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一目連中心】風為風

 

*一目連中心,sp一目連出場

*古籠火打醬油

*其實也不知道在寫什麼

 

 

你若問風為何永不止息,正因為風就是風。

 

一目連站在山崖最前端,見遠處海面上耀武揚威的海妖,翻騰的浪花一陣陣撲來,大地都在顫動,那麼渺小又無力的人類又怎會停止顫抖與呼救呢?

哀戚、吶喊、求援、血腥、妖氣、勇敢與自私都旋在風裡,一目連聽著卻只是稍稍側了側頸子,腳下的蒼龍秉著龍息蓄勢待發。

你不去救他們嗎?

你沒有聽見他們在呼救嗎?

「聽見了。自然聽見了。」一目連說,卻沒有進一步的舉動。他知道自己應該去救,能救幾條人命是幾條,但是此時此刻的他動也不想動。

 

他站在山崖最前端做壁上觀,更像伺機而動的鷹,在暗潮洶湧的殺機中等待。

你在等待什麼?

你有能力救他們的!

一目連也說不清自己究竟在等待什麼,或許是為了等待哪位悲天憫人的神明願援手拯救這方風土。

他知道會有那麼一位神明站出來,以死也不足惜的姿態迎戰,但為何還不出現?

 

「一目連大人!」

身後傳來熟悉的呼喚,一抹光照亮了陰暗,神社前的石燈籠化成人形朝他而來。

「嗯?」一目連研判這個小妖怪沒有威脅性,暗自散去風符。

「一目連大人,您還要去救他們嗎?」古籠火面露不贊同,「請不要再為了人類這麼勉強自己……」

「有人會去救他們的。」一目連篤定,「我想看看會是誰。」

「……還會有人來嗎?」古籠火納悶。

「這裡的神社供奉的神明必會出現。畢竟高天原的神明無所不知,祂們會來的。」

「……您在說什麼?那就是您的神——」

「來了。」一目連瞥見一抹粉色身影踏入浪花之中,他勾起微笑,傾身察看,但那個力量太薄弱了,不是海妖的對手,血色漫天,也染紅了他的衣服。「太弱了,這個神明太弱了。」

古籠火揉揉眼睛:「一目連大人,您在說什麼呢?」

「你看不見嗎?那個身影正在迎戰海妖。」

「那是——一目連大人,危險!」

一目連訝異地回過頭,古籠火的臉卻扭曲後被黑暗吞噬。

 

潮溼的氣味灌入鼻腔,全身骨頭彷彿被打碎,妖氣侵蝕著身體,海妖的尖牙刺穿肩胛骨,嘔出一口血的他視野倒轉,海面上漂浮著眾多屍體,古籠火試圖想救他,他抬眼,虛脫的手勉強聚集了風刃掃過海妖的眼。

海妖一聲怒吼,鬆開了嘴,蒼龍捲住下墜的一目連,深染成紫紅的髮絲遮住視野,身後那片碎語及祈禱卻不間斷地湧入神識之中。

一目連咬開下脣,舌尖再次嚐到血味,明明已經非常疲累,甚至擠不出力量了,但他還是放不下這些人類。

潛意識中的他等待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既是如此,那麼唯有迎戰。

 

那一戰,毫無克制的狂暴颶風襲過海面、平原、山巔,毀壞了肉眼可見的物品,人類在海妖災難過後瑟瑟發抖,認為是觸怒了風神,於是倖存的人類籌備了祭祀,希望神明能息怒並且保佑來年風調雨順。

負傷的一目連坐在鳥居上頭,他褪去了原型、也撤去了被海妖瘴氣污染的兇惡,金眸白髮的他頂著妖怪的角,一小口一小口地咬著椿餅。

「風神大人,請保佑我們!」

他突兀地笑了下,眼角染上的情緒一瞬即逝。

 

這裡沒有高天原的神。

 

 

(完)

 

===

 

SP連連請來我家吧>A<!!!!!!!!!!!獻上我的祭品!!!!(欸

 

其實比較想寫出有點像心魔的東西,無奈寫不出來............唉

 

本以為這孩子黑化了,結果好像並沒有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