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528陰陽師ONLY:二条通1番←←←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CP:王杰希X唐柔

※私設:無國家隊,葉修退役,奇妙人士打醬油。注意,此文易斷頭!慎入!

※前面的連結>>01-04

 

 

 

 

隔日,王杰希特地起了個大早,揹了小背包、捎上薄外套與太陽眼鏡,準備到餐廳吃頓養生早餐,再搭車到市區買伴手禮,並參觀各景點。

雖然是夏休期,但是既然帶隊到渡假村,身為隊長就必須負起責任,因此若有人要脫隊的話,都得先知會他及許斌。

昨日劉小別、柳非等人早就一同出去玩了,高英杰也跟喬一帆外出,基本上沒人願意跟他組隊就是了,但他也樂得輕鬆,不用再當保姆多好啊!

估摸著喉嚨狀態,應該還不用看醫生,多喝點水就沒問題。

這時段餐廳裡沒什麼人,王杰希悠閒的想吃什麼夾什麼,獨佔靠落地窗的位置,邊吃邊眺望海景,身周洋溢著「享受」貳字。

此時,一道人影翩翩然走入,俏麗的短髮美人快速選了食物,左顧右盼的尋找空桌,王杰希考慮著要不要招呼她共桌,但空位這麼多,感覺太刻意了。

「咳……」喉頭突如其來的搔癢,令他淺咳一聲,不料細如蚊蚋的咳嗽竟惹得唐柔回首,緊接著人便走過來了。

「這裡有人坐嗎?」端著餐盤,唐柔有禮的詢問,待王杰希擺手示意請坐才落座,她先倒了一杯溫開水推給對方。「王隊還好嗎?」

「沒事,謝謝。」

「昨天不小心拿走你的浴巾,害你著涼了。」唐柔扠了一口歐姆蛋,看著王杰希餐盤裡清淡的餐點,不知道是平常就這樣吃,還是因為著涼胃口不好。

「不要緊,只是喉嚨有點癢。」舀了一口粥品,他注意到唐柔也揹了包包。「唐小姐也要出去?」

「是啊,沐沐她們要出外景,託我買些伴手禮。」沒漏聽對方的「也」字,唐柔慧黠的雙眼滴溜溜轉了一圈。「王隊也要外出啊?」

「嗯。怎麼沒找其他隊員相陪?」

「呵呵,大夥都是夜貓子,估計這時間點還在被窩裡呢。」這不全隊只有她來吃早餐嗎?「王隊規畫好行程了?」

「昨天有做了功課,希望別有什麼變卦。」王杰希盤算著唐柔這問話的可能性,在女戰法跟前一味退讓可是會被連招到死啊!琢磨了下,他驀然甩出邀請。「要不,一起走?一路也有個伴。」

