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荒X一目連

※《千風流火》網路特典,但可獨立觀看。

 

 

風捎來一目連的消息。

假寐的荒睜開眼,幽幽銀月從窗格傾入,一手撐在吸飽了夜涼的蓆子而起,高大的神祇踩著月光來到庭院,仰首聽著響亮的龍吟穿過結界進入耳膜,震盪出胸腔的不安與瞭然。

撲面的涼意拂過荒的鬢角,屬於風神的銀龍叼著錦囊降落在院落,垂下龍首宛若行禮,他抿著唇捋了捋龍鬚,順著下顎的線條接過了陳舊的錦囊。許久之前——他們相遇共行又為了蒼生而短暫告別時——墮妖的前風神曾指著錦囊向他請求一件事情。

——若有天這個錦囊交到您手上的話,能否過來見我一面?

一目連的金眸滿是慎重,希冀能以一個錦囊換取神的一個承諾。

荒不用多想便明白一目連的目的,他並不喜歡接下這種沉重不已的承諾。但某方面而言他們太過相似。若有日需要託付另一人完成未竟之事,必然也會找上信守承諾且必定完成的人。

——好。

於是荒點頭,擔下了這個責任。

而今這個錦囊終究是落到他的手中。荒眼神一黯,卻仍高昂著頭,挺直了永不彎塌的脊骨,將去實現他的諾言。

「帶我去找他。」

 

目的地意外的並不遠,荒落地時最先聞到的是金屬、沙土及欲望混合的臭味,濃重的近乎能毀掉他的嗅覺。周身張起的結界稍稍阻隔了氣味,荒踏進了施工未完的工地。

人類的文明發展得太過迅速,曾幾何時那些美麗的地貌、植被已被剷除,鋪上一層又一層的瀝青,一幢幢的高樓遮擋最純粹的陽光與風,自然與大道被工業及文明攔腰斬斷,曾經守護人類的神明已被人們遺忘,回歸最原始的地方。

而今他又要失去一位故人。

「一目連。」荒喊道,原先站在橫梁下頭調節著工地的氣流,風乾著未凝固著混凝土的一目連聞言轉過身,就算長出了妖怪的犄角卻還是能從對方身上感受到溫柔,像春日拂過大地的風帶來了生機,也柔和了他的肅殺。

「荒大人。」一目連習慣性的想要行禮,被他單手制止。

「免了這些客套。」荒向前幾步,與前風神面對面,那人雖然還是妖的模樣他卻能隱隱約約地看見對方身後斑駁的灰泥牆。「有什麼特別的事需要處理?」

「只是純粹想見見您。」一目連搖頭,勾起淺淺的笑容,「您知道的,我的時間快到盡頭了。」

一目連摸了摸粗糙的牆壁,百年之前,這裡是他從祈禱聲中的誕生地,隨著時間的推展,沒了信仰的子民、沒了華麗的神社,連跟隨他的妖怪也已離開此處,最後的最後,連棲身之處也即將消失。

荒倏地緊握拳頭,脫口而出。「我可以借你力量。」

「荒大人?」一目連瞠圓金眸,連續眨了幾下似要看清眼前嚴肅得近乎不近人情的神祇怎麼會對一個墮妖者說出這種話,但還沒等荒說出下句話,他便溫柔的搖搖頭,堅定地婉謝了這對他人而言極具吸引力的話。「不用了,謝謝您。」

「……」

或許是荒的表情太過難看,一目連接著解釋。「您願意出借力量讓我維持形態,實在是非常感激。不過,也不可能永遠跟您商借力量,更何況古籠火、蟲師他們早已不在了,漫長的歲月總有告一段落的時刻。」

「因為他們不在了,所以存在的理由也消失了,是嗎?」再一次,荒的駁斥又從唇齒間竄出來,快得讓他連閉嘴堵住的時間都沒有。

「這並不是最主要的理由。」一目連刻意放緩語速,藉以安撫荒快要脫離常軌的情緒——相識幾百年,他對於這位神祇也有一定的瞭解。「主要是,我已經沒有任何的子民或信徒了。我和您的構成是不一樣的。」

