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迪諾&出葉(無床戲、無攻受)

※屬性:正劇,有私設,R卡微劇透

※試閱不按文本順序

 

說時遲、這時快,監視儀器發出低鳴,畫面顯示有人入侵,兩人立即丟下菜餚奔到工作桌桌前。

「真會挑時間的!」迪諾呸了聲,酒都醒了。「今天就要逮他了嗎?」

「嗯。」橫豎都要逮捕,擇日不如撞日。出葉穿戴裝備,眼尾猛然掃到不在名單裡的人,「等等,多一個人。」

「多一個?」迪諾扒到前面盯著瞧,媽的,幸好他多申請了一盒電擊彈。「兵分兩路?誰抓誰?」

他們目前這位沒有多出來的戰士的資訊,不知道對方異能的情況下,出葉心一橫,「你去逮C中隊的孟魯斯,我去處理另外一個。」

「真的假的?但另外那個我們不曉得──」

「迪諾,沒時間了。這是工作。」哪有空讓他們一步步沙盤推演。

出葉難得一見的強硬讓人無從反駁,迪諾牙一咬,用力搥了對方肩膀。「要小心。走吧。」

當出葉與迪諾趕到現場時,兩位逃兵一看到他們的身影,便默契十足的往不同方向逃跑,好似早就知道有追捕者的存在。

詫異歸詫異,可是一個都不能放過!

四個人、兩個方向交戰,短兵交擊聲聲碰撞,但不管如何,想逃跑的、想攔截的終點都是同一處。

在距離出口處300阿爾雷的地方,出葉成功壓制其中一名聖騎士並貼上封條後,C中隊那位卻想再搏一次機會,迪諾自然不會眼睜睜讓人逃脫,於是雙方扭打起來,卻意外觸動緊急關閉鈕,鮮紅的警燈伴隨嗡鳴響徹,鋼板緩緩下降。

「迪諾!」發現兩人倒臥處正巧是鋼板的落點,出葉看得膽戰心驚,拚了命的跑過去。

全心全意擊倒逃兵的迪諾,並未注意到危機正逼近,他靠全身力道把人壓在身下,揚起的拳頭一下下揍在對方臉上,但同為聖騎士的逃跑者自然不是省油的燈,拳頭揮來的空隙間瞥見鋼板越來越近,那人用了柔道拋摔的技巧,用力將迪諾甩出去!

「小心!」

受身摔地的迪諾並未受傷,然而一抬頭,鋼板宛若斷頭臺,離他不到一個手肘的距離,死亡從未這麼靠近過,在此刻他喪失所有應對方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厚實的銳器逼近,緊接著,嗡鳴煞停──

懸停的鋼板微微壓迫迪諾頸部,漸漸喘不過氣,因這一幕而停止呼吸的可不止迪諾,趁亂壓制逃跑者的出葉也一樣。

「幸好趕上!」從新年宴會中收到臨時消息的米利安趕來,完全無法預料鋼板能否及時停止,幸好平安無事。

此時,鋼板發出沉重的嘰嘰聲,慢慢的升上去。

「迪諾!」宏亮的聲響,把出葉吼過神來,一個箭步衝去把人拖離原地,「沒事吧?」撫過壓出紅痕的頸間,迪諾嚇得不輕,身體抖得跟篩子篩米一樣。

「我、我沒事……」綠髮男人咳了聲,聲線有克制不住的抖音,死白著臉、滿目驚慌,五指掐陷了出葉的肩膀,「沒事……」

「沒事了。」用力攬緊,出葉使了十足十的力道,讓對方明白他真的活著。

「沒事吧?」米利安蹲下來察看,身後走出兩位紅衣審問官,分別拽起兩位逃跑的聖騎士。

審問官總是神出鬼沒的,在每個措手不及的時間點出現,讓人防不勝防。

逮捕過這麼多人,出葉其實想詢問聖騎士們為何前仆後繼的想逃走,連隊任務雖然危險,但在亂世中也保證了一定的生活品質。

可是每次協定審問官出現的時間點都非常恰巧,巧合到令人懷疑是不是被監控了,否則怎能一抓到人就出現並帶走逃跑者?

