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 X 馬庫(西瑪)

※屬性:正劇,有R卡劇透及捏造,有R18←←←

※印調處:http://goo.gl/forms/pG7tWxj0bs

 

 

連隊基地東側是工程師專用的大樓,馬庫西瑪斯剛結束協助測驗兵裝的任務,拿著心理評估通知單在檢測房外的長廊等待。心理評估是聯隊定期檢測的項目之一,身處高強度訓練且直面死亡的環境,戰士的心理及精神層面都承受極大的壓力,稍一不慎便會精神崩潰,因此若未通過定期評估的話,聯隊將會遣送戰士回家鄉。

馬庫西瑪斯坐在長板凳思考是否將夢境一事告訴醫官,日日夜夜,只要一沾枕必定作夢的他,無法確定這症狀算正常嗎?還是心理壓力過大呢?他看過相關書籍想找出原因,甚至也使用過那些介紹的方法,但是沒有半點用處。

或許最終真的只剩下吃藥控制一途?想起來就覺得不舒服。

「下一位,進來。」

馬庫西瑪斯推門入內,看清楚工程師是誰後,臉色難得難看。

是上次那位叫他檢測卻半個理由也沒告訴他的工程師。

「馬庫西瑪斯,最近狀況如何?」工程師擺手請他坐下,雙手靠在扶椅直勾勾的盯著。

「嗯。」馬庫西瑪斯沉默,面對對方,他實在不想如實說。

「嗯是什麼狀況?我可是有醫師證照的,所以不用隱瞞。」

「……」

「你有頭痛、頭暈或是多夢的狀況嗎?」

「……有。」

「哪一種?」

「作夢。」

「哪樣的夢境?」

馬庫西瑪斯吐出一口氣,幾經思量還是如實已告,把這幾個月來的夢境簡述一遍,工程師忽地面色凝重的記錄下來,甚至細問夢裡的內容,比如說:女孩所說的因果究竟為何……這類問題,馬庫西瑪斯哪記得住那麼久的事,更何況這不過是夢的冰山一角,日日夜夜都在做夢,夢到自己都要精神分裂了。

「等等你拿這藥單去醫務室拿藥,你可能是腦部活動太旺盛,吃藥控制試試。」工程師遞給他一張藥單,「藥會有一些副作用,不過不會影響日常生活。」

馬庫西瑪斯拿著配給的藥物回到寢室,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就寢,下舖的里斯早已呼呼大睡,沉默的黑髮青年翻身至上舖,掌心是不知副作用為何的藥物,最後仍是仰頭吞藥,他對每晚做夢這事已經厭煩了,誰不想好好的睡一覺?

藥效發作得快,不一會兒便四肢重如千斤、腦袋昏昏沉沉的,吸吐間也變得緩慢,馬庫西瑪斯於床舖躺平,一閉眼就墜入夢鄉。

一覺天明,馬庫西瑪斯感覺體力總算恢復了,沒想到工程師開的藥挺有效果的,然而連續吃了幾天藥之後,他漸漸感覺到不對勁。

藥效穩定睡眠,但也讓他的情感像戴了白手套,腦袋像凝固的膠水般難以運轉,對於各項事物的反應慢上許多,像是別人說話時無法第一時間思考並做出回應、訓練時也因此遇到困難。

「你是哪裡不舒服嗎?」訓練途中里斯敏銳感覺到搭檔的怪異,好似一臺故障的機器般,動作跟反應都比以往慢一拍,因此停下動作。「西瑪斯?」

「……沒。」馬庫西瑪斯聽見問話,隔一段時間才吐出答案。

「西瑪斯?」里斯湊前打量,只見搭檔轉動紅眸緩緩眨了眼睫,「我帶你去醫護室吧?你這樣不對勁。」

「……沒有。」馬庫西瑪斯緩慢擺手,「繼續。」

「想都別想。」里斯才不吃這套,直接跑去跟教官說要讓搭檔「下場休息」。「教官,馬庫西瑪斯似乎身體不適,可以讓他休息嗎?」

「我沒……」攔都來不及攔,馬庫西瑪斯回過神時已被里斯壓到板凳強制休憩,王牌哼了聲,大有他不坐著就要打暈他的威脅。

「先在這裡休息吧,我繼續訓練。」為了以防萬一,里斯劈手奪走搭檔的訓練刀。

「……」有必要這樣嗎?好像他是一個脆弱的嬰兒。

馬庫西瑪斯嘆氣,其實他明白問題出在哪裡,吃了工程師給的藥之後才有這種現象,只要停藥應該就能解除這窘況,相對的,那些夢境也會一股腦的回歸吧?