唐柔眉眼一挑,居然被先發制人了。「好啊,那就讓我偷懶一下,麻煩王隊帶路了。」

毫不忸怩的兩人迅速拍板定案,搭上前往市區的公車,王杰希稍微講解他安排的行程不單單只有買東西,還要順便參觀相近的熱門景點。

「好啊,聽你的。」蹭團的唐柔沒有異議。

聽你的。這三個字令王杰希的嘴角快要無法克制,「謝謝信賴。」

「哪兒的話,王隊辦事怎麼想都令人安心信賴,不然怎麼帶領微草呢?」唐柔眨了下眼,轉過頭看倒退的風景。

大概是暑假的關係,各觀光景點擠滿人潮,偽裝過的兩人拍著風景照、也幫彼此拍照,王杰希剛幫唐柔拍完後,晃晃自己的手機,「合照一張?」

魔術師放開來玩,女戰法自然也不是怕生的主,更何況彼此的小心思都藏在不捅破的紙窗後方,合照什麼的,也算順水推舟。

「好啊。」

近中午,人潮越來越多,王、唐二人趕緊溜了,免得被卡住動彈不得。

回到市區商店街買伴手禮,兩人按照推荐清單一個個試吃,又去吃了頓午餐,最後各自提了一大袋禮品,到車站準備坐環島火車回渡假村。

只是早上的好天氣,到下午就變天,風雨來的速度令人措手不及。

原本只是毛毛細雨,當他們奔進車站時,猛地一道天雷轟隆砸下,滾滾雷聲震得唐柔肩膀一縮一縮的。

「怕打雷?」

唐柔搖頭,「不是,是聲音太大。」

原本兩人以為等一會兒車來就能回去渡假村,哪知道屋漏偏逢連夜雨,廣播宣布火車電纜線被大雷劈中,目前停駛。

「不會吧?」

「糟了。」

廣播一出,全車站沸騰!

一片亂的情況下,所有人衝向外頭停班載客的的士,頓時間的士成了搶手貨,別說坐了,連擠都擠不到前方招車。

好不容易攔到一臺,哪知道司機聽到目的地,想也不想地拒絕:「不啦不啦,我家現正淹大水,要回家處理啦!你們找別人吧!」

兩人無奈,只好回到車站等待,只是等了一小時雨勢仍不見緩。

「看來是回不了渡假村了。」瀏覽的新聞頁面,王杰希眉宇一皺,開始刷其他頁面。

「在候車室窩一晚吧。」反正這麼大的雨,他們也沒帶傘,自然無法移動。

「如果只有我,候車室窩一晚未嘗不可,但有妳,得找個地方才行。」聞言,唐柔挑眉,彷彿感受到女人的質疑,王杰希抬眼補了一句。「是我邀請妳的,就有義務讓妳安安全全的回去。」

還沒來得及抗議些什麼,唐柔的手機響了起來,只好放下手中的採買物,一接聽,陳果的擔憂便從聽筒咆哮而出。

「小唐,妳人在哪裡啊?」

「果果啊,我卡在車站回不去了。」細耳聽,陳果那端也是雷聲隆隆。「我在外頭窩一晚,明早再回去。」

「卡在車站?不能招的士回來嗎?」

「招不到,這種天氣人家也趕著要回去。」更別提車站離渡假村挺遠的。「而且天氣太糟,勉強回去也危險。」雨勢密集到能見度僅有一街口的距離,還是別冒險得好。

「可是妳一個人多危險!」

「別擔心,我有人陪著。」瞥見王杰希向她招手,她趕緊掛電話去「聽令」了。「先這樣,我先掛了。」

收線,湊近的她正巧聽見對話內容──

「剩兩間?我先預訂,現在立刻過去,能幫我們留嗎?好,謝謝。」

「訂房?」

「找個地方休息一夜比較適合。」王杰希先脫下外套,將購物袋打結後揹上肩。「東西帶著吧。」

「要不,我們把伴手禮先寄放在車站?」現在覺得這一袋真是累贅啊!

「我怕明早來,東西就不見了。」況且明天不一定能修好。「東西帶著,明天起來就能直接回渡假村,不用再繞過來。」

「說得也是。」唐柔認同,剛把東西揹上肩,突然間,王杰希把手機遞給她。

「幫我拿一下。」

「嗯?」手機畫面正開著導航,倏地,一道陰影當頭籠罩,她被扯著往出口去,強勁的風挾著雨噴進來,還沒來得及詢問想做什麼,猛然被摟過肩膀,親密的靠在王杰希胸膛。「咦?」

將外套給唐柔當臨時遮雨布的王杰希說:「等等由妳指揮,旅店在附近。」

「等等,那你──」豈不是只能淋雨了!

