依查庫決定自己進入,才不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知道了。」

進入會館逕自走向櫃檯並詢問櫃檯小姐,艾依查庫側靠著檯面,藍眸巡視大廳是否有可疑人物,但那些商人旅者都在忙著手上的事情,沒有分心到他身上的餘裕。

「格蘭迪先生已在1517號房等候您。」櫃檯小姐為艾依查庫查詢後,一面告知的同時,悄悄地附上另一張房卡置於他的指尖下。

從逃生梯一階階爬上預定的樓層,艾依查庫習慣用雙腿感受可能的逃生路線,插入房卡後閃入房間,房內氣溫低到簡直可以呵出白氣,背對他的商人專心坐在辦公桌前看信件,直到抬頭瞥見潛入的艾依查庫猛然嚇一跳,椅子砰的一聲倒下。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剛剛。」艾依查庫搖搖手中的磁卡。「坐下吧,格蘭迪先生,你想委託我們?」

「呃,是啊,我希望你們能護衛我到尹貝羅達。」格蘭迪戰戰兢兢拉了另一把椅子坐下,隨即又站起身倒杯熱茶走來要遞給他,「那個,團長,喝杯茶潤喉吧?」

「我不用。」擺手拒絕,他不會喝來路不明的茶,誰曉得裡面會加什麼料。

但富商不死心,跟在他後頭執意要端給他喝,一推一遞的狀況下對方不小心絆倒,那杯熱茶正中紅心的潑了他一手,暗自倒抽一口氣。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格蘭迪瞠大眼睛,慌張的掏出手巾想幫忙,卻被艾依查庫格開。

「夠了!我自己來就好!」揮開富商,艾依查庫拔下溼透的手套塞進口袋,看著紅腫一片的手背逕自到盥洗室沖水,再出來時,對方已乖乖在位置上坐好,他則在房內信步閒晃,翻動房裡的擺設、抽出幾本書翻閱後又沒興致的塞回去,然後像欣賞名畫般在玄關的壁畫前停幾秒。

太平靜了。平靜到讓他覺得心有不安,通常這種委託應該相談甚歡、速戰速決才對──早點談好內容,懸著的心才能安定──眼角瞥見富商的膝蓋忍不住左右抖動、臉色愈來愈蒼白,游移的眼神頻頻看向門口,一副想逃跑的模樣。

艾依查庫不動聲色的繞到男人身後,突地一把掐住對方後頸往下壓,富商毫無抵抗力的撞上桌面,他拔出槍抵著對方腦袋冷聲說道,「誰指使你的?」

「沒沒沒有──」

艾依查庫的回答是手槍上膛,喀一聲相當響亮。

富商現在大氣也不敢吐一聲,就怕艾依查庫擦槍走火,他會腦漿塗地。

還不出來?「再不出來,我就一槍崩了他腦袋。」

「救、救命啊!」

「看來你投靠的人並不打算救你,」艾依查庫冷笑,「掰啦,富商。」

「你若是殺了他,我會困擾的。」

就在此時,一道熟悉的嗓音傳入艾依查庫耳中,他停頓一秒後朗聲說道,「果然是你。」

「那麼,可以放開我的客人了嗎?」艾伯李斯特的聲音透過藏在房裡的擴音器迴盪,「不然你的團員也會有麻煩。」

「都這麼大的人,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了。」艾依查庫不淪為被動,他並不覺得放下槍團員就會被釋放,他們不停衝撞帝國的底線──傭兵團護衛帝國商人,但只要有錢,他們也樂意殺掉帝國的高官。

格蘭迪雖然是這次的委託人,恰巧也是1350任務的暗殺對象,原本打算先賺完護衛這筆錢再幹掉富商,不過既然艾伯李斯特橫插一手,代表事有變因,那麼就照任務的前後順序公平處理。

「不打算現身嗎?艾伯李斯特。」

「你知道我一直都在。」

「哼。」艾依查庫嗤之以鼻,他知道攝像頭一定藏在房內某處,正盯著他一舉一動,但那又何妨?有本事,就現身阻止他啊!

