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妮菈+瑪格莉特(旋轉跳躍我拉郎配~)

※星幽界

※放飛自我、逆轟高飛~大概可能也許是週更,吧。

寸草不生的廣大之地

直至豐收女神遺落了一顆種子

孕育了綠意與矮樹

成就廣袤的曠野

粗獷的風捎來遠方的歌謠

那裡的河流永不乾涸、那方的生機盎然永不凋萎

妳將要啟程

待沉寂的地平線綻放第一朵花

妳就要啟程

 

這世界彷彿拼接的布娃娃。

明明是一望無際的荒野,微風拂過低矮的草堆,捲起沙塵掃過腳邊,然而越過這個爬坡,卻來到乾淨整齊的街區,路燈明明滅滅,遠處是突兀的高樓,又或者走過佈滿迷霧的湖畔,莫名其妙的抵達矗立女神像的噴水池旁。

這世界似乎毫無秩序可言。

而來到這世界的人也難以分類並解釋其行為。

比如現下這種棘手的情況,她明明已經運用自己的能力,替隊友爭取到了結敵人的機會,卻不是她預料的迅速解決,

她不解,為什麼這麼強悍且貴為高階工程師的女性,會為了一個肖似親生子的臉孔,處處手下留情。

戴著白手套的掌心緊緊捏著慣用警棍,如果對方真的於心不忍,那麼由她來處理也不是不行。

目標必須排除。

但是引導者卻橫在身前,阻擋她的去路,眼見敵人即將擊中隊友,她拔出手槍支援射擊,子彈如同被人為操控精準的射中敵人,爆音籠罩自身,她無從聽見鉛彈嵌入身體的鈍音與血花噴濺的聲響,更聽不見隊友撕心裂肺的吶喊。

「  ──」

待十字準心裡橫過那抹水藍,扣在扳機的食指來不及撤離便壓下,擊發的子彈猛然貫穿對方肩胛骨。

「瑪格莉特!」

「不准對他下手!」瑪格莉特蹲跪於地,艷紅的血液自手臂蜿蜒而下沾染了黃土,身後的敵人因她的攻擊而煙消雲散。

「搞清楚狀況。」面對隊友憤懣的眼神,她自認判斷無誤。「我若不開槍,它會殺了妳,甚至是我與其他人。」

「那是我的目標,我會自行解決。」瑪格莉特捂著肩起身,臉龐竄過一絲黯然。

「是嗎?若妳會解決的話,根本輪不到我出手才對。」毫不留情的戳破藍髮女人的謊言,為什麼不能正視自己的懦弱?「妳根本沒辦法對它下手,只因為他有著庫勒尼西的臉,甚至情願自己死亡。」

「……妳不懂。」女人聲音喑啞,宛如吞了一把泥土,從中篩落出的字詞字字沙啞。「妳若懂得,就不會說出這種話。」

拋下話的瑪格莉特轉身繼續前進,她不是不能理解情感凌駕理智後的行動,就是因為理智得以理解,才導致情感上無法接受。

或許如同瑪格莉特所言,從古至今,她其實未曾真實明白過那般濃烈到不顧自身的情感。

 

 

瑪麗妮菈自幽暗中醒來,垂紅幔布斜掛於眼角,她仰躺著,混沌不明的感官逐漸甦醒,冷風悠悠從四周拂來,冰冷如蛇緩慢纏繞己身。

等待起身後的暈眩褪去,大得看不見盡頭的房間,冷暗的黑紅色調,黑白菱格的磁磚,如停屍間般的低溫,她摩搓發冷而喪失感覺的指頭,試圖恢復知覺。

喀啦。

光如箭銳利射進眼簾,她抬手瞇起眼,待瞳眸適應後,便見一位綠髮紫衫的青年站定眼前。

「您已經醒來了,歡迎您的到來。我是聖女大人的侍僧,布勞。」

「這裡是哪裡?蕾──」尖銳的刺痛掠過腦門,本欲脫口的名諱瞬間成了空白,皺著眉頭也無法想起,只記得一股奇異的感覺盈滿心頭。

青年似乎已習慣,口齒清晰的介紹,「這裡是星幽界,瑪麗妮菈小姐。」

星幽界?

「這裡是抱憾而終之人的聚集地,聖女大人賦予諸位再次復活的機會,但在此之前,將由聖女之子帶領您踏上征途,屆時請您發揮力量,取回遺失的記憶。」

短短一句話隱藏多少未確實說明的重點,瑪麗妮菈擰起眉頭,莫名的資訊及莫名的人物,雖然想知道更多訊息,但青年說完那一長串之後,僅是微笑以對,隨即退一步躬身指向布幔後的木門。

「您剩下的疑問,不妨親身經歷,或許能得到更詳盡的解答,也或許能遇到故人。」

「我知道了。」這種軟性拒絕已非常明顯了。

瑪麗妮菈半瞇美眸,傲然離開。

 

 ***

嗯..........對,就,拉郎(ㄍ

第一次寫,我覺得害怕(閉眼

你們打人別打我的臉跟我的手(欸

沒有什麼存稿,但是希望可以每週來更一發

深夜應該比較不會雷到人吧我想

反正,嗯,歡迎吃我毒鮪魚((((夠了

愛你們030//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