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連中心,無CP

※正劇,傳記衍生

※至 7 月 18 日截止印調單喔>>> 按我 <<<

 

 

鈴……鈴……滴、滴、滴答……鈴……

「請醒來吧,聽著鈴鼓的聲響醒來吧。」

嬌柔的聲音伴隨鈴鐺清響從耳道潛入意識,像誰輕柔地推醒他,顫顫地睜開眼睫,映入眼簾的是髮間別著大大蝴蝶結的小女孩朝他咧嘴一笑,隨即轉頭對著誰嬌喊。

「晴明大人,一目連大人醒來了。」

晴明?順著呼喚轉頭,正巧與平安京頗具盛名的陰陽師晴明四目相對,帶著雨絲及塵土氣味的銀髮男人將衣擺往後一撩,跪坐於正對面並攏起折扇同他問好。

「一目連大人,您怎麼坐在這裡睡覺呢?」男人有禮的淺淺一笑。「方才見您睡得不是很安穩,才請蝴蝶精幫忙喚醒您。」

「嗯。」

眨了下左眼,靠坐於緣廊樑柱的一目連看向從屋簷滾落後敲打階前的雨珠,規律的聲響擊在心湖激起一身的不平靜,他抬手撫了撫繞著自身的赤龍,溫熱的鼻息噴在掌心,告訴他他不在夢境裡。

「傷有好點了嗎?還是請螢草幫您治療?」

晴明親切的慰問,畢竟一目連前身是受過人類香火的神祇,雖然後來墮落成妖怪仍舊守著原生地,這份慈悲心值得尊敬。

至於會把人「請」回宅邸休養,只能說是意外。起因是平安京一連幾日颳起狂風,被颶風連根拔起的樹木及土石持續滾落,不只壓在通行的棧道還砸傷了人,令來往的貴族及平民無法通行,逼不得已才商請貴族武士及陰陽師前去查看。接下任務的源博雅邀請晴明共同上山探查,滿山落葉旋繞利如刃,肅殺之氣瀰漫空中,他們頸後的汗毛一根根豎起,他們連交談都不自覺地降低音量。

「這裡的氣息真奇怪。」

源博雅手持大弓左右察看,並未感受到濃烈的妖氣,但能明顯感覺出有大妖盤踞於此。

「的確不太對勁。」風雖然強勁但不到傷人的地步,妖氣中還挾帶一絲神明的氣息,莫非是哪位墮神降臨嗎?

正當晴明思索這個可能性,倏地狂風大作,飛葉、土石無情的朝他們襲來,趕緊掏出符紙張開守護星結界,飛沙走石幾乎要洞穿淡藍色膜壁;兩人對看一眼,疾步往風窩邁進,風刃颳裂結界、颳傷衣物與皮膚,綻出朵朵血花。

晴明運用靈視查看四周,前方赫然出現一位粉髮妖怪,源博雅反應迅速地朝左前方現形的妖怪連射三道箭,一聲悶哼挾在碎裂聲響中,倏地震天龍吟嘯入耳膜,巨大的力量反彈,黑紅髮相間的武士悶哼一聲,若不是右移了腳步,只怕現在的他已被攔腰斬斷。

「博雅!」

晴明奔過去察看傷勢,貴族武士的側腰被砍出一道整齊的切口,鮮血迅速潤濕衣物,男人捂著創口示意他注意後方出現的妖怪,銀髮男人先召開結界以防二次攻擊,緊接著幫忙處理傷勢;這過程中,肩中三箭的大妖並未趁勝追擊,而是緊盯他們的舉動。

「你們不該來這裡。回去。」

良久,大妖吐出冷漠如冰渣粒的驅趕,身旁的赤龍騰空繞了幾圈,齜牙咧嘴的發出威喝聲;晴明攬著失血的源博雅皺起眉頭,眼前這位並非妖怪鐮鼬,但粉髮大妖似乎不想傷人,距離這麼近足以令他分辨出這位大妖,身上卻有神明清新的氣息。

「您是哪路的墮神?為何颳起狂風傷人?」

「陰陽師?離開吧,這裡不安全。」碧綠眼眸輕輕掃過來者,伸手折斷箭羽使勁拔出,血液如三注湧泉噴灑而出,隨手扔開便旋過腳跟準備離去,然而劇痛再度上下流竄,讓他膝蓋一軟忍不住蹲下身。

「我去瞧瞧。」

晴明放開源博雅靠近大妖,守護的赤龍做恐嚇狀,他高舉雙手表示自己並無敵意,詢問幾聲卻未能得到回應,大妖的半身浮現鮮艷如明火的刺青──是墮妖的證明,而且妖氣正在啃噬對方殘留的神氣,眼前這個大妖恐怕是為了壓抑妖氣才避居此處的吧?或許是因對方抑制不了暴衝的妖氣,才會造成狂風肆虐。思及此,晴明抽出符咒正要為對方減輕痛苦時,卻被一把掐住腕骨。

「離開……」

「您受傷了,一味壓抑體內的妖氣只會適得其反,您必須調合並接納這股力量。」

對方張了張嘴,氣音還沒發出便暈了過去,晴明最後是商請式神來幫忙扛人,才將一傷一暈的兩個傷兵帶回庭院。經多方打聽才知道粉髮大妖前身是守護一方風土的風神一目連,閱讀了一些對方墮妖的事蹟,他心底有譜,真要拘束這位是不可能的事情,應該說,要拘束任何妖魔神明都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式神也是雙方訂了契約才能驅使。

不過誤傷對方是事實,於是晴明說服一目連留下來休養──與其說是說服,倒不如說風神也不在意自身待在何處,倘若不在房間,就是沉默地坐在庭院一角,也不跟其他人交流。

「一目連大人?」

「不礙事。」

晴明呼喚喚醒神遊四方的一目連,他斂下雙眸打算回房休息,纏繞半身的刺青呼應著體內凌亂的妖氣正在發炎脹痛,豔得宛若輕輕一搓便會迸出鮮血,他撫了撫頸部,如龍盤踞的妖異刺青彷彿誰的大掌勒住呼吸,若不好好壓制體內的邪氣恐怕又會傷人。

「一目連大人,近來守護京都的結界因為先前八歧大蛇復活鬆動許多,陰陽交界處的結界只是暫時修補,仍然不夠穩固,連日來反常的降雨,恐怕會有惡鬼趁大雨入侵。」

這種事,與他何干?

晴明搖起摺扇,對上一目連略為疑惑的目光。「幾日後,我會與幾位陰陽師一同前往結界處修補,希望您能協助守護京都。」

「……你應該找別人,我已經沒有庇佑人的能力。」他早已被放棄,喪失神的資格與力量,談何保護?

「是嗎?」晴明對著起身的一目連笑了笑,「或許不是能與不能,而是敢與不敢。」

他不打算回應,體內的妖氣消停一陣又開始翻騰,極需一點私人空間與時間處理,正打算右拐時,後方又傳來陰陽師的搭話。

「一目連大人,您是要回房嗎?」

「嗯。」有什麼不對嗎?

「左轉才能回到您的房間,右轉是茅廁。」

「……」

 

(試閱完)

***

呀哈哈哈差點忘記要放試閱(艸)

封面感謝朋友阿冽幫忙處理素材封,自己非常喜歡呢!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