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王杰希X唐柔

※私設:無國家隊,葉修退役,奇妙人士打醬油。注意,此文易斷頭!慎入!

※前三篇連結>>01-03

 

 

唐柔踩著人字拖離開王杰希的房間,開門時,微草隊長還小心翼翼的站到門外把風,活像躲八卦狗仔或偵信社。

「改天見。」當她還在思考是否留下些未竟之語,王杰希倒是主動拋出三個字,宛若預告。

「說不定,等等晚餐時又會碰見呢,王隊。」誰叫他們全住在同個渡假村呢。

唇角沁著笑意,唐柔準備回房拿些等等做完SPA要外出的衣服,卻在9樓大廳遇見如吸血水蛭般的兩位記者,正纏著喬一帆頻頻詢問。

「真是陰魂不散。」害她的好心情頓時飛了一半。

雖然說對方還沒發現唐柔,這時轉身悄悄離開也不會有人發現,可是唐柔是誰?初入職業圈就敢跟記者打賭五輪一挑三,毀諾後繼續在賽場馳騁的狠角色,像喪家之犬挾著尾巴逃走,這完全不是她考慮的選項。

何況讓一個陣鬼坦怪未免太狠了,怎麼說也該是戰鬥法師更有能耐當個坦,更別說那本來就是衝著她來,自然該由她迎戰!

「一帆,微草的高英杰找你。」唐柔走出轉角,隨口編個理由,反正高、喬兩人是好友這件事,在榮耀圈裡眾所周知。

「唐姐。」喬一帆應聲回頭,第一秒的感想是得救了、第二秒是為難、第三秒是疑惑。「英杰找我?哎,可是──」他剛從高英杰那兒聊完天出來呢!

「讓對方等不好,快去。」唐柔一個戰術走位,橫插到雙方中間,擋住了阮成的糾纏。

「唐柔小姐,好久不見啊。」而阮成一見到正主兒來了,見獵心喜的迎上。「聽說方才落水了,沒事吧?」

真是活生生的黃鼠狼給雞拜年啊!

「謝謝關心。」掃了喬一帆一眼,對方才默默走開。

「但我們也聽說妳似乎是跟人發生爭執才落水?」

「聽說、聽說,道聽途說的話怎能相信?當然都不是真實的了。」

「那唐柔小姐是否說說?」

「無可奉告。畢竟那麼久的事,阮記者的新聞似乎都有點過期。」唐柔早練就這番推脫的話術。「而且,聯盟裡的美女選手都在拍攝公益照片,阮記者不覺得搞錯重點了嗎?」

從電梯門縫偷瞧狀況的喬一帆縮了縮頸子,他發誓他看見雙方人馬眼中射出的火花。

語畢,唐柔也懶得寒暄,扭頭就走,乘著恰巧抵達9樓的電梯,先一步離開現場;而阮成在大庭廣眾之下也說不得什麼,只好暗自磨了磨臼齒,決心四處詢問「真相」。

電梯一層層下降,雖然解決煩人的記者,但唐柔的好心情也消失,平靜的外表下燃著怒火,討厭的蒼蠅!

隨手戳按的樓層到了,唐柔信步早出,恰巧看見酒吧的標誌,她不愛喝酒,但通常渡假村裡的酒吧,會有她現在想要的物品。

賴在房裡看了幾個視頻,查了下明日形程的路線圖,王杰希直到肚子餓得咕嚕嚕抗議,才穿起外套準備到Buffet用餐。

喉頭癢癢的,令他忍不住摸了摸,該不會又感冒了吧?夏天感冒真是最麻煩的事。

途經大廳卻見興欣的蘇沐橙及其老闆滿臉憂愁與著急,正好與蘇沐橙對眼,,他猜想是隊內事務於是僅僅點頭示意,不料她竟向他走來。

「王隊,你有看到唐柔嗎?」

「沒有。」聽到這人名,王杰希的心瞬間吊得高高的,「怎麼了?」

「我們約好要一起去做SPA,但一直聯絡不上人。」手機打了又打,就是沒人接。

「到底跑哪兒去了?」旁邊靠來的陳果念了一句,早上才剛被呂少攻擊,下午人就不見。「該不會是呂少懷恨在心擄走小唐吧!」

「怎麼可能,那傢伙不是早被警衛扔出去了嗎?」蘇沐橙失笑,想像力太豐富啦!這時,她瞥見遠遠走來的喬一帆與高英杰。

「一帆!」

聽見隊長的呼喚,喬一帆自然是快步靠前,「怎麼了?」

「你有沒有看見小唐?」

旁邊的高英杰看這陣仗,連忙問了下王杰希。「隊長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大家一臉凝重。

