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光切】《折刃》楔子

CP:源賴光X鬼切

※遊戲向設定為主,正劇,有私設及深廣的腦洞

※佛系存稿,到底會寫多少其實我也不知道:D

 

不能忘懷的,是最初的溫柔。

 

「我想要一把刀。」

年少的源賴光看著父親腰際的寶刀,忍不住提出要求。他身為源氏未來的家主,本該擁有與身份對等的武器,一般刀器是不夠格的,他也不會屈就自己的身份。

「你?」身為家主的父親打量兒子的身板與年齡,以及那張臉龐透露出的誓在必得,他明白對方欲求的並不只是普通的刀器。「你現在年齡還太小,不適合。」

源賴光抿起唇角,不認同這種說法。「父親,後年我就該行元服禮了。」

「大人,少主的確該擁有一把自己的刀了。」年長的護衛提出諫言,「憑少主的能力,相信能駕馭一把好刀的。」

家主頭有點疼,自家兒子的個性他最瞭解,就算今日拒絕了也無法阻止對方必得的決心,而對方會為了「得到一把好刀」做出什麼樣事情,他並不想發生事端才來補救,那都來不及了。

「跟我來。」低聲嘆口氣,從源賴光小時候他便明白,這孩子未來必能成就大業,相對的,必是沾了滿手洗不淨的血腥,到那時他恐怕也鎮不住對方了。

源賴光並不理解父親為何嘆息,但對他而言並不重要,他要的就是適合自己身份及能力的武器,即將成年的他要求這點小事不算過份。隨著父親的腳步來到源氏的武器庫,歷代收藏的名刀寶劍都在此,一開庫門,金屬與血腥撲面而來。

「去選吧。」

源賴光昂首踏進,小手摸過每一把刀柄與刀鞘,卻沒有一個與他產生共鳴,既無共鳴,又怎會稱手如意?

「這些都不是我的刀。」源賴光搖頭,閃過一絲遺憾,隨即看向父親。「我想要一把只屬於我的重器,請父親將新刀贈予我吧。」

「你的消息挺靈通的。」家主略略皺起眉頭,他知道這孩子為了往後能繼承源氏,已懂得拓展自己的勢力與人脈,可是新刀這事情才剛起步,竟然已經能掌握到這情報了?

源賴光微微一笑,毫不畏懼地回視父親的視線,更不在意那弦外之音。

「聽說近日鍛刀師已開始籌備,希望未來父親能將這把刀贈予我。」

「那將是源氏的重器,不能隨意給心志不堅的人,你配得起嗎?先證明你的資格再說吧。」

源賴光勾起唇角,字句鏗鏘有力:「我當然可以。」

 

「源賴光嫉惡如仇,視斬殺妖怪為己任。」

這樣的傳言開始流傳於皇宮及市井,一時間,不堪妖怪其擾的人民視源賴光為英雄,未成年就已擁有廣大抱負與強大能耐,當他乘著印有源氏家徽的馬車經過時,眾人便出來夾道歡迎。

但源賴光總是笑而不語。

唯有近侍與族人才知道,源賴光之所以這麼快就闖出名號,最主要的是能從家主手中接過那把新造的源氏兵器——他要向父親證明自己有資格拿得起重器,更有能耐接下源氏這個重擔。

對此,斬殺的是罪人或妖怪其實沒有差別,往上爬的人只會在意腳下的階梯踏不踏實,何必在乎構成階梯的是石塊或是人命?

「少主,人已帶來。」

披著一身月色回來的源賴光剛洗淨滿身血腥,檀香溢滿室內,壓抑了因戰鬥而沸騰的躁動。正準備以陰陽術驅除沾染的妖物的死氣時,近侍隔著門簾報告消息,耳尖的他聽見掙扎的聲音及重物被摔於地的聲響,於是放下符紙,僅著單衣便掀簾而出。

冬日雪鋪滿了後院,反射著銀月光輝,一名被近侍壓跪於雪地的武士男子,雙臂被反綁於背部,衣服綻開的裂口沾染暗色血跡,身下雪暈染緋紅,那雙烏黑的瞳眸則透露著堅毅、疑惑與不甘。

源賴光滿不在乎地赤腳踏雪靠近,倏地抽起近侍的刀,並且用此挑著男人下巴,迫使對方高高仰起頸子,血珠從刀尖抵住的那處皮肉滲出且滾落,拉出一條蜿蜒的血線。

「這就是最負盛名的劍士?」

「是的,為了逮住他,我們也折了不少人。」他們花了一段時間才確定人在哪裡,就等對方出關這刻逮人,就算損失不少人馬也必須把這人帶回來,畢竟主上的命令不容違抗。

「看得出來。」

源賴光好奇地打量,紫黑髮絲披散於肩,俊俏的臉龐沾著血汙與淤青,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無不顯示,他的人拿下這傢伙時著實費了不少工夫。

「有人看見嗎?」

「沒有。」

「做得很好。」源賴光讚許,刀尖沿著下顎線條一路往上至下唇,挑斷了縛著對方嘴巴的布條。「給你說一句遺言的時間。」

「我和你有什麼冤仇?」

源賴光倏地笑彎了眉眼,他一向對無法威脅到他的人事物和藹且大方。

他想,的確是該讓對方明明白白,才不會讓執念壞了大事。

「我們素不相識,當然沒有仇怨。只不過,我要你為我所用。」

 

(續)

***

反正現在沒事有空檔,那就看看自己啥時能寫囉短篇囉~

賴光大概是我寫到目前為止最慘烈冷血的角色,但是,我喜歡寫這樣的角色啊啊啊啊啊(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