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茨】故里 試閱01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原著向正劇,有私設,微R-18GH,刀

※修稿中,內容會稍微有變動!

 

我魂歸故里,故里是你

 

 

弦月當空,絲竹笙歌裡雜錯著攤販的吆喝及遊女們攬客的嬌嗔,從大街溢到其他巷弄,更襯得溫柔鄉以外的地方靜如沉玉。

朦朧的月光總能隱匿許多事物,像是偷蹭一般人家灶內食物的鼠輩、伺機而動的樑上君子、幽會偷歡的情人,以及斂去身周氣息的妖怪們。

遠離大街的大樹下,酒吞童子倚著酒葫蘆,耳力極佳的他聆聽遠方三弦琴的婉轉琴音,一頭紅焰似火的短髮揚於空中,兩尾白蛇滑過腰腹與肩膀,冰涼的蛇腹似乎降低了夏夜的悶熱。

倏地,白蛇們嗅到空氣中的腥臭味,紛紛直起身子、吐出蛇信。

「嗝、再來啊!再來一壺!」

「給本大爺找個美人來!」

笑鬧的醉語由遠而近,一群渾身酒味的少年提著燈籠搖搖晃晃的走來,大聲嚷嚷、相互推擠,突然間,一位兜著破舊披風的女子踉踉蹌蹌地拐出轉角,不偏不倚地撞入那群少年中間。

「啊!」

一聲驚呼,沒抓好的披風倏地飄落地面,露出女子姣好的面孔,水靈靈的雙眼染上一層驚訝,似乎沒料到竟會碰到這麼多男人,只見她縮了下肩膀,避開少年們伸來的手,試圖撿起披風罩住因和服被撕裂而曝露於眾目光中的肩上。

「小美人怎麼啦?」

「哇,這是被襲擊嗎?在哪?我們、嗝、幫妳報仇啊!」

少年們被酒醉暈了腦袋,一個接一個說著渾話湊近,女子揪著前襟不斷後退,直到撞上了牆面,咧嘴笑得歡的少年們輕薄地按上她的肩與臂膀,剎那間爆出的妖氣吞噬那隻不長眼的手。

變故橫生,少年們定格盯著自己驟然不見的斷手,下一瞬劇痛襲上腦門,一個個發出淒厲的哭喊,有的甚至暈倒在地。他們驚恐的看向女子,卻見本來嬌怯的人緩緩扯開笑容,黑眸閃過一絲金,隨手掐住其中一個的脖頸並吸乾其精力。

「妖怪啊——」

「放、放過我——救命——」

隨手拋開人乾,女子漸漸褪去人形,紅色的長短犄角現形,尖指隨意劃破其中一人的喉嚨,剩餘的少年們嚇得做鳥獸散,已恢復男形的茨木童子身披軟甲,燦燦金眸淌著不懷好意,笑覷盤中飧做徒勞無功的逃跑。

足踝的鈴鐺宛若地府響鐘,隨著追蹤的步伐竄入耳膜,茨木童子明明能隱去聲音卻像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將獵物逼到絕路才吸食其精力、啃咬其血肉,他踩在黏膩血泊裡恰似兒童在水窪中嬉戲,有種不容他人介入的自得其樂。

酒吞童子冷眼看著那齣鬧劇,沒有出手的打算,畢竟三弦琴與新得手的佳釀令他心情大好。但他不惹事,不代表事不惹人,剩下一個斷手缺腳的少年爬向他,來不及將人攆走,斷氣的剎那手指觸到了酒吞童子的結界,茨木童子察覺有異,鬼火與話音同時砸來。

「誰!」

酒吞童子撐地躍起、閃過攻擊,只見紫黑鬼火瞬間灼燒地面,發出陣陣惡臭,他哼了聲,單肩扛起鬼葫蘆反擊,瘴氣團與鬼火碰撞揚起漫天飛塵,餘勁震得大地晃動不已,波及了大樹,轟的一聲攔腰折斷。

茨木童子金眸浮現訝異,隨即妖力暴漲,白髮無風自揚,只見他閃身至對方面前,尖甲劃破空氣卻未見預期噴灑的鮮血——原先該在他身前的傢伙竟已消失,他抓到的只是一抹殘影。

此時一抹白掠過眼角,下一瞬,左腕與頸間傳來巨大壓力,白色念珠成了鎖鏈束縛他的行動與呼吸,但這樣就想擊倒他?想都別想!

茨木童子右手剛要蓄積鬼火,一聲清脆的斷骨聲響起,對方識破了他的反擊,毫不留情的折斷他的右腕,與此同時,一股巨力掐著他的後頸往地面狠狠地撞了幾下!

