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跡暖暖/灰影奧蘭多】《樂土》試閱01

 

借一方樂土讓他容身 借他平凡一生

許一方樂土容你共存 許我平凡一人

 

CP:灰影(弗里恩)X奧蘭多

※正劇向,有私設

※首販時間:臺灣CWT49 811

※試閱不連貫

 

 

颯颯風聲從驟然破裂的落地窗灌入,冷冽地掠過蘋果聯邦服裝集團的空中長廊,他橫跨一步擋住銀髮女孩海櫻的身影,同時舉起已打開保險的槍枝,指向白髮紅眸、一身勁裝的不速之客。

 

「我不是說過,這個銀髮女孩的事由我處理嗎?」

 

身後墨丘利集團的總裁瑞德明顯不悅,但是立於眾人眼前的修長身影,頂著一張神色淡漠的臉龐抬起槍枝瞄準瑞德的眉心,不帶任何感情的掀動嘴皮。

 

「什麼銀髮黑髮,分不清楚。我的目標是白櫻戀歌。」

 

血色瞳眸瞥一眼女孩提著的手提箱,環視眾人一圈,最後與他相對眼。只消一眼,一眼便恰如刺骨晚風颳開腦袋裡深埋的回憶,他扣著扳機的指無法向內再扳動一分一毫,而狙擊手面露困惑,似是在確認他是哪位。

 

「怎麼會……弗里恩?」不敢置信地吐出這個塵封多年的名字,然而對方並未回應,兩人僵持著持槍互指的局面,樓外的電子看板霓虹閃爍,晨曦漸漸掃開黑暗,逐漸照亮彼此的臉,也抹去他心中那一丁點的不確定。

 

晨光染色了那頭白髮,籠罩了那張高度相似的面容,恍惚間他彷彿穿越時光之河,回到最初相遇的時刻,亞麻金短髮的少年漾著爽朗而燦爛的笑容向他打招呼,從那一刻起,那道身影已在他心上鑿出一方立身之處,然後在漫長的十年裡則刻上了姓名。

 

「……你是,弗里恩?」

 

說時遲、那時快,蘋果聯邦服裝集團的新總裁查爾斯搶過海櫻手中的箱子,回過神的他來不及阻止對方別輕舉妄動,只見光影偏離,弗里恩褪去偽裝的金又恢復成白髮殺手,冷酷地轉移槍口、扣下扳機,原先奔跑著的男人已成為一具屍體,鮮血潤溼了地面,擴散成一攤令人震撼的紅。

 

「你認錯人了。」

 

這令人震撼的沉默中,只有白髮殺手行事如常地行動,對方拿起裝著白櫻戀歌的箱子,臨走前回頭看了他一眼,宣告般說出他們可能再相見,隨即從大敞的落地窗一躍而下。

 

「弗里恩!」

 

奧蘭多驚醒而彈直身體,視野裡是一排檔案櫃與書,從單向鏡往外望去,辦公室一片黯淡,只剩下幾盞未關的桌燈照耀一方桌面。

 

放鬆肩膀躺靠辦公椅,抬手擋住過於明亮的日光燈,好一會兒確定自己已從回憶裡脫身,才睜開眼看著桌面一字排開的文件,全是十年來聯邦特級通緝犯的相關記錄,密密麻麻的文字記錄著殺手灰影的罪行。

 

這人是他多年來追捕的重心,是個危害蘋果聯邦和平的毒瘤。因為他曾經向弗里恩的墓碑發過誓,他會連他的份一塊守護這塊他們最愛的國土。

 

可是事實卻是如此諷刺。

 

奧蘭多想起幾日前因為白櫻戀歌搶奪的事,他第一次與這位號稱「提爾聯軍手中永不失手的狙擊槍」的白髮殺手打照面,未料初次見面卻被投了一發震撼彈,殺手有著跟弗里恩一模一樣的臉龐,而他竟因此動搖,甚至錯過援救一個寶貴生命的機會。

 

現在一閉上眼,震撼、驚愕與一絲希望等情緒,便如洶湧浪潮一股腦地淹過心頭,他還記得對方奪取白櫻戀歌離開後,忍不住逼問在場唯一的知情者。

 

──瑞德,那個人到底是誰?

 

──……他沒有名字。但是提到「灰影」這代號的話,你應該比我更熟悉。

 

──灰影?那不是奧蘭多你一直在追捕的提爾聯軍的殺手?怎麼可能會是弗里恩?

 

──……但願是我認錯了。

 

海櫻的疑問正是他的疑問。罄竹難書的殺手怎麼可能是他的摯友弗里恩?更何況,十年前弗里恩就為了他而死去,死而復生未免荒謬。

 

但是翻閱相關卷宗,灰影第一次出現的時間點與弗里恩過世時相差無幾,更別提那張臉、聲音與身形等等特徵,除了髮色與瞳眸以外,無一不是他記憶中的人,那麼「灰影」與「弗里恩」當年究竟發生什麼事?

 

揉揉額角,太多資訊炸得他腦袋都成了漿糊,待在辦公室想破頭也想不出個答案,不如休息一下再做下一步打算。

 

突然間,門板被敲響兩聲。

 

「請進。」下班時間了,會是誰還逗留?

