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狗崽/H】不給糖就搗蛋(完)

 

CP:大天狗X妖狐

※現代PARO,從分手變回情人~從砲友變成男友~

※借鑒橡木的大燕麥片、樓下大媽的Hee-Ha(?)

※肉。

 

        夜叉盯著眼前穿西裝打領帶,宛如要去約會的妖狐,滿臉的狐疑:「你真的要去談分手?」

妖狐一口乾了眼前的蘋果西打,大氣地哼了聲。「小生再也受不了這種砲友模式,我要跟他分手!我要把他的鑰匙還給他!跟他斷交!跟他老死不相往來!我走了!」

夜叉目送妖狐離開,轉頭問向般若。「你覺得他會成功嗎?」

「我覺得他會成功填飽肚子。」

「我也是。」

 

妖狐站在大天狗租屋處前按了十分鐘的電鈴,按到他懷疑大天狗是不是知道他會來按鈴,所以刻意拔線逃避。

「出來啊,大天狗!」妖狐忍無可忍地拍了兩下鐵門,得到正後方某人的開門聲,他從擦得晶晶亮的鐵門反射看見了玉藻前,對方一手舉著偽裝成腰鼓的啞鈴笑得他背脊發毛。

「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吭?」隔壁酒吞童子顯然是喝了通宵,只見對方開門查看,不悅地瞇起了紫眸,房內的酒味與性味嗆得妖狐想剁掉鼻子!「大清早的在這裡拍門,你幹麻不找鎖匠撬門!」

妖狐委屈地看了看手錶,中原標準時間:下午四點半。

好人如他,不跟醉鬼講道理!

「大天狗你再不出來,那我就開門進去了!」

蔫蔫地垂手掏出鑰匙,妖狐頂著兩道「有鑰匙還拍門你有事嗎」的眼神迅速進門,房裡飄著熟悉的大燕麥片的味道,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妖狐一回神才發現自己已經穿好拖鞋,自動自發地打開冰箱門準備拿水喝——

不行不行,小生是來談分手的!拿什麼水喝!把鑰匙還給大天狗就是了!

妖狐砰地關上門,隨即被無聲無息站在身後的大天狗嚇得夠嗆。

「啊啊啊——」幹!什麼時候來的!

「冷靜一點。」大天狗一把蓋住妖狐的嘴,順勢把人摟進懷裡拍了拍。

「嚇死小生了。」妖狐幾秒後才發現自己跟大天狗的距離太接近了!Warning!於是他一把推開對方,不小心踢到一個重物直往腳背砸下去!「噢!」

「小心點。」大天狗搖搖頭,把球棒撿起來靠牆放,並攙著妖狐往外沙發走去。

「你沒事拿球棒出來幹麻?」

「我以為小偷進門。」大天狗遞給妖狐醫藥箱,自己則去包了冰塊回來。「怎麼突然過來?」

「喔,小生是來還你鑰匙的。」對對對,他是來辦正事的!他把鑰匙放到大天狗掌心,這意思夠明顯了吧!

「這什麼意思?」大天狗坐上桌沿,晃了晃鑰匙圈。「你要分手?」

「就是這個意思。」

「理由呢?」

「某人太無趣、教條太多,而且完全不把小生當成另一半!」妖狐痛心疾首,想想他的待遇,感覺自己連砲友等級都不到,他可能只是個隨傳隨到的人形飛o杯。

冷冷的大天狗冷冷的挑眉。

「你喜歡吃大燕麥片是你的事,但是,小生想吃大亨堡雞腿堡犇牛堡也會被阻止,從頭到尾都是小生配合你的飲食習慣,你有想過小生不吃草的心情嗎?沒有!你只想到你自己!」

「我記得我每天都有餵你肉。」

「哪有?」他什麼時候吃到肉了,為什麼自己都不知道?可憐他跟著大天狗吃素吃到營養不良變虛胖!「我怎麼都沒有印象?」

「你每天都有吃我這根——」

妖狐一把蓋住大天狗的嘴巴,截斷那情色無比的後話。

「此肉非彼肉!我要吃的是真正的肉!」

大天狗拿下妖狐的手,面不改色地講出另一項反駁的證明。「我記得我出差時你明明就吃了真正的肉,結果還是餓到不行的用視訊隔空來一砲——」

「那個是之前的事!都過去了!你不要轉移話題!讓我說完!」

冷冷的大天狗再度冷冷的挑眉。

「就算不提那個,小生好歹也住在這裡前前後後有半年的時間了吧?我居然還沒有自己的棉被漱口杯跟牙刷!」

「怎麼沒有?那洗手檯上的那是什麼?」兩個杯子兩支牙刷,難道是他眼花?

