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阿冽張嘴吃肉(塞)

※相信我也是愛迪諾的,看我真誠的大眼睛~

 

當里斯喀的一聲鎖上門後,終於又到了只有他和馬庫西瑪斯的獨處時間,雖然這也是兩人硬是把難得假期排在一起的人為結果,總的來說是美好的。

轉過身,馬庫西瑪斯正把袋子放到旅館衣櫃中,那是他們申請外出過夜的行李,里斯瞇起眼睛,原先上午就準備離開連隊,無奈又被瑣事纏身,導致到鎮上旅館都已日暮時分,橘色斜陽穿透窗戶,把黑髮男人的背影鍍上一層矇矓。

意隨念動,里斯從後抱住對方,在馬庫西瑪斯轉頭時傾身於嘴角,啵的一聲,黑髮男人瞬間睜大眼,彷彿不解他怎麼這麼快就發動「攻勢」。

隨即像香檳軟木塞被拔起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四唇相貼、兩舌交纏,馬庫西瑪斯已從背身轉為正對里斯,兩人四手胡亂褪去彼此的便服,你進、我退,擁吻著的他們最後倒在那張大床,由A中隊王牌奪得上方好姿勢。

除去間歇性換氣外,兩人吻得彷彿這輩子誰也別想分開,里斯微仰著頭、大手摸著戀人的身體,直到馬庫西瑪斯抓住在他身上亂摸的手腕,直起身往後壓到里斯頭頂,然後抽了領巾綁住。

「你真的學壞了。」陷在氤氳氣氛裡的里斯沒阻止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只是發自肺腑的感嘆,並且象徵性的掙了掙。

「嗯。」

「你真的要這樣玩?」快後悔吧馬庫西瑪斯!

「嗯。」

「……不保證可以撐多久喔。」這領巾他一用力就繃斷了啊。

里斯提出警告,卻只是對一團背影說話,馬庫西瑪斯顯然是有預謀的,他下床把袋子裡的東西拿出來,里斯眼角瞥到蜂蜜跟奶油……還有水果

現在是怎樣?他應該感謝馬庫西瑪斯不是拿出壽司嗎?他竟是這麼天真的以為行李袋中只是換洗衣物!

男人重新坐回里斯腰間,彈開瓶口傾倒蜂蜜,微涼的稠液迅速被體溫溫熱,紅眸追隨著暖褐色液體在麥色胸膛緩緩流動,對里斯而言,這過程簡直是折磨,好似情人淺淺的舔過──但當馬庫西瑪斯在蜂蜜淌過的胸口紅點處突然俯身舔了一口時,他瞬間明白其中的大不同。

「唔!」反應是立即性的,里斯震了好大一下,要不是還克制著力道,領巾早就繃斷了。「你真的真的學壞了。」里斯沙啞的說。

馬庫西瑪斯淺淺一笑,繼續在里斯身上作亂,就算股間抵著的物體已經撐起形狀也視若無睹。

難得見對方心情好得喜上眉梢,里斯也放棄暍止了,反正最後馬庫西瑪斯總得還給他。

只是他想得太太太太簡單,也低估了馬庫西瑪斯如果願意,誰也沒辦法攔住的意願。

把蜂蜜跟奶油抹在里斯身上,馬庫西瑪斯幾乎將王牌胸膛當成墊子趴在其上,甚至拿出水果沾了沾奶油,咬下一半後再改沾蜂蜜,凹凸不平的水果橫面刺激里斯的感官,有大半時間他都盯著天花板、但更大半的時間他都看馬庫西瑪斯「獨享」且一點點也不分給他。

雖然看對方吃也是挺情趣的,可是他下半身真是硬到爆炸,於是被綁住的王牌吞了吞口水,他突然不想遵守遊戲規則了。

「好吃嗎?」王牌問,「什麼時候換我吃?」

「今天我生日。」馬庫西瑪斯懶懶抬眸,拿起草莓唰的擦過胸口──里斯的咒罵即時收在喉嚨──抵在他唇邊來回輕磨,緊接著俯身在甜甜的唇瓣印下甜甜的輕啄,一路啄吻,在里斯耳後、頸側烙下紅印,敏感的部位遭受襲擊讓E中隊王牌繃緊手臂肌肉,呼吸既重且濁。

「……」他媽的到底是誰教壞了他的人?

「你想被吃還是被上?」馬庫西瑪斯直起身,胸前因為相貼也沾上褐、白兩色,里斯簡直想不顧一切把對方壓來做,做到對方連根指頭都動不了,可他沒漏聽那句詢問。

威脅!這是威脅!他還能說什麼?

