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源賴光X鬼切

※練筆用,微肉,篇名隨便取的

 

深夜時分,源氏大宅只剩下守衛巡邏,下人們也早已進入夢鄉,然而源賴光的房間卻透出燈光,室內燭光幽微,隨意披著一件單衣的源賴光坐在榻上,一手拿著手下送回的資訊書信,一手輕撫著跪在腿間賣力吞吐的鬼切的髮絲。

飽滿的肉刃撐開鬼切的嘴,兩頰痠得很,他微微皺眉想停下吞吐,但撫著頭頂的手也停了下來。

「繼續,鬼切。」

源賴光的聲音比平常低啞,飽含情欲的聲調聽得鬼切渾身機靈,他不懂這是什麼原因,一如他也不明白現在做的事,只是順從主人的指令,去做主人會開心的事情。

於是鬼切不敢停下。

再次前後擺動頭部吞吐,吞不下的津液沿著嘴角滴落,砸出一滴滴深色的圓。不知為何,口中的肉刃比剛剛又脹大了些,鬼切擰起秀氣的眉頭試圖退遠點,但原先撫摸著頭頂的大掌先一步識破他的意思,不知何時已悄悄地滑到後腦,於是不退反進,喉頭因被異物頂著反射性乾嘔,卻又被牢牢堵著出口,肩膀因此顫了顫。

「沒事的。」源賴光撫了撫鬼切的髮絲,彷彿他不是罪魁禍首。

鬼切停了一會兒捱過那陣噁心,這期間肉刃如蟄伏的獸,雖然沒有大幅動作但仍微微地脹了,此時頭頂又飄落下一句指令,指尖力道加重。

「吞進去,吞深一點。」

「唔……」

鬼切被扯著髮絲往前膝行幾步,主人挺著腰頂弄他的喉舌,胯間濃密的陰毛搔著臉頰,他反射性搭著對方大腿穩住身形,直到一股異味的濁液炸在喉間,倉皇之中吞下了大半,剩下的體液則在肉刃退開時淌落唇角與下巴。

突然間,唇角被主人抹了一下,一點白濁沾在指尖,隨即將其於他舌尖抹開,他不解地抬頭,卻見那雙紅眸滲出笑意。

「舔乾淨。」

 

(完)

***

啊嘶!這一對!!整個很適合走那啥的風!!!

就當練練筆吧,口●與舔乾淨一次滿足……

我再度覺得跟大江山相關的CP都有毒……讓人寫肉的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