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布也不曉得怎麼就跟這個死老粗開始進行各種幼稚之爭。

爭地盤、爭行頭、爭女伴相貌等,兩相對眼、無一不爭,爭到後來他也忘記起因為何,只有一股不服輸的念頭充斥心中。

最初好似是敵對組織的繼承人在聚會上,單獨找他說了什麼,而他只記得自己哼了好大一聲象徵不屑的鼻息,然後里卡多便跟他槓上了。

至於到底是說了什麼內容?他還真不記得了。

反正從那時開始,各種場合都能看見那傢伙的身影還有那抹得意的笑,五大組織的聚會就別提了,夜店當然也不可避免的撞見,一次兩次可以當作意外,三次五次直到在公廁又相遇,明明一整排廁格沒人用,對方硬是站在自己旁邊這格,孰可忍、孰不可忍,他再不爆發就把柯布二字倒過來寫!

「媽的,你這傢伙有病嗎?老是跟著我,你他媽是沒斷奶嗎?」

「公廁你開的嗎?只許你上廁所,別人都不行啊?」

「操!你他媽到底跟著我幹麻?」柯布拉上拉鍊,轉身面對身形幾乎佔滿廁格的男人,他現在只想把對方的頭壓進小便斗。

「我是在展現我的誠意。」里卡多笑了笑,如廁完洗個手,「比起Prime one的待遇,我這裡可以給你的勝過原組織的千倍。」

敢情那些比較不是炫耀,是該死的招攬啊!柯布呸了聲,隨即揚起一抹獰笑:「要招攬我幫你做事?可以,你的頭擰下來給我當足球踢,我就考慮考慮。」

聞言,里卡多聳肩不放心上,「回心轉意的話,隨時歡迎來找我。」

「沒興趣。」

「我說真的。」

「見你一次老子就打你一次,我也是說真的。」

--柯布這時才想起來,當初里卡多是邀請他跳槽,而他不屑的拒絕了。

***

「媽的,怎麼會想起這傢伙。」柯布從夢裡醒來,這還是第一次在星幽界裡作夢,而且還是夢到一個死對頭。

雖然來到這個世界,他也碰上不少死對頭(像是滿嘴正義的小屁孩跟瘋巔至極的人工智慧以及其他組織的頭頭),但倒是相安無事。

「算了,一定是記憶出錯了。」

他是這麼想的,直到在走廊與理應死後不相見的里卡多相對眼,柯布忍不住拿起小刀召喚異界生物攻擊這段孽緣的本體--

「去死吧!」

「嘎?」

--可憐剛死到星幽界的里卡多瞬間被洗禮,差點又死回暗房的召喚臺。

 

(完)

***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寫XDDDDDDDDDD

其實有點想讓他們在公廁比大小,但是我好懶惰喔~~~~

請大家自行在腦裡補大小吧!(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