「請把我吃掉吧,壽星大人。」

 

馬庫西瑪斯終於願意把戰場拓展到下半身,里斯的欲望早就卡在褲襠痛苦萬分,當對方隱著笑意問,「需要他幫忙『解放』嗎」時,終於忍不住以沙啞且欲火燃身的聲線爆了粗口。

「該死的要啊!」

因欲望脹大反而難以褪去褲子,好不容易卸下兩人下身衣物時,里斯早已一柱擎天,巴不得快點上對方,只是老話一句,他想要、還得看人要不要收手。

答案是否定的。

紅眸瞅著幾秒後,低頭納入口中,「靠!」里斯再也克制不住力道,啪的一聲、領巾宣告陣亡,一把彈坐起將人掀翻,此時王牌行動如豹追獵物,速度快得讓馬庫西瑪斯只來得及擋個兩下,卻還是背朝上的被壓制在旁。

「你真的學壞了。該死的,誰把你教壞的?」

在馬庫西瑪斯耳畔低語的里斯放棄忍耐,仿照對方親吻著、微咬著黑髮男人敏感的後頸,滿意的看人縮了縮肩卻又逃不開身,他單手一收搓揉起戀人也硬起的半身。

「里、里斯。」馬庫西瑪斯喊,像是警告他別把吻痕種在容易曝露的地方,不過這時間點說什麼都太晚,獅子座的霸道容不得人反抗,里斯哼了聲,手指探入對方後穴擴張,惹得黑髮男人身體一頓,軟軟的呻吟像貓叫輕洩。

「你玩了這麼久,也該輪到我了。」里斯眼角紅得驚人,那全是欲火的表現,理智被鑿穿一個個洞,藍眸逡巡著卻是抽掉窗簾的繫繩,繞上馬庫西瑪斯腕間,與此同時撞入對方體內,忍耐在此時消失無蹤,幾乎是不給適應時間就開始律動。

「嗯……啊……」馬庫西瑪斯有幾秒鐘腦袋是空白的,回過神開始天搖地晃,看不到里斯的姿勢讓他有些不適,伸手想推卻發現手腕被綑在一起,無以名狀的恐慌瞬間攫住神思,彷彿曾被何物固定於何處,動彈不得的莫名影像在腦海流竄,惹得他心慌意亂,並未意識到自己是尖叫著喊停。「里斯……停、嗯、下……里斯‧拉法基!」

馬庫西瑪斯反射性縮緊身體的舉動令他低喘一聲,但戀人不尋常的反應像盆冷水澆醒了沉浸欲火中的王牌,「西瑪斯?馬庫西瑪斯?」抽出欲望把人攬坐懷中,只見那雙紅眸全是驚慌,雙手掙動著想掙脫束縛,才幾下扭轉手腕的動作就快磨出血來。

「冷靜點。」抓住對方的手把繫繩拆下,狠狠扔到房間對角眼不見為淨,將人轉過身面對面,里斯拂開情人額前的髮,發覺全是冷汗。「還好嗎?」

「……嗯。」好一會兒才應聲,馬庫西瑪斯的欲望有點冷卻。

「那,還要繼續嗎?」里斯額貼額詢問,他是腦衝血了才會犯禁忌,雖然他也不懂為什麼馬庫西瑪斯對綑綁反應如此巨大,但他不說、他也就不問,彼此都該保有彼此的小祕密。

但如果哪天他願意告訴他,他樂意傾聽。

馬庫西瑪斯抱住里斯,靠在脖頸處點了點頭。

得到許可的里斯重新來過,這次以馬庫西瑪斯的需求為需求,做得對方只能仰躺著吐出呻吟,十指緊揪著床單或是與他相扣,浸在情愛裡的他們大汗淋漓,直到攀上情欲的高峰。

里斯把人抱在懷裡,但欲望根本沒抽離,等待下回合鐘聲響起。

然而他想了想,抬起懷中人的下顎,低聲笑問──

「還要再來盤蜂蜜奶油嗎?」

只見緩緩抬眼的馬庫西瑪斯,喘過氣後說了一個「要」字,在下回合重掌主控權並把王牌大人舔了個精光。

 

 

事後。

「下顎好酸。」馬庫西瑪斯難得抱怨。

「誰叫你一直舔。」里斯伸手幫忙揉揉。

「舔什麼啊,本大爺也要吃!」

.......

.......

 

(完)

 

 

 

同場加硬。

 

「黑糖口味。」指里斯。

「香草我喜歡。」里斯看了看,「而且我喜歡用咬的。舔的太慢。」

 

一邊。

「為什麼他們有冰淇淋本大爺沒有?」

「……」

「本大爺喜歡草莓口味,出葉你咧?」

「多吃魚吧。」補腦。

 

(真的,完)

 

***

早上六點起來碼肉我也是挺拚的啊!!!!

兩千七百字的肉啊!!!我也要吃煮給我吃啊啊啊啊──

雖說如此,但其實只是肉渣而已(逃)

相信大家都明白的(逃)

喔對,相信我也是愛迪諾的(?)雖然他串個場後就被救援的出葉帶走了(?)

 

\在此鄭重懇求腿肉,阿襲也想吃/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