「沒時間了。」再遲疑下去,雨勢越來越大,旅店房間可不等人的。

摟著唐柔往雨幕衝,雨珠如子彈劈哩啪啦砸向兩人,唐柔雖被護在外套裡,但奔跑的情況下,不意外的淋成落湯雞。

明白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唐柔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王杰希,越早找到旅店,就能越早脫離這窘境。

「左轉。」負責指揮的唐柔緊盯著導航,驀地大喊,「等等,要到了!」

瀏海緊黏於眼前,王杰希瞇著眼試圖從大雨中辨別招牌,轉了一圈發現目的地,趕緊摟著人衝進旅店。

「歡迎光臨。」

旅店標準的歡迎詞解救了他們,唐柔迅速扯下外套,護著人的王杰希渾身找不到一處乾的,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縱然如此,王杰希可沒忘記當務之急,趕緊拉著唐柔到櫃檯辦理入住。

「我剛剛有打電話詢問,要兩間房。」掏出皮夾裡的證件,王杰希冷到指頭都在發顫。

「抱歉,方才已經有人入住一間了。」

「只剩一間?」王杰希大小眼一跳,唐柔卻已應下。

「就那間。」接過跟服務生要來的毛巾,唐柔心中急,踮起腳尖將其披在王杰希肩頭,扯了一角替對方拭去從髮梢滴落的水珠。「快辦入住。」

當櫃檯小姐給予鑰匙及房卡,唐柔一把抓了就走,推著王杰希後背往電梯去。

見唐柔連毛巾都沒披,只顧著處理他的模樣,不得不說心中是挺滿足的,這是不是也代表著,對他也是有點心思的?

叮!

