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迪諾&出葉(無床戲、無攻受)

※屬性:正劇,有私設,R卡微劇透

※試閱不按文本順序

 

 

「有哪個適合的人選嗎?」

「很難,畢竟最有能力的那批人大多都已經戰死了,剩下的人還在培訓。」

「這就麻煩了,那個『計畫』到最後,必須有人在『裡頭』接應。」

「等等,或許有組人馬可以考慮。」

「我可不要那些無能的小傢伙,導師的計畫不容錯誤。」

「我知道,但這事要成,恐怕不僅僅需要『無差錯的人』,還需要難得一見的幸運值與強悍的實力。」

「哦?這麼說你知道有哪個人,可能同時擁有這三項特質?」

「三者兼具恐怕沒辦法,但連隊裡一定擁有其中一種或兩種特質的人,只是需要淘選。」

「這樣子就有更多人知道這件事了。」

「但為了能夠實現計畫,這些人是必要的,不是嗎?」

「嗯……說得也是。對了,導都的進度呢?」

「還蠻順利的,聽說準備投入實戰測試,過陣子應該會來地面吧。」

「這樣啊,那我們得加快速度了,要是THE EYE被除掉,可就麻煩了。」

「是啊。」

「那麼,就從你說的人選開始挑吧。」

 

 

數週後,年節到來,連隊上下瀰漫歡樂氣氛,一車車物資送達,廚工們努力做出好吃的食物犒賞戰士們,為存活而慶祝,在下場生死未卜的戰役之前,充實的把握美好時光。

出葉及迪諾仍然堅守崗位,照過往經驗,節日慶賀的日子最容易有人偷溜。

「迪諾,你不是要去拿食物?晚了就被搶光了。」看了眼時鐘,這時間點宴會應該開始了。

「喔……」迪諾趴在桌面,懶洋洋的掃了出葉一眼,又趴回去。「算了啦,反正我們也有食物啊。」總覺得不能拋下對方,自己去逍遙。

「可是我有點餓,不然你幫我拿點食物跟飲料回來?」明白同伴喜歡熱鬧與宴會的個性,出葉編個理由讓對方過去,感染一下氣氛也好。

「但是這樣──」只剩你一人呀。

「就麻煩你了,迪諾,我會在這裡等你。」出葉果決的截斷對方的遲疑,「去吧,別太晚回來,記得我的宵夜就靠你了。」

迪諾打量出葉幾眼,也不是不明白對方的心意,只是對於「拋下」這舉動總讓他心神不寧──無論是拋棄別人或被拋棄,都是目前的他還在學習的課題。

好比上回其實出葉只是好心表明能夠自己監控一夜,但聽在他耳裡像隱誨的宣告:我並不需要你。

理智知道出葉的用意,但情感上無法接受,於是就爆炸了。說起來真夠慚愧的,怎麼幾年過去還是沒有長進啊!他總不能一直依賴出葉吧!

「迪諾,怎麼了?」見迪諾一直沒有動作,出葉忍不住上前詢問。

用食指擦了擦鼻間,迪諾有點不好意思說:「好吧,我去去就回,有問題的話就按通訊器。」

「我知道。」

想著要拿很多好吃的食物回來,迪諾加快了雀躍的腳步,天氣益發寒冷,但水氣不足於是還沒降雪,之後開始下雪的話,他們可又要忙了!

前方的宴會大廳傳來笑語及食物香氣,一進門,暖氣當頭籠罩,身上的披風猛地從禦寒物變成累贅。

大廳全是一堆陌生臉孔,他已經脫節太久,同期或後一期的老人早就不知道分散在何處,自然沒有能夠好好聊過往輝煌的同伴。

高聲歡叫的新兵們舉著酒杯、吃著香噴噴的食物,迪諾像隻逆流而上的鮭魚,被人潮擠來推去,好不容易找到餐桌,卻只見盤子不見紙盒。

「哎,你知道哪裡有紙盒嗎?」隨手問向挾食物的新兵,未料對方卻有些愣住。「怎麼了?噎到嗎?幹麻不說話。」

「你臉上的疤也太嚇人了吧?還是那是彩繪的?」近距離看見那麼猙獰的傷痕,對心臟不好啊!

什麼跟什麼啊,牛頭不對馬嘴。「本大爺在問你知不知道紙盒在哪裡?我要拿一點回去給我朋友。」

「紙盒?這要問廚房吧!」新兵倒是對這個沒見過的人感興趣。「你叫什麼名字啊?是哪個中隊的?我怎麼沒看過你。」

「連隊那麼多人,你不知道本大爺也很正常。」隨口回答,迪諾打量目前桌面的菜色,都不是出葉喜歡吃的啊。

「其他人可能不曉得,但你這種模樣,怎樣都聽過才對。」

「啊?」他這副模樣又是什麼樣啊?

