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光切/H】欲望滋味(完)

CP:源賴光X鬼切

※練筆用,肉,篇名隨便取的

 

這是化形以來,鬼切頭一次想避開源賴光逼視的目光。

一開始只是很單純的疑惑,肇因於他撞見了下人在樹叢裡的親密行為。當時鬼切負責夜間巡邏,經過花園時耳尖的他聽到奇異的呻吟,眉頭微微擰起,他放輕腳步靠近,手已握住刀柄準備一發現問題便行動。

然而只是一名下人與侍女急不可耐地在草叢裡交合,就算是女方緊緊咬著衣擺還是無法阻止呻吟外洩,鬼切的腦袋裡轉過好幾條源賴光設下的家規,卻也沒找到相對應的一條該如何處理現況。

他盯著那忘情交媾的兩人,不解為何會出現那種沉溺於情欲中幾乎死去又復活的、半是舒爽半是痛苦的表情,至少,他不曾在源賴光的臉上看過類似的表情。

身為一把刀兼貼身護衛,源賴光未曾讓他迴避任何事,無論是公事、私事或是情事,面對那些偶爾能與主上進行親密行為的女人,鬼切從沒記住過她們的臉、衣著與身材,他只聽過她們無意義的呼喊與幾欲斷氣的呻吟,卻沒聽過主上對其有過什麼回應。

鬼切總是像個精致的戲偶跪坐在御帳台外邊,紗帳如朦朧月光遮不住主上的好身材,也擋不住飄散而出的淫靡氣味與淡淡血腥味,不消看也明白那些女人身上多少帶著傷。

往往在下半夜時女人已經沒了聲音,若非女人的胸脯還一上一下地起伏,還真像個要被餵狗的肉塊,而這時,鬼切會離座,到外頭要那些候傳的下人進來抬走女人,另一波侍女則是將被褥等寢具換過新的一套。

「鬼切,過來。」

待房裡又只剩下他們時,源賴光會招手要他過去,他幫忙會點燃香爐驅散那股甜膩的性的氣味。

然後他陪著主上入睡,那雙手帶給他無比的溫暖。

 

「鬼切,你在這裡做什麼?」

身後傳來源賴光的聲音,猛地一回身差點撞上主上的臉,那俊朗的臉龐因聽見呻吟而挑高了一邊的眉頭,並且以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

「他們……」鬼切試圖解釋自己身在此處的原因,卻被源賴光截斷了後話。

「隨我來。」

鬼切跟著源賴光回到房間,點亮的燭火照亮整間房,而他被指揮著褪光衣物後,坐到銅鏡前。

「做給我看。」

「呃。」鬼切接受過不少源賴光的近乎無理的要求,但還是第一次有過這方面的要求,他實在不敢確定。「主人是指……」

「手活。你不會嗎?那之前曾幫我處理的是誰?」源賴光輕笑一聲,支頰笑覷雙頰漸漸紅起來的鬼切,開始了口頭指導。

「握住他……對,腿再張開一點。」

「手,除了從下而上以外,也要照顧一下其他地方,頂端與囊袋。」

源賴光叨叨絮絮地指導著,而單手後撐的黑髮男人瞇起了眼睛,紅唇微微張開逸出幾聲來不及收回的呻吟,原先清冷的神情染上情欲的色彩,眉宇也因累積的欲望卻無法達到高潮而皺起一個川字時,他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嗚……」情欲如累土不斷堆疊,鬼切喘著氣、瞇起眼,半是清醒、半是沉浸欲望之中,忽而聽見腳步聲,源賴光不知何時走來,斂起衣擺跪坐於面前。「……主人……唔啊……」

「繼續。」源賴光的食指擦過鬼切微啟的唇瓣,潮濕的吐息黏於指尖,像一搓微火點燃了枯草堆,探指滑進口腔摩搓著濕滑的紅舌,不及吞嚥的津液便順著唇角淌出,興味的紅眸緊盯黑髮男人被情欲煎熬的臉龐,多麼人性的模樣,這一刻的鬼切跳脫了刀靈的身份。

就算半瞇著眼也能感受到主人落在自身的視線,露骨的、煽情的、誘惑的如軟毛筆尖掃過,喉結顫動,想說話卻因壓舌而吐不出完整的句子。

「動作慢了,我沒有准許你停下。」源賴光嘖了聲,黑髮男人嗚咽一聲,趕緊接續手上的動作。

欲望頂端滲出的液體漸漸地沾濕指掌,但是,不管鬼切怎麼撸動,總是不得要領、無法發洩,難耐地從鼻腔哼出了熱氣,一直仰著的頭部造成頸部酸疼,此時源賴光倏地抽回手,牽連出的銀絲像勾,勾住了他的欲想,惹得鬼切傾身向前,然後另隻手被源賴光牽來按住自己襠部。

「自己享樂可不行。」

鬼切微愣,源賴光的意思相當明顯,他掏出銀髮男人的欲望,火熱的柱身隨著他的舉動而脹大,於是鬼切看著主人的表情而調整,同時間撸動著自己的下身,看見源賴光褪去冷淡,淺淡的情動模樣反而令他有異樣的滿足。

「主人……」鬼切也不知道為何會喊出這名字,但是當那雙紅眸注視著自己時,一開始的羞恥都化成了助燃的油,燒得他整個身體都熱燙不已,極其希望對方也能摸摸他。「主人……我……」

「鬼切想要什麼獎勵?」源賴光湊向前,耳語輕舔鬼切的耳廓,令對方渾身激靈。

鬼迷心竅般,鬼切顫顫地講出了腦內唯一的想法:「主人……摸我……」

源賴光輕笑一聲,指尖惡意地彈了下鬼切欲望的頂端,惹得對方重重地喘了一聲,然後他將兩人的柱身靠在一塊,壓著鬼切的掌共同撸動,奇異的感覺讓鬼切縮了下肩膀,越來越快的動作讓雙方喘息加深,整個房間放大著彼此的吐息聲。

「唔……主人……我……」感覺下身似有什麼液體即將噴出,鬼切扭動著身軀,還沒說完話,源賴光空出一手按住他的後腦勺,唇接唇的熱吻讓鬼切腦袋剎那間空白,等到銀髮男人退開一段距離,探舌舔掉他唇角的銀絲,才發現滿掌都是溼熱的白濁。

「啊……我……」

源賴光沾了一指,笑意深深地抹過他的唇瓣。

「嚐嚐,欲望的滋味。」

 

(全文完)

***

嗯…………一直很想寫個肉,但又寫不出真正的肉,就先這樣吧哈哈哈

原本要讓鬼切一邊咬一邊撸,不過這事還是留待下次再考慮好了(恥)

歡迎看完跟我說說感想~跟我聊天喔(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