電梯到達住宿樓層,唐柔趕緊插入鑰匙,王杰希伸過手,用力敲了下門板。

「打擾了。」

差點就忘了這個習俗。唐柔勾起唇角,「打擾了。」

插入房卡,室內燈光瞬間亮起,王杰希丟下購物袋趕緊開暖氣,唐柔則是抽出衣櫃裡的浴巾,衝到浴室放了一缸熱水。

「王杰希,你先去洗澡,水放好了。」

正把溼衣服掛好的王杰希,聽到這麼居家又開放的話語,不禁愣了一下,她還記得現在是孤男寡女同處一室的狀況嗎?「妳先洗吧……」

「淋雨淋成落湯雞,是想變成重感冒嗎?」扠著一邊腰的唐柔沒有意識到,這活像妻子與丈夫的對話。「快去。」

第一次見到氣急敗壞的唐柔,王杰希忍俊不住,乖乖放下衣架進到浴室,然而剛脫下衣服便發現一件糟糕的事。

「唐柔,我沒有衣服能替換。」

何止衣服,他連內褲都溼了。

外頭正在掛外套的唐柔聽到此話,翻找了下衣櫃,最後只找到浴袍,現在也無法出門去買。「先穿浴袍吧。」

門縫開了,一隻手抽走唐柔手中的衣物,王杰希沖個熱水澡頓覺自己活了過來,抓緊時間洗完,他可沒忘記對方也是溼答答的,哪有閒情逸緻泡澡。「唐柔,快去洗。」

交棒的唐柔抓著另一件浴袍進浴室,浴缸已被重新放滿熱水,她的衣服因為外套擋雨,受害程度較輕微,至少內衣褲還能穿上身。

痛快洗個澡及頭髮,整個人都舒爽了,拿著溼衣服到外頭時,王杰希留了一個位置給她,滿室活像掛滿萬國旗。

「茶。」塞了杯熱茶塞給唐柔,王杰希指著他早把暖氣對準的座位,拿了另一條毛巾給她。「坐這裡比較暖。」

唐柔擦了擦短髮,再用吹風機吹乾,王杰希端著茶,打開電視,新聞播報這場意外,而且夜晚風雨增強,要到明天才會停止了。

收起噪音萬分的吹風機,一時間室內只剩下新聞播報聲,王、唐兩人一人佔一把椅子,偶爾啜飲手中的茶,安安靜靜卻不突兀的共處一室。

「對了,你有聯絡你們隊上的人,說你被雨困住了嗎?」廣告時間,唐柔側過身子詢問,整個人裹在白浴袍裡,因為身體暖呼呼而升起了睏意。

「我已經打電話給許斌了。」王杰希洗澡之後就先通知對方,許斌很放心的要他注意安全,明早再回去,隊裡有他顧著之類的云云。

不過對方不曉得其實還多了唐柔這件事,但他本來就沒打算讓對方知道,副隊長可不是他爸媽,哪需要上報這些。

「睏了就去睡吧。」見唐柔稚氣的用手背揉揉眼睛,王杰希關了電視,抱著屬於自己那床棉被與枕頭,平鋪在地毯上。「我也要睡了。」

「你要打地舖?」

「嗯。」他怎麼可能讓對方打地舖?睡單人沙發也不舒服,他還是想躺平。「地毯還蠻乾淨的。」

唐柔睜圓了眼。

這情況該怎麼說呢,似乎挺符合乎王杰希的行事風格,而她的確也不是那麼放蕩不羈的女子,能隨隨便便與陌生男人共枕。但話又說回來,眼前這男人是她心儀的對象,雙方關係若能藉此更進一步,她也是樂觀其成。

「讓堂堂微草隊長打地舖,總覺得會遭天譴啊。」要是被阮成等記者知道,估計又是一陣腥風血雨。

「讓堂堂聯盟的財富打地舖,我才會遭天譴。」王杰希輕笑了下。「快睡吧,反正沒人知道。」

「說得對極了,王杰希。」唐柔彈了個響指,「今天不管你是跟我睡同張床還是打地舖,或是睡浴缸,傳出去的話都是一樣的。」

「所以,唐小姐的意思是?」王杰希感嘆,這種話語真的很令人想入非非啊,唐柔什麼時候也是這麼迂迴撩人的主?一定是被興欣那群猥瑣流的人帶壞的。

「放心,行得正,風言風語也不用擔心。妳不也是這樣一路過來嗎?」同理,他也是這樣的人。曾有人將當年他在全明星賽事上輸給高英杰的事做文章,但那又如何?他清楚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情,何須理會閒雜人等的廢話!

「嘻嘻,是啊。」唐柔趴上床舖,從床沿探頭看向王杰希,幾綹黑髮從鬢旁溜下,像一道黑幕要將王杰希圍起,再探出點上半身,估計就能看到雪白的胸脯了。「我只是擔心我半夜下床喝水時,會不小心踩到你。」

「只好請唐小姐高抬貴『腳』了。」眨了下大小眼,拜託千萬別踩錯地方。「還有什麼問題嗎?」

真是個柳下惠啊。唐柔欣賞之餘,也有一點點感嘆,某方面而言,柳下惠跟呆頭鵝之間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呢。

「晚安,王杰希。」

「晚安。」

 

(續?)

***

老王好像不小心寫崩的我對不起王杰希(;-;)

自己被老王酥得不要不要的(パ 3゚)♥

終於讓他們獨自過夜了一把,我可是從淹水到公路上撞死人結果不能發車等等狀況都想了一輪(欸)最後決定讓大雷當一把紅娘(大雷:干我啥事?老子只是上工!

希望他們能快點終於倒數計時相愛啊啊啊啊(パ 3゚)♥

話是這麼說,但可能後面還有個一段或兩段......阮成那邊一直不好收尾啊啊啊小夥伴們有沒有些建議(・∀・)!

話說一年又這樣過了,這就是2016的禮物,也是2016年最後一篇文了,希望你們吃得開心,更希望給我點感想啊啊啊QDQ

愛你們,希望大家來年順順利利(パ 3゚)♥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美君
  • 時不時的撒點糖,這對好萌阿~希望可以襲音大大可以連載下去!
  • 嗚嗚嗚嗚有人喜歡真是太好了(パ 3゚)♥
    還在想後續TVT

    襲音 於 2017/06/11 18: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