「那是紙杯跟一次性牙刷。」天可憐見,那牙刷還是大天狗出差從飯店帶回來的那種,有男友這麼委屈的嗎?

「你對一次性牙刷有什麼意見嗎?」大天狗環臂抱胸。「我也是用一次性牙刷跟紙杯,發霉了隨時可以換新的,哪裡不好,你說說看。」

「……」

「再說了,你蓋棉被的時間並不長。通常你是直接倒在我身上,然後我再在你身上蓋個被子,所以我們總共只蓋了一條被子,請問我們為什麼需要兩條被子?而且,我的被子還是雙人尺寸的,你說說兩條被子的存在除了浪費洗劑與擺放空間以外的必要性是什麼?」

「……」好的,他無情他無理取鬧這樣可以嗎?他服了行不行!

「你還有什麼不滿的,請繼續。」大天狗洗耳恭聽。

「小生覺得,你在床上根本不在乎小生的感受!」

冷冷的大天狗繼續冷冷的挑眉。

「這人生除了床以外就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做愛嗎?還有我跟你說,你不要再把小生綁起來,要不你怎麼不給小生綁著做一次看看!」

說到這點妖狐就生氣,每次大天狗都堅持在床上,情人偶爾也是需要一點情調的,但他若提了這事,下次大天狗就會搞一些很像SM遊戲,把他綁著做、蒙著眼做之類的!

大天狗難得沉默,良久才啟唇:「我一直以為你挺喜歡被綁起來做的,至少叫得特別歡快。」

「你才喜歡被綁!你全家都喜歡被綁啦!」

聞言,妖狐差點跳起來,大天狗卻在此時往前壓對方壓回沙發,單膝抵在妖狐褲襠,食指扯動著妖狐的領帶,俊朗的臉龐湊得極近,洗浴完的清香竄進妖狐鼻腔,讓他的氣勢萎了一半。

「幹、幹麻?這年頭連實話都說不得嗎?」

「聽起來你對此不滿很久了。」好心被雷親!「那不然換你來試試。」

「試、試什麼?」妖狐嚥下一口口水,他對那張臉真的沒抵抗力啊。

大天狗終於露出妖狐進門以來第一個微笑。「試著綁我,讓你主導一次。」

幹不幹?

幹!

 

妖狐那悔恨,用五萬字也難以形容自己為什麼又在大天狗身上上上下下,自己怎麼會一時精蟲衝腦的答應了大天狗說的試一試。

他是來分手的,不是來打分手砲的!

一切都是大天狗的錯!是他引誘的鍋!

妖狐生氣、妖狐厭惡、妖狐覺得——幹,綁人真的有快感,看著大天狗頸間繞著他的黑領帶就覺得誘人指數增加八十個百分點!

如果不是他被插入就好了。

仰躺在沙發上的大天狗金髮黏在頰邊,胯部正配合著妖狐的節奏律動著,冷冷的面孔染著情欲:「你看起來很興奮。」

「……我沒有……哈嘶……小力一點……」負責喘氣的妖狐扯了下領子,對方的眉頭微微擰起,緊接著他的屁股就被狠狠拍一下。

於是大天狗賣力表演何謂強力高速打樁機。

「幹……你很故意……哈啊……」妖狐撐在大天狗胸膛試圖保持平衡,情不自禁地在上頭抓出幾道曖昧的紅痕。

「有嗎?你比剛才更興奮了。」大天狗的指尖滑過妖狐側腰,握住了翹著的柱身,惡趣味地彈了下泌出液體的頂端,惹得妖狐後穴一緊,仰高了頸子發出促音。「嗯,聽起來的確很喜歡。」

同時被玩弄前後面,妖狐眼角泛紅,生理性的淚水滿在眼眶裡,不可自制地隨著大天狗的動作扯緊或放鬆手中領帶,越來越激烈的律動讓他連完整的一句話都吐不出來,透明的津液隨著呻吟從唇角溢出。

「唔……嗯……哈、哈啊……嗯……」

大天狗突然直起半身,帶動著相連的部位,妖狐因這突如其來的變動而驚喘一聲,但來不及抗議,大天狗的唇瓣已貼上他的,靈活的舌頭竄進他口腔勾纏著,掃過他敏感的上顎,這時候的妖狐腦袋根本是一團煮到糊爛的燕麥,什麼都想不起來,動情地沉淪在感官刺激中。

妖狐忘情地鬆開手上的領帶,攀著大天狗來個法式深吻,而金髮男人面上冷漠,動作倒是十分熱情,頻頻頂弄著他的敏感點,快感逐漸累積直至臨界點,說時遲、那時快,一聲物理性的皇家禮砲「砰!」的響音在室內響起,剎那間被嚇到渾身僵硬又軟下來的妖狐驚駭地抱住大天狗,張著嘴都忘記要說什麼話,整個人發出無聲的孟克式吶喊。

大天狗摸摸妖狐汗濕的後頸,淡定自若的說:「是門鈴。」

泥馬的門鈴就門鈴幹什麼裝皇家禮砲音!妖狐駭然到不知該如何吐槽,他還沒禮成就響砲,哪裡還有心情繼續打砲打下去?