頭暈目眩、呼吸困難,想運起妖力突破窘境卻發現力量被吸走,他艱難地仰頭,急速縮小的視野只見一抹冷笑。

「唔……妖、僧?」

「錯了。」

 

近來酒吞童子總接收到一股凝視。

帶著七分打量三分好奇的視線,對方很聰明的癮去氣息,他想了想又等了等,沒等到來者現身攻擊,揣測是什麼小妖或是僧侶,想收拾他卻又找不著時機。

一開始他是不管的,但日日夜夜被盯梢,誰也不會愉悅。

酒吞童子化形為人類男子,拎著酒壺往市集打酒,一路上人們投以好奇的眼光,窸窸窣窣的低語一字不漏地傳入耳裡。

「好俊的男人,不知道是哪家的貴族少年?」

「居然沒帶護衛,看起來也是名門,不如等等打劫他!」

剎那間,那股視線竟透露出一絲怒意。酒吞童子冷笑一聲,心生一計。

打完滿滿的酒,酒吞童子刻意經過一群混混身邊,不意外地後頭跟著一溜不懷好意的人,前方巷弄也出現兩個身影包抄他。

「喂,把你身上的錢交出來,免你一頓皮肉痛。」

「沒錯!不想挨揍就乖乖跪下。」

酒吞童子緩緩勾起嘴角,「我若拒絕呢?」

「那就把你揍到乖乖求饒喊著大爺我不敢了!」

話音一落,混混們群起而攻,就在即將觸碰酒吞童子的衣服時,一股暴烈的妖氣環繞他一圈,那群混混的脖頸劃出血線,酒吞童子皺起眉頭、周身結界彈開噴灑的鮮血。

「面對這種愚蠢的人類,為何不出手,任憑他們大放獗詞?」

白髮紅角的男人撤去隱身,金眸滿是不解。

「果然是你。」酒吞童子抱臂環胸,「你一直跟著我做什麼,羅生門之鬼。」

他想起前陣子,有個妖怪化為女子誘惑貴族子弟,那些人總在羅生門附近失蹤,隔日曝屍於大街,久而久之,傳聞叢生,那個妖怪也被人們冠以「羅生門之鬼」的稱呼。

「吾為茨木童子。」茨木童子並不以「羅生門之鬼」為名,他希望在強者腦海中留下的是自己的真名。「吾是來邀戰的。」

對於茨木童子這個名諱,酒吞童子沒有特別印象,他本來對這種事情就是興致缺缺,誰站在妖族頂端、誰又被誰取代,這種事層出不窮,與其花心思追求這種俗事,不如再喝一壺好酒。

「不要。」浪費時間。

茨木童子不可思議般瞠圓了眼,眉宇微微擰起。「為什麼拒絕?」

怎麼,這年頭連拒絕邀戰都不行?酒吞童子冷哼一聲,「本大爺為什麼要順你的意?」

「渴望與強者轟轟烈烈的酣戰一場,不正是妖怪的本能嗎?」

「但你只是我的手下敗將。」酒吞童子心想,原來是打輸架不甘心的傢伙,無趣。

「吾的確是敗了,但並不認為自己無法打贏你。」茨木童子握拳,往前踏了一步。「當時你打敗了吾,為什麼不吃掉吾?」

「沒興趣。」

茨木童子滿頭霧水,以力量取得壓倒性勝利之後,把對方拆吃入腹是很正常的事,不管戰鬥條件對己方是利是弊,結果既然是技不如人,那麼就該接受自己成為他人盤中飧的事實。

他以前都是這麼做的。

所以當他醒來卻發現自己被扔在原處,好手好腳的,哪裡都沒缺時便納悶自己為何還活著?是羞辱或是刻意放走他?茨木童子不解,才順著對方殘留的氣息追蹤,一連幾日躲在暗處觀察,卻只看見酒吞童子彷彿酒缸成精,日日夜夜都在喝酒。

而今對方用計逼出他卻無意與他一戰?說不出的情緒如蟻啃蝕著茨木童子的心口,他迫切地想與其戰鬥,或許打贏了酒吞童子就能逼對方說明,為何寧可沉醉酒精裡也不肯用那強大的力量征服妖界。

酒吞童子斜斜地睨來一眼,紫眸裡全是不屑與疲乏。「反正我對和你戰鬥一事沒有任何興趣,你喜歡挑戰,那就去找人戰鬥。我不奉陪。」

茨木童子並未追上對方離開的腳步,金眸遙望著那道背影,不禁喃喃自語。「吾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位可敬的對手,怎能就此放棄!」

 

(試閱1完)

***

修稿中,內文可能與本子有所差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