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Gin X Sherry(灰原哀/宮野志保)

CWT43首販。原作向正劇,有私設,有輕描淡寫的R18橋段

※預購單>

※此篇試閱可接在03試閱後看,會更清楚喔!

 

田中進一等人正為Sherry這個燙手山芋煩惱,那女人嘴太硬撬不出資料,威脅利誘曉以大義都沒用,雖然三上用「Sherry臨時請假辦事」的理由拖延上工,但這理由不可能用一輩子。

時間拖得越久,必然會有人聯想到Sherry是失蹤,恐怕會引起高層注意,若是「清道夫」出現的話,那他們也自身難保。

雖然力持鎮定,但他們的確提不出一個好方法讓Sherry配合他們。

「那個女人真的知道機密資料嗎?」負責綁人的首腦忍不住懷疑,明明就只是個小姑娘,真有那麼大的能耐?

「我說,直接下手叫那女人把公司高層的資料吐出來最實際!」塗著藥膏的田中憤憤不平的說,只要有了Sherry手中的實驗資料,他不怕不能取代對方。「反正其他人你們也是這麼幹,不會因為這是女的就手下留情吧?」

「我很早以前就想用這個方法,是憐香惜玉的三上不肯。」執行綁架行動的首腦擦著槍管反駁。

「打殘太容易留下證據,而且傷好了就恢復。」

「那你有什麼好方法?說來聽聽。」

「先打自白劑問出消息,然後再注射這玩意。」從內袋拿出一盒藥劑,普普通通的透明液體,首腦湊近一瞧,隨即抬頭詢問。

「這什麼玩意?」毒品嗎?

「組織的研發到一半的新藥。反正現在進度卡關,她也不肯鬆口,我們正缺實驗資料,趁這個機會用宮野夫婦的愛女來測試,也算是為這份研究有所貢獻。」

宮野夫婦在天之靈也該感到欣慰啊。

Ok,對了,你們公司真沒打算贖回這些人?」首腦最後一次詢問,他可是等著收巨款呢,一個科研人員三百萬差不多吧,但是其他公司或多或少都拿錢贖人,只有這間公司完全沒有回音。

「誰曉得呢。」三上沒說的是,那些與田中同部門的科研人員,跟雞肋差不多,公司的高級實驗是不會經過那些廢物之手。

「那好,就從那女人下手吧,至少姿色看起來還不錯啊。」首腦摩搓下巴,「你們上過她嗎?」

「啊?不、當然沒。」三上跟田中愣住。

「這樣,那我就先開動啦!反正打針與上床,可以同時間進行。」

首腦招呼其他人拿出針筒及藥劑,往軟禁Sherry的房間而去,而三上與田中對看一眼仍跟了過去。

才剛接近就聽見Sherry的尖叫聲,而首腦一屁股坐在她腰間,手臂被折尖了的木刺插中,血一滴滴淌濕了衣服,男人挑眉稱讚。

「不錯嘛小姑娘,挺厲害的,還能找到這廢料做武器,這點傷就算是開胃菜好了,希望妳等等在床上也能這麼悍啊。」

其他人按住Sherry的手,男人拔開針蓋推出針筒裡的空氣,準備插進那纖瘦的手臂血管時,燈光倏地全暗!

「該死,怎麼回事!」

「敵襲啊!」

黑暗令眾人一陣混亂,突然間,騎在Sherry身上準備逞獸欲的首腦哀號一聲,手臂中彈的他因衝擊力而跌落;此時Sherry腳踝一緊後猛然一鬆,原先因掙扎而扯緊的長鏈被子彈斷開。

緊接著一聲接一聲細微的穿孔聲打進室內,她趁機摸黑想逃開,但是不長眼的流彈擦過身體,拖著斷了一半的長鏈逃到走廊,卻發現慘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被軟禁太久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是組織的人來救她嗎?還是另一組敵對人馬?

差點被施打不明成份的藥劑,以及男人們猥瑣的笑容,在在都令她的腦袋混亂而無法止息,但逃脫的本能支配著她,跌跌撞撞的摸索出口。

槍聲大作,兩方正在駁火,她顫抖著手隨便推開一扇可進入的門,沒有任何防身武器也沒有防彈衣的她,倘若到交火的中心點鐵定被掃成馬蜂窩。

然而她闖入的這個房間,窗戶被木板釘死,地板隨意擺放著眾多紙箱,散發一股久未使用的霉味,忍不住低咒一聲「該死」,當她翻箱倒篋想找出武器或手電筒時,房門猛地打開,尚未來得及回頭反抗,便落入一襲黑色披風之中,煙草與硝煙的氣味灌入鼻腔,耳畔傳來男人冷冽如常的聲音。

「我找到她了。」

Gin

Ok,十分鐘倒數計時,Good luck。」

短暫幾秒鐘的對談讓人一頭霧水,組織派Gin來救她?但是──

「十分鐘?」這聽起來非常不祥,不會是她想的那個東西吧?