「你剛剛說什麼來著?」掩不住的燦爛與瘋狂,艾依查庫仰頭勾起挑釁的笑,他知道艾伯李斯特絕對看得到,「這傢伙死掉你會很困擾是吧?」

單手比出中指,食指扣動扳機,富商的腦漿隨著槍口爆音炸裂出血花。

「我就是喜歡讓你困擾!」

「唉。」

擴音器傳來輕之又輕的嘆息,好似大人看見小孩調皮的惡作劇發出的無奈,瞬間令他背脊發涼,艾依查庫準備逃生,但是剛邁出一步視野突然歪斜,重心不穩的倒地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不對勁。

麻痺感浸染全身,脖子以下的部位喪失所有感覺,彷彿被死神猛然砍斷神經,不要說移動指尖,他根本感覺不到指尖的存在。

什麼時候中毒的?艾依查庫暗嘖一聲,從他進房以來沒有受到任何外傷、也沒有毒氣,到底何時何處中毒而不自知?

沉重的櫃移聲響起,趴倒的他只能依憑聽力揣測來者何人,毫無抵抗力的他任憑對方扠著腋下往其他地方拖,視線經過紅地毯來到另個房間,熟悉的麝香味探入鼻腔,刮搔著淺埋於沙的記憶。

砰的被扔上沙發,對桌的艾伯李斯特跟分道揚鑣時的模樣差不多,熨貼整齊的軍服、擦得銀亮的袖扣,還有擔任元帥後象徵地位的手杖靠在腳邊,好整以暇的翻閱資料。

「閣下,人已帶到。」直到衛官報告,艾伯李斯特這才抬頭與他對視。

「你們下去吧。」但衛官聞風不動。「還有事?」

「閣下,這人惡名昭彰,您孤身一人──」

「記住你的身份,中尉,你無權告訴我應該怎麼做。」豈料,艾伯李斯特強硬打斷未竟話語,金眸凌厲射向對方。「而且他若出手的話,你們只會淪為人質。」

「抱歉,是我僭越了。」聽到這番毫不留情面的話,衛官頓時顏面無光,灰溜溜的退下了。

關門聲響起,室內恢復安靜,雖然詫異艾伯李斯特對他的評價這麼高,但那又如何?若是以為這樣就能灌他迷湯,那就大錯特錯了!

視線因全身麻痺侷限在某個角度,藍眸左右察看,對面放著一臺監視螢幕,上頭正是隔壁房的影像,之後他又掃向螢幕旁的大書櫃……盡其所能的不看向對座的人。

看了也沒用,早就分崩離析了。

於是兩人乾坐著,場景彷彿回到過去的冷戰時期,沉悶的宛若誰在頸間套上麻繩,一圈圈的勒緊,窒息感澎湃湧來就要淹沒他口鼻。

他一向有耐心,可以連續幾週潛伏在目標旁只為一擊斃命,可面對艾伯李斯特時,他的耐性便飛到九霄雲外,只想扯著對方領子質問究竟想幹嘛。

「你到底想幹什麼?」最終他忍無可忍的打破安靜。

「我以為你要繼續當啞巴。」艾伯李斯特抬頭,唇邊的笑刺目至極。

「哼,要殺要剮隨便你。」身上的毒目前沒有消退的跡象,艾依查庫難掩心慌。

「想動卻動不了,讓你喪失耐心了嗎?」端起桌面的牛奶瓶替兩人各斟一杯,白色的熱氣蒸騰,熱牛奶在杯底繞成漩渦。「還在納悶何時中毒嗎?」

哪有什麼困難的?拐個彎就能曉得了。「哼,不就是擺設嘛。」這傢伙知道身為殺手的他,初到新環境必定會動手檢查房間設施,才把接觸性毒藥塗在上頭,為了不讓他察覺毒性發作,特地將溫度調降,就算他覺得動作不靈活也會以為是溫度緣故。

……還是老樣子啊,艾伯李斯特。

「不錯。」帝國元帥對這答案挺滿意的頷首,於是端起餅乾盤坐到桌沿,拈起其中一塊遞到他嘴邊。

這算什麼?打賞嗎?