真是兩難。

不過這已經嚴重影響到他的日常生活,如果用這種狀態進渦戰鬥的話,不僅死亡率大增,還會連累同袍。

於是馬庫西瑪斯把藥包扔進垃圾桶裡,如他所料,情緒的白手套被摘除了,而那些擾人的夢境又一再降臨於夢中,睡眠變成痛苦的差事,夢境奇幻無比,夢醒時卻只殘留疲憊感,令他不堪其擾。

最後他只好讓自己更累一點,累到短暫失去意識總好過一整夜反覆陷在夢裡。

 

里斯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跟他的搭檔好好聊一聊,因此在晚間訓練告一段落後,他努力在密密麻麻的堪比蝗蟲過境的食堂裡找到對方──食堂位置有固定數量,要在這麼多人找到一個人及一個空位還真是難事。

不過王牌對搭檔的習性瞭若指掌,火眼金睛的找到待在角落安靜吃飯的馬庫西瑪斯,高舉餐盤一路橫跳過去,依照往例,搭檔身旁是不會有人主動坐的,除了他。

將餐盤放到桌面,落坐時馬庫西瑪斯往左移了一下,比起以往更加沉默,里斯抬肘輕撞對方,惹來搭檔疑惑的一眼。「等等我有事找你。」

黑髮青年默默點頭,繼續埋頭吃飯,里斯看了看覺得有點奇怪,這傢伙最近晚上都跑得不見蹤影,好幾次他梳洗完想要找對方聊一聊,不是人不在、就是已經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累到完全叫不醒,一度以為對方是不是在躲他。

期間有人走來與里斯攀談,嚷聲討論之後分中隊的事,誰都希望隊上有個實力強悍而且開朗的王牌,出任務也比較安心,里斯僅能笑著回應,直到吃飽飯將餐盤回收。

「跟我來。」

里斯帶著搭檔往隱密處前去,途中恰巧與洛斐恩打照面,負責兵裝的工程師特地停下來跟馬庫西瑪斯搭話。

「剛好有個臨時會議,今晚先暫停一次吧。」

「嗯。」

一頭霧水的里斯不解這兩人何時搭上線,可是走廊不是問問題的好地方,等等一併釐清。

來到曬衣場後方的密林,微弱的燈光照耀一小片地方,里斯忍不住先問了,「你跟工程師在幹麻啊?」

「測試新兵裝。」馬庫西瑪斯倒無任何隱瞞,畢竟洛斐恩只是看中他能左右開弓、雙手穩定性極佳罷了。

「所以這是你最近晚上跑不見的原因嗎?」

「嗯。」馬庫西瑪斯直盯里斯,紅眸裡有點睏意及倦意。「有事?」來這裡不會只為了問這句話吧?

「這樣啊……我以為你因為生氣所以不想跟我接觸。」說開來心裡沒負擔,只是里斯的擔心對馬庫西瑪斯只是一個問號。

「嗯?」

「就是上次在儲藏室,你好像不開心就走了,所以才想說你是不是生氣了。」

馬庫西瑪斯瞇起紅眸,似在回憶那時發生什麼事,過了幾分鐘才回應。「沒有。衣服髒了,先去換掉。」

「喔……我之後會注意的。」見對方似乎真的不放在心中,里斯鬆口氣,從口袋遞出一個紙袋。「給你,拆開看看吧。」

馬庫西瑪斯拆開包裝,只見裡頭裝著一條繡紅邊的黑棉手帕,「為什麼?」

「上次不小心弄髒你的手帕,剛好有去鎮上,所以就補一條給你。」雖是這麼說,其實里斯是特地請假到鎮上一趟,找了好久才找到一間賣手帕的店。

「謝謝。」馬庫西瑪斯沒料到真的會補一條給他,那不是多嚴重的事。想了想,他又補了一句。「很喜歡。」

「喜歡就好。」里斯湊上前,「之後就要分中隊了,不知道我們還會不會在同一隊。」

「看安排。」這不是他們能決定的。

「如果有的話就好了,可以再繼續當搭檔啊!」里斯歡快的說,「而且這樣我的舖友還是你吧?」

「……」馬庫西瑪斯想起跟里斯當舖友時的慘況。

原本里斯是睡在上舖的,可是有天不曉得做了什麼夢,砰的一聲,鐵拳砸破木板床,木屑掉在他枕邊,睏極的他抬眼,還沒來得急閃開,一個大塊頭從龜裂開的床板直接摔到身上!

馬庫西瑪斯還記得那時的感覺,除了痛之外,就是殺意無限。

這個大狀況驚動全寢,燈打開了,大家圍在事故現場旁邊嘖嘖稱奇,馬庫西瑪斯被八十公斤左右的肉體──尤其是重力加速度之下的肉體──壓得快斷氣卻沒人把里斯拖走,而王牌依然在夢鄉中,把他當成抱枕死攬著不放。

當時他緩過氣、坐起身,在同袍驚愕的眼神中狠狠揍了里斯兩拳,接著把人踹下床,再倒回去繼續睡。

里斯醒來後不意外的腫了臉,知道睡著時發生的事,就乖乖認錯了,為避免相同的事再發生,換了新的上下舖後,里斯就直接睡下舖了。

想了想類似的慘案多如牛毛,在自由落體之前還有倒吊蝙蝠樣,馬庫西瑪斯沉吟一會兒後,正色說道──

「我可以拒絕嗎?」

 

(續)

***

嗚嗚嗚截稿日不要來( Д`)( Д`)( Д`)

一樣歡迎填單喔( Д`)

快說你們愛我嚶嚶我要討拍( Д`)( Д`)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