新兵比了比臉龐,「這個疤啊,很少人會有的。」簡直跟識別證差不多。「所以我才納悶你是哪個中隊的。」

「哪有很少人有,弗雷特里西不就有。」只是對方是一道疤、他是三道而已。

「哇,你居然直呼教官的名字。」

迪諾得意的挺直背脊,「本大爺是他前輩,直呼他名字有什麼不對。」

「那你也是教官嗎?教什麼的?我們什麼時候會上到你的課?」

「本大爺不是教官。」

「所以跟我們一樣是中隊的啊,到底哪個中隊?」

「本大爺是E中隊的啦!」迪諾決定直接到餐廳打包食物。「謝啦,新年快樂,先走了。」

「E?等等,先別走──」新兵喃喃重覆聽見的英文字母,回神時人已經跑走了,此時同隊友人滿臉納悶的靠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你在找誰?」一眼望去,人頭跟沙丁魚群差不多。

「剛遇到一位綠頭髮、臉上有疤的男人說他是E中隊的。」

「E中隊?你聽錯或是他發音錯了吧,是B中隊才對吧。」

隊友哈哈大笑,大家都知道E中隊是傳說中的歷史人物啊!

 

迪諾溜進廚房找紙盒,大媽大叔們從最初的不情願,最後被哄得開懷大笑,還偷偷塞了特別的好料。

「這可是大叔我另外從鎮上帶回來的,送你一罐嘗鮮!」

「謝啦!」把啤酒放到袋裡,回去可以跟出葉一人一半。

雖然大廳氣氛很歡樂,但他不會拋下出葉獨自享受的。

「我先回去了,新年快樂!」拎著食物往外走,迎面撞見米利安。「米利安中隊長,新年好!」

「新年好,怎麼只有你過來?」如同待在家裡一樣的自然,米利安順手拿起冰箱裡的啤酒,啵的一聲拉開瓶口。

「出葉叫我來拿點食物回去吃。」畢竟不能放空城嘛。

米利安忖度,出葉是知道迪諾喜歡熱鬧,才編個藉口讓對方過來吧。「那些夠嗎?還是多帶點回去?這時間還要工作,辛苦了。」

「別說這種話,連隊任務本來就不分時間的。」渦若突然出現的話,大半夜也得跳起來出勤啊。「反正只要收復THE EYE,一切就能天下太平了。」

「收復啊……」米利安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招了招手叫過迪諾,又拿杯子裝一些啤酒給對方。「若成功收復渦,你想做什麼?」

「還沒想到耶,可能跟出葉四處走走,等老家局勢穩定點再回去吧。」一口氣喝下略帶澀味的啤酒,迪諾真沒想到那麼久遠的事。「反正應該跟出葉一起就是了,不然他也不知道能回去哪裡吧。」

用力捏緊啤酒罐,米利安言不從心。「挺好的願景。你先把食物帶回去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對耶,再不回去出葉要餓得前胸貼後背啦!」迪諾連忙把食物用外套包起來,道了句再見後便瀟灑離開。

米利安默默喝著啤酒,所有人似乎都能想到「結束」之後的事,但他卻茫然若失。他的願景在很久以前就如同啤酒上的白沫,短短時間便消失無蹤。

一路跑回地下道的休息室,騰不出手的迪諾在門外高聲大喊。

「嘿,出葉,我回來了!」

「怎麼沒穿外套?」出葉連忙調高暖氣溫度,凍得直打噴嚏的迪諾眉開眼笑,把外套攤在桌面,食物還是熱呼呼的。

「熱的比較好吃啊!」隨即轉身拿碗筷跟杯子,把啤酒平均倒成兩杯。「給你,我們還要值班所以不能太多啊。」

聞言,出葉哭笑不得,如果真的考慮到值班,啤酒根本就不該喝啊,但他也明白迪諾的苦心,於是舉杯互敬。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來年請多指教啦!」

兩人邊吃菜餚邊聊天,休息室裡,監視儀器嘀嘀作響,酒氣讓迪諾雙頰染上一片潮紅,聲調比起平常高了幾度,整個人洋溢著喜悅。

想到新兵剛才的表情,他忍不住摸摸自己臉頰。「哎,出葉,我這疤真的很嚇人嗎?」

「怎麼會這樣問?」放下杯子,出葉的眼因微醺而浮上一層霧。

「我剛剛在大廳時因為找不到紙盒,所以抓了一個新人問,結果他說我的疤讓他嚇了一跳。」

側了側頸子,出葉撐頰,「你想去疤?」

「不至於吧,看久了也習慣了。」雖然這疤痕的由來令人揪心,但總的來說也沒有一定要去除的必要。「疤痕是男人的勳章嘛!」

「是啊,」出葉微笑,因為酒精襲腦的緣故,家鄉的特殊口音便藏不住了。「我覺得挺好看的。」

「什麼『我』和『看』啊?」就算相處很久,迪諾對出葉的特殊口音仍舊無法習慣,只能辨別出幾個單字而已,忍不住推了對方一把。「不要用方言說話啦,想講就有誠意點,用別人聽得懂的話說啊。」

出葉勾著唇角,又塞了一口菜,藉以逃避迪諾的詢問。

「哼,本大爺知道了,你一定是在稱讚本大爺很帥,對吧!」迪諾用姆指擦過鼻下,擺出耍帥的姿勢。

「嗯。」出葉但笑不語,默默低頭再喝一口酒。

 

(試閱01‧完)

 

***

呀哈哈預購單請往這裡走喔→ \按我吧/

預購填單日到1/10,歡迎喜歡的人帶走謝謝<O>

如果能給我些鼓勵我會很感動的QD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