 

只見同事叼著麵包、端著熱咖啡開門,語帶驚訝地說:「咦,奧蘭多指揮官,我剛看到門縫有光,想說您會不會忘記關燈,沒想到您還在,您今晚加班嗎?今天可是歡樂的週五夜呢!」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我準備要下班了。你呢?」

 

「今天輪值夜班。」同事瞥一眼卷宗,「指揮官在整理殺手灰影跟提爾聯軍的相關線索嗎?」

 

最近因為莉莉斯王國前總理尼德霍格叛變,潛回原故鄉北地王國組織提爾聯軍,聯軍打著「雲端帝國拒絕交還屬於北地王國的珍寶」的旗幟,南下攻破雲端帝國的凌雲城,而這場戰爭中罕見地出現了死亡。

 

守城將領綾羅被尼德霍格殺死了,意味著血緣詛咒並不是牢不可破的,只要有人能承受反噬的痛苦,那麼戰爭就不再只是換裝比拼就能解決的事。原先搭配用的武器將成為傷人的利器,整個大陸的秩序即將崩解,血流飄杵的場面或許不再只是個成語。

 

無獨有偶的,聯邦安全局近幾年追察的一批禁藥——傳說中能抑制血緣詛咒反噬痛苦的「七號試劑」,最近因為尼德霍格殺死守將的緣故,在黑市裡流通得益發猖獗,若是讓這批禁藥流通到市面的話,恐怕蘋果聯邦會先面臨動盪不安的局面。

 

畢竟蘋果聯邦內部也是多方勢力蠢動,尤其是反戰派與主戰派的角力。而現在聯邦總統屬意要跟提爾聯軍合作——明明聯軍已被北地王室稱為「匪軍」,卻還要與之結盟?奧蘭多想不通總統的打算,不過服從指令是軍人的天性,他自然會服從國家的號令,只是他自己的想法並非他人能左右的了。

 

奧蘭多將卷宗複本收進公事包,「是的。今晚值班辛苦了。」

 

「您才辛苦了。指揮官晚安。」

 

同事以咖啡代酒舉杯致意,奧蘭多淺淺一笑隨即離開安全局。

 

下了交通車,奧蘭多沿著斑馬線走到對街,路燈從身後拉出斜斜的長影,行人來來去去,聽著民眾聊著雞毛蒜皮小事或是新一季搭配的討論,那些藏在平凡日常下的隱憂只有奧蘭多知道,那就讓民眾繼續無知的幸福下去也未嘗不可。

 

這便是他想守護的幸福。

 

「幾日前,蘋果聯邦服裝集團的新任總裁查爾斯於集團大樓意外身亡,據傳與提爾聯軍的殺手灰影有關,目前聯邦安全局正在積極緝凶,若有民眾發現不明人士,請儘快通知轄區員警請求支援。」

 

百貨公司的電視牆播放連日來的大新聞,聚在電視牆前的民眾指著新聞竊竊私語,飄進了錯身而過的奧蘭多耳裡。

 

「天啊,居然真的死了嗎?」

 

「前總裁跟女兒不是聽說被綁架了嗎?現在新總裁居然死了?流年不利啊!」

 

「蘋果聯邦服裝集團看來要完蛋了!」

 

「搞不好是假的,這年頭哪有什麼殺手啊,騙人的吧!」

 

「希望能早點抓到兇手……太恐怖了……」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也希望能早點抓到灰影。奧蘭多勾出無奈的笑容,但是灰影太難找了,媲美S級難度的任務,畢竟聯邦安全局花了十年連張照片都沒能得手,直到他們在空中長廊正式面對面,終於得到能追蹤對方的資訊,卻是最意想不到的人。

 

「弗里恩……」他淺淺地嘆口氣,接下來該怎麼做,這點他現在也沒有頭緒。

 

奧蘭多保持不緊不慢的腳步進超市,推了輛推車慢慢逛過琳瑯滿目的商品,同時構想未來兩天的計畫:在家看個電影、找個西洋棋棋友進行線上對弈,週日回老家看看蘭斯洛特先生,放鬆心情、養足精神迎接週一工作天的到來。

 

將通心粉及紅莓果醬放入推車,絳紅色澤令他想起幾週前近距離面對面的灰影,內心叫囂著想再遇見對方,想問問當年究竟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會成為殺手?為什麼──

 

還活著。

 

奧蘭多永遠忘不了十年前背著弗里恩走出溶洞的那天,如鐵塊冰冷的人體緊貼著背脊,他在茫茫大雨裡辨識歸途的方向,每一步都是那麼艱辛而沉重,淌過臉龐的已分不清是雨或是淚,最後怎麼回到軍隊、回到學校,這過程的記憶是空白的,只記得最後參加了葬禮,並在授業典禮上將「不朽榮耀」給予弗里恩。

 

當時他接受學校安排的心理輔導,心理醫師評估是因好友死亡的衝擊,促使人體為了保護自我而啟動防衛機制──遺忘。

 

奧蘭多接受這個說法。

 

那段空白記憶並不影響日常及行動,更進一步來說,弗里恩的死更讓他堅定守護這聯邦人民的意志,他相信那不僅僅是自身的願望,更是對方的遺願。

 

那場創傷唯一的後遺症,是他開始討厭雨天。

 

(續)

***

我居然真的寫了這對的文,久違的來到凍原中心,若有同好歡迎跟我喇賽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