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 X 馬庫(西瑪)

※屬性:正劇,有R卡劇透及捏造,有R18←←←

※印調處:http://goo.gl/forms/pG7tWxj0bs

 

「不准交女友。」

「啥?」里斯還拿著毛巾,卻見灌下一瓶威士忌的馬庫西瑪斯,用力握住他的手,紅眸直勾勾的對里斯提出幾乎是無理的要求。

這是之前的他從不會幹的事,以前從沒有這般無理取鬧的模樣過,一瞬間讓王牌愣住,隨即打趣說道。

「你不讓我找另一半,那我下半輩子怎麼辦?」里斯半蹲著仰頭笑道,其實只是開玩笑而已。「你要當我另一半嗎?」

但是馬庫西瑪斯向來也不是照牌理出牌的主,他微傾頸子,「好。」

「你醉得不輕……」里斯訝異,從沒想過對方會應好啊!果然酒精會讓人轉變性情嗎?

「只有一點點醉。」馬庫西瑪斯想了一下,旋即補上一句。「但不說謊。」

里斯,活了十八個年頭,生平第一次接到近似於告白的要求,剎那間真是五味雜陳……要說他對馬庫西瑪斯的感覺,實話說並不討厭,退一萬步來說,之前相互幫忙打手槍時,也沒有因為是同性而感到噁心或反感。

他是知道軍隊裡會出現同性幫忙排解生理欲望這種事,他並不特別好此道,但若問他,上床對象是馬庫西瑪斯的話,接受或不接受?

里斯捫心自問,必須承認,並沒有什麼抗拒的心理。

而且就他所知,真的有幾個人挺想跟馬庫西瑪斯上床──畢竟連隊都是粗漢子居多,雖然大家並沒有長歪,可是比起俊逸且氣質非凡的對方,笨蛋都會想要跟馬庫西瑪斯上床──但是他外顯是千篇一律的冷冰冰,讓不少人打退堂鼓。

但總是冷酷待人的馬庫西瑪斯,卻答應了他隨口提議的事。

「你不會明天醒來忘光光吧……」里斯搔頭,隨即發現他根本、完全就不抗拒這件事,甚至還有點雀躍,而且他擔心的不是自己無法接受,而是明天酒醒馬庫西瑪斯不認帳。

「不會。」

等等──「該不會是剛剛那一撞,撞傷腦子了吧?」里斯腦袋猛然閃過這個可能性,卻被馬庫西瑪斯扯過前襟,對方極富侵略性的在他唇瓣印上一個吻。

這個吻像火種,倏地引爆情欲、炸毀理智,里斯當然不會畏戰,張嘴探入對方口腔、吸吮柔軟的舌,水聲嘖嘖、甚至不受控制的溢出唇角。

吻畢的馬庫西瑪斯只是安靜的眨著眼,他看著對方醉得紅咚咚的臉,雖然很想把人吃掉,但為了往後情誼,想想還是算了吧。

他可不想為了性搞砸良好的關係。

而且要是對方明早酒醒翻臉不認帳,那他就算全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把馬庫西瑪斯帶進浴室要對方扶著牆站好,里斯彎腰幫忙放滿半缸熱水,結果剛轉頭便聽見一聲清脆。

「斷了。」馬庫西瑪斯滿臉無辜看著手上斷掉的毛巾架。「好脆。」

「那是,鐵的。」就算已經生鏽了,但也沒脆弱到一扳就斷好嗎!

面對無辜的馬庫西瑪斯,里斯嘆氣,別把他的手扳斷就好。

「放下它吧。先脫衣服。」

馬庫西瑪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里斯剛在思考是不是乾脆好人做到底,便見搭檔踉蹌了下,情急之中他為了扯住對方卻一起跌進浴缸,匡的一聲撞得滿頭包。

「天!」走什麼霉運!

里斯抹去滿臉的水,這下連衣服都濕了,摔在他身上的馬庫西瑪斯抬起頭來,濕淋淋的連鬢髮都黏在頰邊,他沒說話,總是隱晦心意的紅眸卻透露出太多消息,摩斯密碼般的邀請別人可能看不出來,但里斯讀懂了。他一直都是懂的人。