「現在只剩八分鐘,穿上。」Gin瞥一眼夜光錶的時間,不知從哪兒變出一件防彈背心跟一把槍,她十萬火急的穿上防彈背心,下一秒,煨過Gin體溫的槍枝塞入雙掌。「會用槍嗎?」

「理論上會,未曾實踐。」雖然曾在既定課程中學過皮毛,但開槍?抱歉,她還真沒用過。

「瞄準敵人的身體,不用打頭或四肢,面積太小,只會浪費子彈。」Gin扳開保險,雙手包住Sherry手掌讓她好好握著那把槍。「記住,除了我跟妳以外的人都是敵人。」

言下之意就是不用留活口。

此時金髮男人示意她坐在紙箱上,半跪於地,從袖口變出一根鐵絲,抓起她腳踝置於膝頭,鐵絲伸進鎖匙口擺弄幾下,阻礙她走路的玩意瞬時打開,動作快得彷彿做上千萬遍。

「真熟練,你常撬門撬鎖嗎?」

「工作所須。」

沒時間再打哈哈,Gin拉起Sherry,屋內的地形已牢記在腦海,方才孤身一人殺進時解決大半人馬,現在只要走出後門穿過森林,搭上同事的車就算完成行動。

只是當初他是一人進,現在變成兩人出,困難度大大提升。

扯著女人臂膀,Gin一馬當先,步伐沉穩且快速,抬手一槍了結一個敵人,Sherry像隻被護住的幼崽,在男人高大偉岸的身形之後,看不到前方火光四射、鮮血噴注的慘況。

那一滴滴腥臭的血液沒能飛濺到Sherry身上,並未沾染她的白袍,一梭子彈從後方急射而來,第一發擊中他們身旁的水泥牆時,倏地被一股巨力扯向前;不容兩人轉身的小小躲藏處,她則被迫貼在GIN胸前,隔著布料聽見男人強勁有力的心跳聲,那一瞬間還真有些被迷了神智。

「走。」待槍聲消停,Gin探出身子回擊,此時她瞥見前方的敵人,心下一顫仍開槍射擊,槍枝的後座力令她往後退幾步摔上牆壁,手臂陣陣發麻,但是三發子彈至少有一發擊中對方。

綠眸殺手掃了一眼中槍的人,唇角若有似無的勾起。「妳槍法也挺狠的。」

「嗯?」不解,她只是遵照他說的做罷了。

「一槍讓人絕子絕孫,也是個神槍手了。」

「哦,能得到你的稱讚,是我的榮幸吧。」

簡單對話間,Gin清理了前進的阻礙,兩人急忙往後門奔去,設置的定時炸彈只剩倒數三分鐘,離開這棟屋子還不算完成任務,必須穿過密林搭上車才算真正逃脫成功。

夜晚的樹林易使人迷失方向,突起的樹根、橫亙的地上爬藤、散落的落葉枯枝都成為逃命的阻礙,對方人馬仍持續追擊,不長眼的子彈紛紛擦過SherryGin的手臂。

驟然間,後方傳來驚天爆炸聲,熱浪的衝擊震得兩人往前仆倒,Gin彎腰拉起她的同時,迴身擊斃兩個跌倒的敵人。

但是重新奔跑沒多久,她猛然摔倒在地,忍不住發出慘叫,這才發現誤踩了捕獸夾,雖然骨頭沒有斷,但是血流如注的腳根本沒辦法移動。

「喀啦。」

清脆的換彈匣聲引人抬頭,俯視她的Gin冷酷的抬起槍管,致命的子彈擦過槍口迸出火花,瞬間根本無法反應,煞白的臉龐、驟然停止的呼吸、冷汗如漿的背,緊接著便是本能的緊閉雙眼──

 

(試閱完)

***

呼呼呼呼呼,是的,試閱到此結束,這是阿襲的惡趣味,這一槍到底怎麼了就嘿嘿嘿請看後續吧!

明天預購就截止了~

有喜歡的朋友請記得填預購單喔OV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