「放我走!我不想死!放我離開!」

今次也是相同的狀況,只是驚嚇過度的兩人對重複上演的鬧劇,不約而同的感到疲倦,同袍大呼小叫的被拽走,心中也五味雜陳。

扶著迪諾回到休息室,身上大大小小的擦傷,掛彩的程度比以往更嚴重,令人意外的是,休息室裡等待的並非米爾格倫,而是一位不曾見過的、散發著工程師氣息的長者。

「迪諾、出葉,這是導都來的工程師拉姆,之後會負責接手這個計畫。」米利安介紹長者。「至於米爾格倫去接替史達林大佐的職務,所以之後由我負責指揮。」

原來如此。照職位算起來,米爾格倫副隊長高升了,兩人也替對方高興,尤其是迪諾,畢竟當年仰賴對方的奔波,才能讓他活到今日。

「請多指教。」

「第一次接觸這類的任務,以後也請多指教。」拉姆意外的和藹,臉帶歉意的瞟了眼滿桌吃到一半的菜餚。「打擾你們享用午夜大餐,請繼續吃吧,辛苦了。」

「報告不用趕在今夜給我,已經抓了這次的目標,可以輕鬆一下了。」米利安分別拍拍他們的肩膀,「辛苦了。」

「謝謝您。」

眼看米利安及拉姆即將走人,死裡逃生的迪諾突然開口:「那之後我們的任務內容有變動嗎?」像是終於把他們安插回連隊受訓之類的。

「基本上沒有改變,有任何變動的話,我會通知你們的。」米利安頓了一下,簡短回應。

一切聽來非常合理,但迪諾心頭卻縈繞一股揮之不去的疑惑,促使他再次發言阻撓兩人離去的腳步。

「那個,米利安中隊長還有工程師,剛才那傢伙會被帶到哪裡啊?」搔搔頭,他又補了一句。「以前被帶走的人,都沒有回來過啊,既然如此,我和出葉不能回去頂他們的缺嗎?」

出葉擰起眉頭,原想要阻止對方,但轉念一想,這也不失是詢問的好機會。「關於這點,我也想知道。麻煩了,米利安中隊長。」

沉默如膠驀地倒入室內,米利安的安靜昭告了無法言喻的困難,偉岸的男生此刻像隻被膠布纏住喙的鴨子,反而是拉姆跳出來解圍。

「會將他們帶去潘德莫尼的設施,接受特殊的矯正課程。」

這種話他們已經聽過幾百遍了。「這個我們也知道,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說的……只是確定能矯正嗎?」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吧!

何況這跟放他們回連隊有何衝突?都過這麼久了,為什麼還要把他們鎖在這裡?他們本來就沒有什麼攻擊性啊!

「矯正過後,就會像之前的戰士一樣,讓他們回歸一般生活,所以看不到也是正常的。」拉姆的理由冠冕堂皇,但他們已經沒辦法再傻傻的相信,畢竟不斷被拉扯的橡皮圈,總有一日會斷裂。

「但是──」

「不用擔心,導都會處理好這件事,畢竟,我們是為了讓他們能重回正常生活而努力。」或許是眼神透露的質疑過於明顯,於是拉姆「恰巧」截斷迪諾的下半句。「至於回歸隊伍,相信米利安等人正在為你們爭取機會,畢竟你們是E中隊僅存的菁英,擁有的經驗與能力都是新兵望塵莫及的,在機會來臨之前,就先委屈一下吧。我說得沒錯吧,米利安中隊長?」

「沒錯。」接受到拉姆暗示性的眨眼,米利安總算開口。「我也會向上級多加詢問,就先做好我們能做的事吧。」

「這樣啊,如果能順利回歸就好了。」

「抱歉,問了奇怪的事。」

「不要緊,你們也累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拋下祝賀語,拉姆及米利安分別離開。「新年快樂。」

佇立一旁的迪諾張了張嘴,又默默閉上嘴巴,頻頻看向同伴,而出葉指指耳朵,代表隔牆有耳。

「等等再說。」

「嗯。」

回到房間,憋了一整路的迪諾,嘴巴封條總算解禁。

他扳著指頭算時間。「出葉,我們這個任務也差不多做兩年了吧?」

「正確說來,是快三年了。」

「那你覺得『矯正』有可能成功嗎?」怎麼想都覺得這決定很奇怪。「而且那些人逃跑的理由好像都差不多耶?」

出葉遞了罐飲料給對方,然後拿出醫藥箱示意他坐好,伸指扣住迪諾下巴讓對方抬高頭,頸間破皮、紅腫,大概得痛上幾天。

「不知道,可是我們只能聽命行事。」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方法。

出葉仔仔細細的用生理食鹽水清洗傷處,再沾著藥水塗料傷處。

「也是啦……」刺刺癢癢的感覺,讓迪諾好想抓脖子,卻被出葉一爪子拍開,無助的在空中晃兩下。「話說回來,什麼時候才會把我們編回中隊啊?」

「不知道。」為了防止對方手癢摳傷口,他想了想,還是拿起繃帶纏了兩圈。「這兩天可能會有點不舒服,不要摳。」

「唉……」

「還有,上面的方針,不是我們能左右的。」說不定現在的他們,仍舊被觀察並監視著,多想無益。

沉默不過兩秒,迪諾壓低聲線,褪去所有的玩笑與不正經,直視同伴的雙眸,嚴肅而深沉的開口:「出葉,你真的覺得我們做的是對的事嗎?」

「……別想太多。相信自己。」這個問題,出葉無法回答。

有時候對與錯,不是二分法,它更像一枚硬幣,正反並列。

「真的嗎?」

「嗯。」

其實出葉說了謊。

他們已經沒有退路。

就算錯,也要錯著走下去。

 

(試閱02‧完)

***

呀哈哈預購單請往這裡走喔→ \按我吧!/

預購填單日到1/10,歡迎喜歡的人帶走謝謝<O>

如果能給我些鼓勵我會很感動的QD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