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KON的紅酒普淚(?)但其實什麼都沒有ZZZ

※我勤奮得都要哭了你們知道嗎TAT

 

紅酒滴下像毒蛇吐出蛇信,舔吻過薩爾卡多身軀,讓他躁動的掙了一下,試圖逃離這束縛......

雙腿一跨、坐在薩爾卡多大腿上的尤哈尼,嘴裡是剛咬住側頭拔開的軟木塞,距離很近,薩爾卡多聞到酒精的氣味,剎時有點分不清是酒瓶散發的、還是對方身上的酒味。

但不管是哪種他都不想知道,甚至巴不得那罐紅酒砸暈他,也好過清楚明白自己的窘境。

「從我身上滾下去,尤哈尼。」薩爾卡多從牙縫擠出一字一句,被反綁的手努力想解開繩結,但是方才過招時義肢差點被卸掉,剩下單手的他困獸猶鬥。

金髮男人沒出聲,只是掛著一抹刺眼至極的笑,手一傾,昂貴的寶石紅液體再度落在薩爾卡多身上,溼溽的黏膩像尤哈尼的眼神,鄙視與玩味的赤裸。

薩爾卡多咬緊牙關不出聲,任憑液體順著身體曲線舔吻,涼意被燥熱烘暖後像體內滲出的血液,他們的眼神都緊緊跟隨著,看著它最後往哪裡去,而那裡是否將成為下個引爆點。

「你玩夠了嗎?」冷冷逼視,薩爾卡多恨透這種任人宰割的狀況,已經許久沒人敢這麼放肆的對他。

「大人,您忘記我是審問官了,審問官的拿手好戲,不正是刑求嗎?」唇角溢出玩興,佔據上風的尤哈尼將手肘搭在薩爾卡多肩膀,親暱的湊近到那淡紫色的瞳眸能緊鎖住故做鎮定的紅瞳,蛇盯住獵物時、獵物就該乖乖石化等待血盆大口將其吞噬。

逃什麼呢?誰准許逃避了?誰都該醒醒、清醒一點,審問官失手人頭就落地,所以出擊後不留活口。他就喜歡一口咬碎對方誤以為能逃離的夢。

「你拿什麼名義、誰又授權你能這麼做。」嗤之以鼻,薩爾卡多再次掙動了下,似要將腿上的人震開。

「大人,在審問官的地盤,一切的身份與授意都毫無意義。」尤哈尼側耳輕喃,紫眸明亮的不似喝醉的人。

「我會殺了你。」

「您覺得,我不會先下手為強嗎?」光劍倏地出鞘並抵在薩爾卡多頸間,能切鐵融鋼的熱度炙烤著皮膚。

「你不敢,除非你不想活了。」

「錯了喔,大人。」尤哈尼起身輕劃幾下,薩爾卡多身上的繩索便繃斷落地,傲視著抱著不能動的義肢、半身乾涸著酒紅醉液的主宰者的頭號爪牙,他勾勒出的嗤笑架構了對薩爾卡多的衝撞,並且足以讓對方瞬間暴怒,但又無法即刻反擊。

「我的劍,並不屑沾染下等人的血啊。」

 

(完)

***

嗯?呃,不好意思,沒肉(頂鍋蓋

我發現這對即將走上店梅嘴砲的後路,我好慌啊......

我需要哈尼R1!官方快出快打我臉!這個性GG掉了怎麼辦啊(抱頭)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