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文漫合本with隱夢( ・ิω・ิ)ノ

  ※私設+R18+R卡&N卡捏造

 

於是醫生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問診完畢,連同護士一起撤退,將空間留給兩位軍人,於是沉默開始滋生,長出一叢叢荊棘纏繞彼此。

「那束花,要給你的。」

飲畢一杯茶,艾依查庫粗魯的抓起花束,倔著一張臉把花瓶裡凋萎的花抽出,然後插香般把百合花硬塞進去,艾伯李斯特看著那寫著「不悅」貳字的背影,想說點什麼安撫對方,但注意力卻無可自拔的集中在那束花。

異味勾住艾伯李斯特的嗅覺神經,藏在盛開嬌艷之下的腐敗臭味,曾有的香氣早已變調。

「艾依查庫,把花處理掉。」

金髮男人詫異的轉頭,好似他從口中吐出洪水猛獸。

「你確定?」一副不敢置信,艾依查庫湊來摸摸他額頭,「沒發燒啊!」

指尖殘留的氣味如猛拳擊中臉頰,艾伯李斯特忍無可忍的以指推開對方的手,「你這舉動很失禮。」

「我說,你該不會忘記這玩意的意義吧?」指指百合花束,艾依查庫的欣喜之情,下一瞬全變成擔憂。

「我知道。」艾伯李斯特當然明白,那是皇妃即將祕密來訪的信號,利用花朵數量告知日期及時間。「我已經記起來,處理掉吧。」

「嘖,所以你還是要跟她見面。」搞清楚緣由後,艾依查庫更加不爽了。「你都受傷了,她就不能好好讓你休息嗎?這麼急著找男人啊!」

「艾依查庫。注意一下你的用句。」警告著口無遮攔的金髮男人,就算這個空間只有他們兩人也不能掉以輕心。「有些人是避不掉的,如果你不習慣的話,那就先避開吧。」

艾依查庫氣不打一處來,「為什麼是我要離開啊!」

「你不是不想見她嗎?」艾伯李斯特也知道艾依查庫很討厭皇妃,但目前的計畫,對方仍是不可或缺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為自己找不痛快。」

算算時間,皇妃應該也要來了,說時遲那時快,輕輕的敲門聲響起,房裡兩人對看一眼。

「哼。」負氣轉身,艾依查庫拉開落地窗到陽臺看風景,不想看那虛偽女人的嘴臉。

知曉艾依查庫的彆扭,艾伯李斯特其實也想好好休息,但大人物來訪,他也只能盡其所能的推託一番。

款款入座的皇妃輕聲慰問傷勢,雖然她語氣很輕卻像在他耳邊嘶吼,精緻的面孔於視野裡忽遠忽近,抓不住焦距令艾伯李斯特焦躁,這時刻可不能發作。

「那麼,巴爾茲將軍,請您要趕快好起來。」

「謝謝您撥空前來,我會盡早回到崗位。」執手輕吻皇妃手背卻像吻著一塊冰,凍得唇瓣生疼。

用力咳了聲示意艾依查庫可以進來,艾伯李斯特撐額,模糊間只見對方的唇瓣一張一合,頭疼如驚雷劈中腦門,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痛得忍不住的閉了一下眼。

「砰!砰!砰!砰!」

艾伯李斯特猛然睜眼,視野像罩了一層薄膜,眨去莫名積聚於眼眶的淚,左手摸索著理應躺在身側的人,只摸到一把失溫的冰涼。

「艾依查庫?」

鈍音被寂靜放大,引導艾伯李斯特前去查看,藉著朦朧月色戴上眼鏡,四周皆無枕邊人的身影,掀被下床,抓起沙發上頭吸飽涼意的襯衫,原本維持室溫的火爐早已熄滅,拎著襯衫離開臥室,腳步急切的前往噪音源。

清淺月光穿透落地窗,灑落於木質地板映照出淺淡的陰影,這一棟座落於隱密山林的別墅,由他親手規劃格局:特地採用大片落地窗,得以以最佳視野觀賞庭園造景,此外客廳與臥室還特意設置天窗讓採光更佳。

推開客廳木門,腥臭如夏日綻放的木棉花絮順著氣壓偷襲,濃烈的臭氣灌滿胸腔,艾伯李斯特屏息,此時艾依查庫仍背對門口,正抓著某個人的頭當鎚子使勁敲擊地板。

 

(試閱03‧完)

***

試閱放完啦(艸)

之後就要發印調啦,到時請對這本文漫合本有興趣的朋友填填印調單喔v(´∀`*v)

故事大致的脈絡(?)就像三篇試閱一樣(??)

不知道大家看完有沒有什麼想法,想跟阿襲說說都歡迎喔(*・ωー)v

實話說每次發印調前都好緊張啊>A<!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故事(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