一目連攤開手掌,指尖到掌心漸漸透明,很快地,他整個人會消失於自然之中,化為一陣清涼的風吹拂大地。

荒撇開視線,那透明的指尖像勒住了他的頸項,窒息感瞬間湧上口鼻,胸膛劇烈起伏幾下後,慢慢恢復平靜。此時,一目連站到跟前,拉了下他的衣擺,促使荒偏過頭正視自己,眸裡的光像秋日裡隨風搖曳的金黃稻浪,耀眼而溫暖。

「荒大人,我們總會再見面的。」一目連大著膽子將荒纏在掌心的錦囊重新解開,馭風輕輕掛上荒的頸項。「無論世情如何變化,風都與您同在。」

「……知道了。」

荒嘆口氣,輕輕握住了錦囊,得到一目連終於放心的微笑。

「那麼我先走一步了。荒大人,能在最後見您一面,我非常開心。而您——」

清風旋過四周,荒閉上眼睛,感受到故人的風輕輕地蹭過他面頰,像一枚淺淺的吻,那一點點涼意伴隨龍吟悠揚散去。

 

 

「——您是我所見過的,最溫柔的神明。」

 

 

荒睜開了眼,入目便是一目連安穩的睡顏,大敞的前襟遮不住鎖骨處的符合唇瓣的暗紅,以及頸項、臂膀上纏繞的繃帶。他以指尖輕觸一下,一目連動了動,嚶嚀了聲沒有醒來的跡象。

「……是預言啊……」荒撥去自己額前的碎髮,輕之又輕的吐出一聲沉重的喟嘆。

近來一目連不知道去哪裡跟妖怪拚搏,落得一身傷被路過的他撿了回來,面對這傢伙的頑固,荒已經從火冒三丈到現在無力發作,反正他們也不過是偶爾巧遇才相處幾日,管不了、也懶得管了。

只是他沒料到竟然會早一步看見百年之後的事,他又要見證一個故友如星塵消逝於夜空,最後只剩下他一人完善所有,直到世人連神都不再信仰為止。

身為能預言未來的神明,最難受的並非預見了蒼生死難無數的大災,而是每一位與自身有所交集的生命,在時間的洪流之下一個個滅頂。

「唔……荒大人?」一目連擰著眉頭,髮絲被人用力抓住的疼,擾醒了他。「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荒鬆手,抖落的銀絲披散於被衾上頭。「你繼續睡……」

突然間,一目連伸手抱住了他,頭枕在他肩頭,笨拙地拍拍他的背脊。

「沒事的,荒大人。惡夢都是相反的,不會成真的。」

「嗯。」

聞言,荒簡直要笑出聲。他的夢,從來都會變成真實。但他沒有打碎一目連獻上的溫情,他寬容前風神的不知。這個人的溫柔,理應被人以同等的溫柔對待。

 

畢竟一目連是他見過的,對待萬物眾生最溫柔的神明。

 

 

(全文完)

***

先謝謝購買雙龍本的大家,再恭賀我自己雙龍本完售(喂)

這篇其實很久之前就想寫了,但是自己的預期裡,這篇接續本子裡番外之後,也就是百年之後的故事。

荒預見了一目連的消逝,在他們漫長的相處中期就已經知道結果了。而我始終認為他們價值觀的衝突性太高,但本質又過於相像,最好的相處之道還是「你知我我知你我們和平共處」這樣,要說他們到底會不會有肉體關係……

我個人覺得兩邊都雲遊四海(?)也不用約定一定要何年何月何日何時幾次了哈哈(欸)

希望你們會喜歡這篇文,我已經好久沒寫文啦,終於碼出這個小短文,如果能給我點本子或文章的回饋我會更有動力的……努力把腦袋那個荒連本寫出來……(氣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