「早先我在9樓遇到阮成時,剛好唐姐出現,後來把我支開了,所以我也不確定她最後跑去哪了。」害他白跑一趟高英杰的房間,兩人相會面時都是一頭霧水。「不過那時他們氣氛挺緊繃的。」

正常人被記者黑了整個賽季,誰看見記者還能笑靨如花?

「所以你也沒看見小唐最後往哪兒走。」陳果哀怨,喬一帆只能苦笑搖頭。

而蘇沐橙更擔心的是唐柔太殺,讓阮成等人抓狂。

「遇阮成?」大小眼一跳,還是避不過嗎?

「沒關係,我們再找找。王隊若看見她,請她跟我們聯絡。」

「如果唐小姐心情不好,會做什麼事?」自動忽略上一句,王杰希想了想,反而拋出問題,不讓自己置身事外。「像是購物之類的。」

面對這種打聽意味濃厚的話,蘇沐橙勾起意味深長的笑。

經他人提醒,陳果用力拍了下額頭,「有沒有鋼琴?小唐之前心理不痛快,就會彈個琴,彈完心就開了。」

彈琴?還真是風雅的發洩。「那就往這方面找吧。」王杰希長腿一邁,率眾尋找。

「奇了,王隊陪我們找小唐做什麼?」後知後覺的陳果納悶,興欣隊裡的事,微草隊長這麼熱心,好像哪裡不對啊?

「呵呵,反正多個人多份力啊。」蘇沐橙在心底竊笑。

王杰希沒有感應他人想法的神通──就算有,依他在賽場打滾多年的百變不驚,陳果的疑惑與蘇沐橙的瞭然,也不會影響到他的行動──他目標明確走向櫃檯。

「請問一下,飯店裡哪裡有鋼琴表演?」

「五樓有鋼琴酒吧,晚間七點有現場鋼琴演奏。」

「謝謝。」

於是一行人來到五樓,順著路標指示來到酒吧,門把掛了一個「整理中」的牌子,但王杰希並沒有理會,一掌推開虛掩的門板,至於後頭兩男兩女就像跟車的騎士,因為領隊催油門衝過紅綠燈,導致不想掉隊的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可是下一秒,他們只能佩服王杰希的高深莫測了。

酒吧裡,流暢的琴音激昂轟然傾洩,並非音檔播放的樂曲,而是臺上那人忘我的現場演奏,只見一抹燈光當頭籠罩唐柔,對方沒有帶譜,指隨念動的奏出動人樂章,閉著眼沉浸在鋼琴世界。

此情此景,不單單是王杰希跟高英杰震驚,連興欣成員本身也是一臉衝擊,不曾見過這般忘我演繹樂曲的唐柔,所有人詫異的張大了嘴。

王杰希暗自心驚,聽這琴音節奏快慢有序,流暢、快速而無任何錯音的現場演奏,這該有多高的音樂造詣?

他頓時也明白唐柔的手速從何而來,練琴的快手是成就唐柔強捍的要素之一,而且想必她在聲音上也是造詣非凡,才能在第十賽季興欣對戰霸圖第三局時,從紛雜的腳步聲瞬間判斷出「遇五人」這事。

陳果見著正主兒終於鬆口氣,正想上前喊人,卻被酒吧員工攔了一下。

「不好意思,請別打擾她。」原先他們也覺得這女生特別奇怪,居然跑來酒吧說要彈琴,還以為是哪個客人想來隨便玩玩、蹧踏貴重的鋼琴,哪想得到人家是真的會彈琴啊!