「明天醒來,你可要記得啊。」面對那張無辜又帶著誘惑的禁慾臉散發的邀請,里斯放棄天人交戰,死就死吧。

黏在身上的衣服非常難解,里斯剛解開幾個釦子就被磨蹭股間,瞬間放棄慢慢來的想法,直接用扯的。

迸裂的鈕釦浮在水面被水波推開,兩個大男人擠在浴缸裡,急切的想扒掉對方衣服,舔吻露出的胸膛、頸部,火熱的蹭動彼此下體,升起的欲火燎原。

褪至膝窩、好不容易真正脫離腳踝的下褲被里斯一把扔到磁磚地板,擁吻著,似乎連酒氣也渡過來,醺得兩人喪失理智與矜持。

這起始的有些荒唐。里斯想,但他並不討厭這種荒唐。

馬庫西瑪斯腦袋裡空空如也,依循本能行動,這使他的動作都帶了點侵略性,在里斯肩頸吮出一個個紅痕彰顯權利與領域,也賦予對方做出相同舉動的權利。

里斯擠了點沐浴乳當潤滑劑,滑進股間擴張,他想多點耐心別傷到對方,畢竟他們都心高氣傲不肯屈於人後,他從未想過馬庫西瑪斯會做到這種地步。

「唔。」當里斯指尖探進後穴時,馬庫西瑪斯微微皺起眉頭,奇異的感覺令他身體僵硬。

雙方忍耐到額頭佈滿熱汗,腿間鼓脹到硬挺,里斯觀察對方反應,卻見紅眸逼近、探出舌尖輕輕舔去汗珠又滑過他唇角,來回吮吻宛如蛇信的誘惑。

兩三指已能在後穴裡順利進出,里斯想挺腰進入時才發現沒有保險套。

「唔,西瑪斯,打個商量……」里斯艱難的開口,他覺得下身已經脹大到疼痛難耐。

「嗯?」馬庫西瑪斯靠在他肩胛喘氣,對視裡,紅眸漾蕩的情欲藏都藏不住,「進來。」

「但是沒有──」

「里斯。」馬庫西瑪斯微啟的雙唇除了吐出熱氣外,簡單貳字的名字帶著不可言傳、只能意會的催促與邀請。

里斯不再囉嗦,挺腰真正進入馬庫西瑪斯體內,內壁熱烈的絞緊著他的炙熱,埋在溫熱甬道的性器不用指示,本能便瞭解下一步該如何做。

緩緩律動著,由於姿勢的關係,其實里斯不需要出太多力──水的浮力助他一臂之力,他只要提起後鬆手就能深深進到馬庫西瑪斯體內。

「唔、嗯……」眨去落在眼睫的汗滴,馬庫西瑪斯發出淺淺呻吟,火從兩人結合處一路燒上身,他不甚舒服而難耐的蹭動,忍得里斯倒抽一口氣,用力抱住他制止更多躁動,猛然提速攻勢著體內。

「真是……」里斯還想說溫柔一點,但身處於誘惑的漩渦之中,被誘惑一把打亂計畫只好破功了,他原想讓對方再適應些的。

抽插過程中,不曉得是觸碰到哪一點,馬庫西瑪斯震了好大一下,尖叫猝不及防的從傾吐熱氣的唇中竄出。

「啊!」

心領神會的,里斯知道自己要找的地方了,但馬庫西瑪斯的掙扎也開始變大,他只好再施力摟緊並加速律動,頻頻撞擊對方的敏感點,希望可以看到不一樣的表情、聽到露骨的呻吟。

可是馬庫西瑪斯卻緊緊咬著下唇,藉此抑制過多的快感,因情欲而染得緋紅的肌膚透出淫糜之感,里斯湊上前親吻其唇角、有時用力咬了唇瓣,想引誘對方多一點反應、再多一些些反應。

這時他突然厭惡起搭檔的內斂了,禁欲般的沉默男人在性愛的激動時分,依然不急不躁,卻讓里斯燃起了更大的志向,一而再、再而三撞擊對方的敏感點,禁錮在臂彎裡的黑髮男人微微扭曲著眉眼,身體顫抖抖的但是無法掙脫。

「聲音,我想聽到你的聲音。」主導權在握的里斯提出要求,馬庫西瑪斯搖頭拒絕,他鬆開一手握住對方下體擼動,男人蹭動了下,手卻不小心打到牆壁上的按鈕,水波瞬間震動起來翻起一層層浪。

是按摩浴缸。

一波波的浪像是多人的手不斷推撫著他們身體,里斯突發奇想,頂著對方靠上水波口,結合處傳來的震動太過震撼,兩人忍不住低吟了聲。

「里斯……」馬庫西瑪斯的手指深深掐進他肩膀,雙重刺激下讓他的聲音都帶了點懇求,里斯只是給予他親吻,然後將人壓在出水口後用力挺進,黑髮青年仰起頸子被對方吮出紅痕,感受喉結的顫動。「嗯、啊……不……」

里斯的力道大到像把他釘在出水口,馬庫西瑪斯被一系列的動作搞得幾欲發狂,酒精、情欲還有抽插耗去他太多精力,快感不間斷襲來,掙脫不開的情況下迎來了高潮。

眼前像雪盲般瞬間一片白,高潮後的餘韻像電流竄過四肢百骸,馬庫西瑪斯感覺體內也有一股熱流,小麥色的髮絲滾著汗而微微刺疼著臉,被抽插到麻痺的祕所,在里斯抽出硬挺後反射性的收縮了下,熱流也順著動作流出來暈散在水裡。

「水、關掉……」馬庫西瑪斯覺得腰桿痠,尤其是水流一直攻擊,讓他不可避免的想到剛剛的事。

里斯找了一下才把按鈕按掉,兩人別說是洗澡了,根本從頭到腳都濕透了,得再洗一次。

「站得起來嗎?」浴缸的水全數流乾,馬庫西瑪斯屈著膝坐在底部,整個身體都是漂亮而豔麗的緋紅色,里斯抽動了喉結,突然很想再來一次。

可是想了想還是算了,他們假期過後都還得上戰場。

「……嗯。」馬庫西瑪斯微微點頭,雖然乏力但依舊秉持著軍人的堅韌起身梳洗,只是睏意慢慢同化他的神智,兩人共用肥皂與蓮蓬頭草草洗澡,回到臥室時眼睛都要閉上了。

「西瑪斯吹頭髮──」里斯才剛拿起吹風機,卻見搭檔步如遊魂移到床邊準備睡覺,趕緊把人拉住讓對方半坐著。「等等,頭髮還沒乾。」

「沒關係。」馬庫西瑪斯嘟嚷,只見身後一陣窸窸窣窣,隨即一股熱風拂上他頭頂與後頸,毛巾輕揉的搓動未乾的髮絲,他也就放鬆的打盹。

終於,可以順利的睡上一覺了啊。

馬庫西瑪斯在象徵溫暖的噪音裡、在有里斯關切的懷抱裡,滿足的閉上眼睛陷入夢鄉。

 

(續)

***

阿襲不會忘記燉這肉讓我卡了很多天……

希望你們吃得愉快( > < )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