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伯艾依】片段01

※人物: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大概是未來的某個片段吧(?
※就當生賀啦生賀啦~~~~

月光淒清,產業道路旁灑落零零碎碎的銀輝,為橫躺於泥地的幾具屍體獻上人生最戲劇性的鎂光燈。
一旁傾覆的馬車都凹陷了一角,被梟首的馬匹壓著車夫動彈不得,他走近,聽著對方啞著嗓子的求救,「救命......」
「廢物不留。」他笑,然後劍身又覆蓋了一道血色,如晨露般緩緩的滾落。
單手撐起身子,騰空後躍上馬車,因撞擊力到過強導致車門無法打開,艾依查庫雙手舉劍破壞門鎖,歸劍入鞘後用力扯開歪斜的門板,身著白西裝的帝國元帥半邊身子都染了紅。
「艾伯李斯特,還活著嗎?」用劍鞘戳了戳昏死的人,過幾秒鐘才看見對方幽幽醒來。
「唔......艾依查庫?」
「嗯啊,站得起來嗎?我要是跳進去大概也出不來。」馬車車廂深,易進難出。
艾伯李斯特內省傷勢,雖然腦袋因撞擊力道而暈眩,但能離開這該死的地方就行。「拉我上去。」
「手給我。」
將人拉出車廂,艾依查庫揹著對方,將人帶到大樹下後熟練的摸出信號彈往天際發射,砰的炸開一朵煙花似的閃光,很快的,帝國元帥其他的護衛便會趕來。
艾伯李斯特檢查肩膀的撕裂傷,赴宴的他回程遭遇埋伏這種事層出不窮,只是今次比較嚴重一些,但不變的是艾依查庫總能即刻救援。
離開他卻又護衛著他,艾伯李斯特隱隱察覺對方的心思,卻也對現況無能為力。
他錯過了最佳時機。
穿著灰色長外套的艾依查庫離他稍遠,扯破一段布後開始擦拭武器,清風徐徐,他好似還能聽見對方哼的小曲子,突然間對方抬起臉,朝他咧開笑容,詢問每次救他之後的例行對話。
「你想念我嗎,艾伯李斯特?」
「當然。」
「當然是,還是當然不是?」
「當然是。」
「喔,那就好。」
「那你呢?」
「一直都是啊。」軍靴蹭了蹭地面,艾依查庫笑笑的抬起頭來,那勾起的唇角帶著幼年時的靦腆,像當年,接過艾伯李斯特給予的糖果時的模樣。
「傭兵團好玩嗎?」
艾依查庫歪著頸子,想了想,「還好吧。挺方便的。」
「你該回來了。」他說,但話題總也在此句畫下句號,艾依查庫不肯鬆口答應,艾伯李斯特也只能維持現狀。
只是今晚,這話題意外的延續,他也得以確定對方的心思與打算。
「我為什麼要回去?」見艾伯李斯特眉頭皺起,艾依查庫恍然大悟,「啊,你以為我幫你殺掉這些是劫殺你的傢伙,是我要回去的代價嗎?不,不是的。」
「那麼是為了什麼?」放輕語調,帝國元帥誘導著傭兵團團長透露更多的訊息。
「為了讓你更想念我啊!」艾依查庫坐在對面道旁的大石頭上,咧開大大的笑容宣告。「你會永遠站在最高點,可是沒有任何人會陪著你,任何一個靠近你的人我會送他們上西天。」
--我為你加冕、為你保航護駕,於是你用軍銜與榮耀編織成錦衣華服,喝最好的酒、吃最美味的食物,然後在孤獨之中嚥氣。

(續?)
***
艾依查庫生日快樂ㄜ(被打
大概是明年或後年不知道哪一場的片段之一吧(被打
想到要寫這個idea覺得爽爽der,但又覺得好累喔要寫艾伯李斯特鬥智艾依查庫鬥勇(?)
三秒鐘我就覺得自己萎惹(不)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