「她這樣多久了?」

「差不多兩個小時。」

聽到這時間,王杰希不得不承認這很有唐柔的風格──意志力拔群,怪不得當時杜明會輸給僅是業餘玩家的她,更準確來說,是輸給她的堅持與毅力。

此時唐柔又換了一首曲子,琴音如嗡嗡旋飛的黃蜂過境,「野蜂飛舞。」王杰希也聽過這首有名的鋼琴曲,不難想見手速該有多快。

「這首葉修也會。」聽到熟悉的調子,蘇、陳二人都笑了,反觀喬、高兩人從踏進酒吧第一步,便像劉姥姥進大觀園般張大了嘴,暗自偷瞧王杰希,還是一副雷打不動的鎮定。

悠揚的樂曲迴響在酒吧,王杰希難免有些感慨,如果唐柔早點遇見葉修,那麼她在榮耀的生涯就會更長,但也惋惜音樂界從此失了一位鋼琴家。

一曲彈盡,唐柔吁出一口氣,燈光炫目,恍然間似乎回到過去,那一段她還待在琴房、待在比賽臺上練琴的過去──似乎也與現在相差無幾。

纖白的十指仍擱在琴鍵上頭,耳畔的掌聲極近卻又遙遠,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喝采與掌聲,但她不怕,唐柔並不畏懼這些事。

但是擁有鼓勵,總令人多一些動力。

她闔上琴蓋,準備感謝酒吧員工願意借琴,還願意給予掌聲,結果側頭一看,掌聲來自於王杰希、喬一帆、陳果等人,看著這奇妙的成員數,唐柔訝異的跳下鋼琴椅。

「你們怎麼在這?」

提到這事,陳果就沒好氣。「還說呢!打妳手機都打不通。」

「抱歉,手機關震動,一下子就忘記時間了。」唐柔俏皮的吐吐舌頭,太忘我了,根本沒在注意時間,但現場五位成員,她倒是很在意某個格格不入的高大男人。「又碰見了呢。王隊怎麼也過來?」

「碰巧。」王杰希四兩撥千斤,結果被蘇、陳兩人一秒拆臺。

「因為找不到妳,半路上碰到王隊問起他是否知道妳的下落,雖然王隊不曉得,但還是願意幫著我們找妳呢。」蘇沐橙眨了下眼睛。

「王隊可是幫了大忙呢!要不是他提醒了下,我還沒想到妳可能會在這裡彈琴。」

聞言,唐柔瞥向王杰希,唇角勾起的笑輝映著水靈大眼裡的慧黠。

「真是麻煩王隊了。」

「不客氣。」那一眼的涵義,王杰希盡收眼底,或許這次稱得上「唐突」的舉動並不算太出格。「那我們先去吃飯,改天見,英杰,走了。」

哎?高英杰本想跟喬一帆一起吃飯啊,可是隊長都發話了,喬一帆會意的拍拍他的肩,用口形說改天聊。「那我先離開了,蘇隊、陳老闆、一帆再見。」

待微草人馬走了,蘇沐橙與陳果才問向唐柔,「妳沒事吧?」

「沒事。抱歉,讓妳們這麼擔心,還耽誤了做SPA的行程。」

「沒關係,晚一點再去吧。」蘇沐橙不以為意,「先去吃飯吧!」

「那我們走吧。」彈完琴通體舒暢,而且王杰希的「幫忙」令她心情好上加好。「餓了。」

見唐柔隱隱透露出的歡心愉悅,陳果又好氣又好笑的搖搖頭,「那妳等等多吃點,慶祝一下。」

「今天胃口好,等會兒誰都別跟我搶食物。」

蘇沐橙打趣,「想必好到可以再多加一份王杰希吧?」

「還在熬湯呢!」哪這麼快就能攻略成功呀!

 

(續?)

***

嗚嘿,達成年更的阿襲又出現啦!

沒想到再打開這篇居然已經過了一年啦XDDDDD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這篇文(艸)

感到自己有點OOC,希望沒有太OOC,歡迎大家跟我說說感想喔!

需要感想需要愛QDQQQ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