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CPGin X Sherry(灰原哀/宮野志保)

CWT43首販。原作向正劇,有私設,有輕描淡寫的R18橋段

※試閱不照順序!

 

大雪如獸狂暴怒吼,更如霰彈槍瘋狂掃射著大地,車輛奔馳於暗夜公路,兩盞頭燈破開幾尺風雪,能見度低得幾乎看不清前方的道路,一男一女各據駕駛座與副座的位置,除了引擎聲及淺淺呼吸聲外,沒有音樂調和這近乎尷尬的沉默。

駕駛座上的Gin仍叼著煙,零星的火光隨呼吸明滅,像星子般閃爍於陰暗的車艙內,森綠色的銳利眼眸直視前方路況。

而她靜靜看著窗外紛飛的大雪,猛烈的似乎要吞噬這片大地,還有這臺保時捷與車上的她與他。

這一趟算是白來了,長壽村裡沒有長壽的秘訣,只是勝在地靈人傑。

她突然懷疑起手頭實驗的目的性及必要性,自然與時間是無法阻止或復返的化學變化,但現在卻被迫得打破這個定律,逆行倒施,真的有辦法善始善終嗎?

而且,就算逆轉時光又能做什麼呢?如她,僅僅是自己倒活的話,也無法改變命運,就像她的父母不可能死而復生一樣。

這麼一想,她現在著手研究的東西,根本是世人眼中的大笑話吧。

心中嘆口氣,眼角瞥見那雙握著方向盤的手,不得不說她有些懊悔,若知道組織派來的人是Gin的話,她會待到後天再搭公車離開,只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她自己也不可能不上這輛車。

雖然剛跟這男人經過一場近似調侃的對話,但是面對這位像暴雪般凜冽且致命的危險人物,她開始好奇有誰敢與之輕鬆說笑?

與這個男人共處一室,如同曝露於暴風雪之中,不知不覺極可能失溫而死,更甚者,Gin藏在黑衣下的冰冷槍管,將令誰的心臟綻放一朵妖豔的血花,誰有這麼不怕死的勇氣?於是本能的,知道必須閃避這男人。

倏地,黑色保時捷煞停,納悶一抬頭,公路前方被雪掩埋,向後看去風雪茫茫。

原以為風雪不會這麼快就席捲而來,沒想到推估錯誤,村民的話恐怕也有幾分正確性。

Gin嘖了聲,一碧一金的眸子相對一言不發,隨後他掏出手機撥通電話,斷斷續續的雜音顯示收訊不良,但臨危不亂的男人,鎮定的彷彿他們不過是停下來休息一下罷了。

但是只要電瓶沒電,他們可能會凍死在車內。

「大……哥、你們……」

Vodka,你──」沒來得及讓Gin說完話,話筒另一邊的雜訊越來越大,忍受不了噪音的男人掐斷通話。

「現在該怎麼辦?」這狀況真的糟透了。

「只能等風雪停止。」

「還是要往回走?」村民應該願意收留他們吧?

Sherry,我們車已經開了一個多小時,妳覺得山上風雪會比平地小嗎?」Gin似笑非笑的駁回她的提議。

將車輛靠邊停下,這下子兩人只能克難的在車上渡過下半夜,並祈禱風雪在車子沒電前停止。

她扭開音樂準備收聽廣播,沒料到流洩的是極為性感的女歌姬唱腔,快手轉到氣象頻道,主播播報各地災情,多條公路因大雪封閉,聽起來並不樂觀。「我們不叫道路救援嗎?」

「叫了也沒用,這麼大的風雪直昇機根本無法起飛。」Gin那略顯沙啞的男中音,叼著煙也能清楚的傳話。

他說,等狀況好點就能繼續上路,沒事做就閉眼睡覺。

她無言。孤男寡女的,旁邊這人也非善類,要多大的睏意才睡得著?更何況,寒意混著風雪侵襲,坐在車內也漸漸冷了起來,搓搓手臂,她沒打算告訴對方。

然而Gin備受重視並不是沒有原因,機敏、判斷力強,Sherry的小動作當然逃不過他的眼法,遞過懷中常備的小酒壺。

「喝點,讓身體暖起來。」

「……謝謝。」美眸瞟了男人一眼,實在判別不出對方意圖,或者只是出於難得的善意?不過她的確冷得發虛,身體叫她別再硬撐,酒,她也是碰過的。

只是她並不曉得Gin隨身攜帶的酒這麼烈,蒸餾過後的琴酒酒精濃度依然很高,僅是啜飲了一小口,口腔就覺得辛辣無比,嚥下喉,烈火般的溫暖從喉間上下竄燒,整個人都暖了起來,臉頰迅速浮現紅暈。