「你大費周章設局就是為了叫我吃餅乾?」艾依查庫瞪著餅乾,艾伯李斯特的腦袋壞掉了吧!「元帥原來這麼閒啊。」

「忙著呢。」艾伯李斯特搖頭,維持相同的姿勢,一副他不吃完誓不罷休的模樣。「怎麼,怕我下毒?」

怕個屁!

艾依查庫撇撇嘴,終究沒有反唇相譏。

微側頭,再怎麼不甘願還是張嘴了,但對方像在玩弄他,在牙齒離餅乾最近的距離又收了回去,致使他閉合牙關卻撲個空!

「艾伯!」齜牙咧嘴,艾依查庫怒得吼了聲,要不是仍動彈不得,他一定起身跟對方幹架。

「呵,吃吧。」艾伯李斯特笑開,老實將餅乾遞給他食用,薄而脆、鹹淡適中,咀嚼聲不絕於耳,他遞、他張嘴,誰也沒有出聲說話。

瞇起藍眸瞥向如昭陽金燦的眸子,恍惚間乘著名為溫柔的小舟逆流於歲月之河,小時候做錯事挨罰,他提著兩桶半滿的水站在穀倉罰站,高高在上的鵝黃燈維持照明,飛蛾繞在燈泡旁試圖汲取滅亡的溫暖,翅膀的擺動將陰影篩落於兩人頭頂。

飢腸轆轆的他吃著艾伯李斯特拿來的餅乾或麵包,修長的、練琴的手指不怕油膩與餅屑,總是不厭其煩的剝給他吃。具體的滋味已經忘記了,對他來說,最好吃的不是食物本身,而是艾伯李斯特特地跑出來只為不讓他餓肚子的心意,無論給他什麼食物都能吞下肚。

失神般咀嚼,他舔過唇瓣覺得口有點乾,「牛奶呢?」艾伯李斯特以前都會多帶一瓶溫牛奶給他潤喉的。

「在這。」薄唇覆上他的,然後渡過一口溫熱的牛奶,彼此吻著、分享這一口滋味,舌尖相互糾纏、吸吮;那人小心翼翼怕摔碎珍寶般,溫柔的舔舐過他口腔上顎,他也忍不住回應對方,漸漸的擁吻在一起,搭肩、攬頸,恨不得兩副身體之間沒有縫隙。

鼻間似乎還能聞見山坡上青草地的味道,皮膚感受午後陽光照耀的熱度,但再怎麼熱也沒有彼此臉頰及身體因動情來得滾燙。

當時的他們沒有任何的隔閡,最初的吻代表的心意不言而喻。

可是日升日落、月落星沉是自然定律,再長的白晝終究有西沉的一刻。

艾伯李斯特結束這個吻退開,拇指揩去他嘴角溢出的津液,艾依查庫緊盯那雙潛藏太多的話語、卻未曾從口中宣洩隻字的金眸,默默的離遠後走出房間。

恍若置身夢境。

他眨動眼睫,卻乾得彷彿久旱未雨的大地,一滴淚都掉不下來。

抬手摸向眼眶,連發熱、泛紅也無,左眼似乎如同右眼般喪失功用,僅僅是個漂亮的裝飾品,但是裝飾品再漂亮又有何用呢?

沒有人要的裝飾品,就算是黃金打造的也等同垃圾。

 

(續)

***

嗯因為阿襲算錯時間了,導致這週忘記再發一篇試閱的啦(艸)

就決定全上了,大家一次看到爽吧XD

試閱到此OVER,因為也只有三章而已(艸)

明天晚上八點就要發預購啦!懇請大家路過走過不要錯過嚶嚶嚶--請幫我宣傳謝謝(哭惹

然後,封面簡直不能再更美了你們知道嗎!明天給你們一起吃封面!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