「我們去看看究竟是誰來了。」

妖狐點點頭,大天狗的柱身抽離體內時他又差點軟倒,但現在他真的沒心情繼續做……「欸欸欸?」

大天狗一把扯起他,轉過他的身體後突然抬起他的一條腿跨在桌沿,連聲招呼也沒打的就直接進入了,那瞬間妖狐只顧著喘氣,連質問的力氣都還沒凝聚。

「走。」

「操……嗚、嗚啊……停、停下來……哈啊……」

意識到大天狗想幹麻時已經來不及了,妖狐被迫後穴含著對方的碩大一步步往門口移動,過強的刺激讓他的腰整個軟下來,要不是大天狗摟著他、強迫他往前移動的話,他一步也動不了。

「不……停、不要走了……」

「好,我們『不停』。」大天狗完美示範什麼叫做斷章取義。

短短的路程硬是走了好幾分鐘,期間皇家禮砲不斷奏響著,待妖狐走到門口時連抵著門喘氣都覺得快不行了。

「哈……哈啊……嘶……啊……不要撞……嗚……」妖狐試著穩住身體,但這真心太難了!有看過暴風雨中的小船嗎?誰還能好好掌舵直行啊!「等等!你要幹麻!」

低頭喘息的妖狐看見大天狗解開門鎖時,驚嚇得都破音了。而大天狗並沒有完全打開,安全鎖鏈著內門,只能打開一道縫隙察看來者是誰。

「不給糖就搗蛋!」穿著南瓜裝的童女把手上的糖果籃舉高高。「給我糖果!」

「……乖,妳、嗯、嘶哈……去別間要糖果……哈啊。」妖狐恥得都要原地爆炸了,身後的大天狗還淺淺頂弄著他的敏感點,就在這麼純真的小孩面前,汙得他都想叫警察來把身後的傢伙抓走!

「可是……叔叔,你不舒服嗎?」童女歪著頭,察覺有異。

「我、不是……叔叔!」他那麼年輕!

「這個叔叔身體不太舒服,妳先去其他間要糖果,等等再回來,我再把糖果給妳。」

眼見妖狐真的撐不住了,大天狗拋下一句話之後猛然關上大門,順手拔掉門鈴的線,把對方壓在玄關鞋櫃上進行更激烈的律動,他俯下身湊近妖狐耳旁。

「這樣的玩法還滿意嗎?」

「不在床上在沙發如何?」

該死的是在算帳啊!妖狐欲哭無淚,只能發出更多的呻吟取悅了身後進攻的男人。

在妖狐終於達到高潮趴在鞋櫃上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時候,大天狗突然輕笑一聲。

「不給糖就搗蛋。我剛搗完蛋,現在該吃糖了。」

……大哥你的順序哪裡不對啊!

 

 

夜叉滑開螢幕。「喔,妖狐傳訊息來了。分手分兩天也是很厲害了。」

「分手沒?」般若打了個大呵欠。

「打了分手砲但沒分手。」不意外啦!

「就說是欠日嘛!」

如果有事情是一發和好砲沒辦法解決的,那就打兩天和好砲,保證什麼問題都迎「刃」而解喔。

 

 

番外(?)

童女繞了一圈後回來按大天狗的門鈴時,對方根本就沒開門給她糖果,她傷心的回到姑獲鳥的家,拿出珍藏的式神指偶開始表演剛剛看到的妖狐叔叔的模樣。

「嘶……」倒抽一口氣。

「哈……啊……」吐氣。

「嘶——哈——」

姑獲鳥從廁所走出來,非常納悶。「童女,妳在幹麻?」

「我剛剛去找大天狗哥哥跟妖狐叔叔糖果,然後叔叔好奇怪!他一直在嘶——哈——臉還很紅……咦,姑姑妳要去哪裡?」

「去斬雞。」風蕭蕭兮易水寒,今日不斬雞不回來。

 

(完)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寫出這個東西來.........

只能說大燕麥片真是好東西啊雖然我是拒絕吃的

謝謝橡木緊急時刻接下了重任!也剛好狗崽在週二時跟珍太還有橡木突然聊到這個腦洞哈哈哈哈哈

打鐵趁熱的就碼了,只是篇搞笑的黃文,希望你們喜歡(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