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 X 威廉‧庫魯托

※企劃題目:不是物質的生日禮物 

 

古魯瓦爾多在走廊遊盪,月光數著他的腳步,一、二、三、四,無限輪迴。一扇扇木門隔開所有吵鬧,安靜的宅邸唯有心跳聲最響亮,砰砰然,昭告世界這裡還有一個人。

無限擴張的聖女之館近來多了好幾個房間,身為元老的他最近也看了不少新面孔,聽說三樓還來了那堆複製人頭頭的妻子跟母親。幸好他不用在這裡看見家臣。有一位已經足夠了,實在不需要有更多煩人的凡人。

往一樓大廳前進,這時間點他難得睡不著,拖曳著影子緩緩步下臺階,左手邊通往餐廳的走廊還亮著燈,右手邊則是往地下室的通道,十字路口抉擇後,他繼續前進,卻在此時差點與人相撞。

對方煞步極快,飄然的橘髮如染著晚霞的雲絲揚在眼前,碧綠眸子的驚慌被他全數接下,男人連忙往後退了幾步。「殿下,您沒事吧?差點撞到您。」

「沒事,庫魯托少佐,你還沒睡?」

「是的,剛去跟多妮妲借繪本耽擱了,現在才要去念床邊故事給梅莉聽。」威廉‧庫魯托不疑有他,習慣性的交代前因後果。

「繪本?床邊故事?」那不是放著自己看就好了嗎?「她也不是小嬰兒了。」

「的確是,」威廉‧庫魯托無奈的笑了一下,「但是,以前就為梅莉念過床邊故事,那時答應過要講完整本故事,但是發生一些事情,所以......」倒也不是年齡問題,而是一種心意,想彌補過往的心意。

「嗯。」古魯瓦爾多略略側頸,有人念著床邊故事哄著入睡,這種事予他而言難以想像,他的床一向不會生物接近。

「殿下這時間點還沒睡,怎麼了嗎?有需要屬下替您處理的事嗎?」體貼他人的年輕少佐反問,擔憂的微微皺起眉頭。

「沒有,你去忙吧。」大手一揮,讓下屬去處理想做的事,古魯瓦爾多邁往花園,月光下的亂紅綠意都鍍上一層朦朧的銀,夜風習習,細微的吱嘎聲響入耳膜,是掛在大樹的鞦韆正隨風擺盪。

因為小孩子越來越多,所以大人們就做了幾個鞦韆讓他們可以玩,有時他也會看見女人坐在上頭玩耍,晃啊晃的,笑聲就撒滿整個庭園。

紅眸盯著用兩條繩索貫穿後釘起的木板,這玩意真的撐得住他的體重嗎?懷疑的將全身重量壓在上頭,鞦韆繩索緊了緊,但仍穩穩的托住了他。

這是他第一次坐這種小孩子的物品。輕輕盪著,從單調的擺動中回想起童年生活,卻想不起活潑與充實的定義,他的孩提時代就是銀劍、規矩、死物、訓練、禮儀與疏離,離王位太遠、離荒誕太近,注定不被王室待見。

他們避重就輕的言不由衷,他們冷淡回避的驚怕閃躲,他知道,並且清楚明白自己該怎麼做。改變,是要改成世俗眼光中的好,還是要變成世俗眼光中的壞,全憑自我決定。第一條路太過艱難,第二條路注定寂寞。

於是古魯瓦爾多從小便明白,有些人就是得習慣與寂寞作伴。

思緒繞了一圈,他微微勾起唇角,這種回想過往的日子少得可憐,但一發作便令他如常人般久久不能自己。原來這個日期仍束縛著自己。

「殿下,您在這裡,真是太好了。」

不知何時到來的威廉‧庫魯托鬆口氣,手裡端著一組茶具。

「嗯?」仰望著少佐,古魯瓦爾多疑惑。

「屬下泡了點助眠的藥草茶,您要不要喝一下?」少佐將已經斟好茶的瓷杯遞到古魯瓦爾多手邊,「殿下難得這時間還不睡,可能是有些煩心事,屬下想自己可能幫不上什麼忙,但還是想為您做點什麼。」

看著褐色帶著香氣的茶液,還能倒映著自己的眼,古魯瓦爾多也不知道被鬼迷了心竅還是怎麼了,竟然脫口而出「今天是古魯瓦爾多的生日」。

「殿下的生日......啊!」威廉‧庫魯托轉了一圈綠眼珠才想起,露出「糟糕了」的神情。「那個、屬下--」

「很奇怪吧。」

「殿下?」

「還會記得這種事情,不是很奇怪嗎。」他們早該與前塵毫無瓜葛,為什麼仍於腦海生根。

威廉‧庫魯托一時之間回答不出來,刻意用第三人稱講出這事情,是不是也帶著一絲期待但故作漠然?三王子生前事蹟他也略有耳聞,那是他無法彌補的範圍。

但他希望三王子從今而後可以過得很好。

威廉‧庫魯托希望古魯瓦爾多可以活得更自由自在。

「不算奇怪,屬下也會記得這些事,還有很多很多事。」少佐蹲下來,微微仰首,「人家說,生日壽星可以許願,殿下不妨試試。」

「沒有。」他沒有什麼特別的願望,因為也不會實現。

偶爾也會覺得眼前的三王子像小螃蟹,揚著大螯揮來揮去,但也只是不願別人靠近。

威廉苦笑,「既然殿下沒有願望的話,那麼請借屬下一用壽星的許願能力,希望殿下武運昌隆。」

古魯瓦爾多垂下眼眸,默默的喝完這杯茶,「辛苦了。」聽他講這些無厘頭的事。

「這是屬下該做的。」躬身退一旁,威廉跟在後頭回宅邸,邁上臺階時,古魯瓦爾多身形一滯。「殿下?」

「壽星可以許三個願望,對吧?」

「是的。」

「你剛才用掉一個,所以我還有兩個。」

「是的,殿下有想許的願望嗎?」只要是能力範圍的,他都可以幫忙實現。

「跟我來。」

撂下話,古魯瓦爾多自顧自的前行,威廉跟了上去。只是回到房間替對方卸下裝備,三王子側躺在單人床舖與他四眼相對,隨即補了一句。

「你不是要說故事?」

威廉想了想,這是想聽床邊故事的意思嗎?有點詫異,但想起可能的過往,他略感心疼。

「殿下想聽什麼樣的故事?」早知道就不把繪本留在梅莉那裡了。

「隨你。」

挑了腦海中還記得劇情的故事,威廉像在念床邊故事給梅莉聽一樣,簡單的說出故事,古魯瓦爾多很安靜,這種感覺很奇異,以前從未發生過,這就是有人陪著睡覺的感覺嗎?

突然間,少佐話音停止,古魯瓦爾多抬眸卻見一片黑壓過來,額際被人輕輕一吻,柔得像擔心碰碎珍寶般,神奇的溫暖了他,睡意猛然湧上。

「生日快樂,殿下。」

 

(完)

***

嗚嗚嗚我寫出來了嗚嗚嗚希望沒有偏題

我原本以為我生不出來了,沒想到我還是寫完了

嚶嚶雖然有點粗糙,但還是希望你們看得開心QDQ

看不開心也沒關係,有更多好文好圖在等你們唷YOOO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