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原作向,有私設、劇透以及R18

 

當飛行器穿越雲層,緩緩降落在潘德莫尼的停機坪,強勁的夜風穿透特殊障壁,削去如刃的凌厲,疲憊不堪的金髮審問官步下駕駛座,晚風灌入紅披風鼓脹而獵獵作響。

「辛苦了。」值夜班的地勤人員抬手行禮,緊接著招呼其他人員維修機體。

尤哈尼微微頷首,懷裡抱著一包牛皮紙袋,拖著虛浮的腳步走回辦公室大樓,並繞去某間辦公室投遞紙袋,暗自希望對方明天,甚至明後天再看到最好。

凌晨四點多,潘德莫尼還在沉睡,但審問官辦公室還透著微光,就不知道是如他一般的夜貓子,還是大清早就得出任務的苦命人。

推門而入,恰與幾位正在整裝的同事打照面。

其中,整裝完畢的布列依斯坐在椅上,兩眼微微放空。

尤哈尼忍住在對方眼前揮手呼喚的舉動,輕聲問一句:「執勤?」

褪下披風、掛上衣帽架,金髮男人活動活動痠疼的肩膀,掃向掛在白板上的班表。「你今天不是休假嗎?」

「臨時任務。」

正裝的布列依斯回神答覆,因為疲倦導致臉色更難看,金髮男人深表同情的看他一眼,審問官這工作不但高風險,還是個特別容易過勞死的爛缺。「辛苦了。」

「你的案子告一段落了?」布列依斯聽聞過尤哈尼手頭的專案不好處理,而且還是同時兩份難度A的專案都交到對方手中,逼得這個最會打混摸魚的同事無法閒下來。「聽說你找到線索,然後到地面追查……現在完成了?」

「是──啊──」為了那兩份地點南轅北轍的專案,他這週可沒少跑地面哪個國家,幸好最後仍被他刨出共同點,這下終於可以好好回來洗澡、吃飯、睡覺!「差不多告一段落了。」

反正目前他接到的任務內容只是探查,下一步就看上級要怎麼處理,這段期間誰也不能阻止他放鬆!

「你最好早點交報告。」布列依斯難得對這位被上頭釘得滿頭包的同事心生憐憫。

「我知道,所以路上已經寫好了。」這次這麼早交,總沒有理由再針對他了吧。「剛剛已經順路丟去了。」

「恭喜。」

「謝謝,你也加油。」內室門開啟,正好跟馬庫斯相對眼,「你最近挺常跟他一起出任務呢。」

「挺好的。」不吵不鬧,聽命行事,多棒的搭檔。

「那祝大家順利。」進入內室前,他向正要出勤的同袍們,拋下一句很炫耀的鼓勵。「我先去睡了。」

站在鐵櫃前換下沉重且滿是汗味的工作服,為保持身形靈活他並沒有疏於鍛鍊,看似清瘦的身軀其實全是結實的肌肉,倘若以為他弱不禁風挨不住打,可就大錯特錯了,他的抗擊打能力在審問官排行裡排得上前三名。

脫下束縛腳板已久的鞋子,拎著衣服哼著小曲進入盥洗室,當熱水淋上身,累積一週的辛勞與疲憊,彷彿罪犯得到心靈上的救贖,所有的髒汙都隨水洗滌而去。

「總算,活過來了啊……」

 

「蕾格烈芙大人,經過多方追查,之前叛逃的開放派工程師已有下落,據悉是藏在尹貝羅達的工廠內。」

薩爾卡多帶著熱騰騰的報告書站在辦公桌前,而潘德莫尼最高的統治者早已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公事,並在聽取他的報告後沉吟一會兒。

雖然消息全面封鎖,但仍有片段傳到各區域,但最重要的部分──開放派工程師帶走的重要物品一事,尚未流落出去,因此在情況變得不可收拾之前,比起逮到叛逃者,首要工作應是先奪回物品。

「汝即刻與審問官前往尹貝羅達,務必先將物品帶回。」

「是。」薩爾卡多領命,步行至審問官辦公室前,他已經安排完下地面的飛航事宜,打鐵趁熱,他得趁那些人尚未轉移陣地前一網打盡!

他記得審問官班表上,馬庫斯應該是休息的,就帶對方去逮人吧──那群頑劣份子只有自動人偶馬庫斯最合他意。

說到其他審問官,不是低賤的野蠻人有求於導都才加入,就是低階工程師被分派而至,簡單來說便是四肢發達的笨蛋;再不然則是遭肅清的工程師家族成員,為了活命自願進入這體系。

每次想到要跟這些人共事,他便渾身不對勁,第一種人他本身就瞧不起,第二種人讓他彷彿看見因為基因篩選,而曾被愚蠢的高階工程師指使的自己,至於第三種人就更可笑了,應證了人類為了活下來,連髒活都敢做。

不過能管理這些人,看他們不敢違抗自己的命令,總讓他心花怒放。

來到目的地,門縫透著微光,他用力推開門卻沒看見要找的人,兩位審問官詫異盯著這位不速之客。

「馬庫斯呢?」

「馬庫斯跟布列依斯出任務了。」

薩爾卡多皺起眉頭,「不是沒有安排任務嗎?」

「好像是臨時任務。」兩位審問官對視,從彼此眼中讀出迫不及待想離開的念頭。「那我們也去執行任務了。」

「站住。你們還有誰目前沒任務?」

兩人猶疑的想了想,「尤哈尼。」

「……其他人都出勤了?」

「對。」

「那傢伙呢?」雖然不情願,但薩爾卡多只能勉為其難的接受。

「剛回來,可能在內室休息吧。」

「去把他挖起來。」

薩爾卡多在外頭等了十來分都不見人影,推門察看,裡頭哪有尤哈尼的影子?細耳傾聽,盥洗室傳來洗漱的聲響,至於原本來叫人起床的兩位審問官,則不知何時翻窗逃跑了。

那兩個王八蛋我記住了,記過!薩爾卡多憤憤的想。

 

(續)

***

你好我好大家好,繼昨日毒鮪魚之後,阿襲帶來新品種的毒鮪魚給大家嚐嚐(欸

很久以前我也是吃薩爾攻,但不知道為什麼長越大就越回不去了RY

尤哈尼對薩爾的對話實在是,太帶感了

忍不住就想要嘿嘿呼嘿嘿(?)

CWT43一樣會在攤上跟大家打招呼,歡迎喜歡這對的小夥伴來聊天喔X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