琴酒本身帶有強烈的苦澀味及藥草味,有那麼一瞬令她難以招架。

反手遞回給對方,她忍不住抹了一把嘴,Gin接過卻直接灌了一口,間接的、毫不避嫌,但金髮男人像在喝水,完全不受酒精左右。

撇開視線、收斂心神,她不想去在意那舉動背後的意義。

身體逐漸暖和起來,腦袋被酒精醺得發暈,迷迷糊糊間她踢掉鞋子,在狹小的副座蜷成蝦米狀,期間好像被誰推了推、又有誰在呼喚她,擺擺手推開惱人的蒼蠅,頰邊蹭蹭布面,再次陷入夢鄉。

再度醒來時全身暖洋洋的,像睡在單人床上,白色的床單、軟硬適中的枕頭、裹在軟綿綿的黑色被子裡……黑色?

剎那間清醒,驚覺與Gin靠得極近,男人的鼻息拂在額際,第一次距離如此接近,視線掃過放大數十倍的臉,在睡夢中,這人周身氣勢依舊如開鋒的刀刃般銳利。

而她輕輕轉過頭察看是什麼綁著自己,卻發現被裹在一襲黑色風衣之中,全然想不起為何會從副座變到後座,更甚者把這凌氣逼人的男人當床墊。

突然間,Gin睜開眼與她四目相對,蒼翠的眼眸閃過一絲純粹雄性且強悍的不明情緒,卻僅僅是一閃而逝。

對方坐起身的同時她也被迫直起身子,剛想要從這溫暖但極具危險性的懷中脫出,但是男人一把箝制住她的腰,制止其舉動。

「別動。」耳邊傳來睡醒時的沙啞嗓音,Gin探手到她背部窸窸窣窣的動作,緊接著背部壓力一鬆,解開了鈕釦他們也拉開該有的距離。

沒敢多問為什麼會變成這狀況,心裡有個聲音叫她別去追根究底,雖然她是理性的科學家,但是,偶爾也會順從女人特有的直覺。

「……雪停了。」

Gin順著她的視線扭頭一瞧,困了他們一夜的暴風雪消失無蹤,只剩下待道路救援挖通的雪塊,還有奄奄喘氣的引擎聲昭示著昨夜的凶險。

當她開啟車門,第一道凜冽的冷風凍醒他們,原先殘留的睏意被冷空氣擊碎,殘存的溫暖被寒意帶走更顯得寒冷,搓搓雙手並呵出一口氣,迅速化成一道白霧。

隨即是第二下關閉車門的聲音,她回過頭,跟著下車的Gin掏出煙包,單手擠出一根煙,火焰吞噬著煙頭化成一股白煙往天際升騰。

清晨寒風中,男人金髮飄揚,沉默的側臉上倏地唇角微揚,她不解的側了下頸子,Gin是看見什麼好景象嗎?

只見雲層間篩落的金光,零散的灑於他們身上,像鎏金、像那偉岸男人的金髮,在視野裡畫下一筆濃妝重彩。

 

(續)

***

\毒鮪魚第二彈/

這部分以前有放過,那時就很想讓他們兩個人困在大雪裡嘿嘿呼嘿嘿

決定出本了之後,自己很喜歡的這段當然也是被我私心加入了(艸)

本子預計CWT43首販,絕對的少量印刷RY,這週預定要放宣傳,懇請四方朋友多多支持囉>UO

偶爾我也覺得自己真是太有勇氣了(閉眼)

這種冷到GG的本子,我竟然決定要出(閉眼)

歡迎喜歡這對的小夥伴跟我聊天QD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珊娜
  • 我有看過這篇!!!當初很喜歡啊!沒想到會出本!
    可惡!早知道我在CWT43第一天就買了
    根本不該猶豫!!OTZ 我立馬去填預購單!!
    GS最高!!XDD
  • 當時還沒想說會出成本子就是了(艸)
    謝謝喜歡((艸))
    沒想到有這麼多GS小夥伴QDQQQQQQ

    襲音 於 2016/08/15 22: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