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源賴光X鬼切

※沒頭沒尾的練筆

 

他將世事染進那雙眸,於是無色的水暈出一層紅。

 

鬼切跪坐著靜候主人的指令。

眼前、耳畔,嘈雜聲來來去去,像蜂一般從左耳湧入、再從右耳衝出,雙手交疊放在膝前,布面未曾沾染一絲一毫的塵土,金色繡線勾勒出幾何線條繞成一個弧又分岔,但盡頭總歸只有一處,即是源賴光的所在之處。

右手邊的刀刃安穩地躺在腿旁,他沉穩得如一尊泥塑雕像,沒人在意他存在或是消失,只在主人眼角輕輕一瞥時,鬼切便瞬間活了過來,閃身至源賴光跟前,橫刀架住刺客的攻擊。

憑著矯捷的身手,鬼切舞刀斬落包圍的刺客,人類的叱喝聲被隔離了,他委實聽不清那些吼叫與哀號,那是一道道無法破譯的代碼,尚未有明白的可能便已消失於囁嚅的唇語之中,彷彿出殯時僧侶的經文,又有多少人能真的聽懂?

不多時,血腥滲入榻榻米中,鬼切站在原位,身後是支頰觀看的源賴光,原先來勢洶洶的刺客僅剩兩三隻小貓,正持刀對峙試圖保住一命,眼見鬼切衝入人群中大開大闔地斬殺,源賴光卻在鬼切落下最後一刀時開了口。

「鬼切,留個活口問話。」

急刃懸停,堪堪削破了最後一名刺客的髮髻,披散的髮絲混著頭皮破開的鮮血滑落鬢邊,那名刺客因刺激過大,一口氣提不上來便暈倒了。鬼切用腳尖將人如煎魚般翻面,確定對方還活著。

雙劍振血歸鞘,鬼切回過頭等待下一步指示,「主人?」源賴光噙著笑朝他招手,然後揩去他被噴濺於額間的血珠。

「做得不錯。」

「謝謝主人。」

源賴光低嘆:「剛剛我若不出聲,你真是一個活口都不留。」

「威脅主人的事物,沒有存在的必要。」鬼切回應,字裡行間帶著不懂人情世故的殘酷。

「鬼切,你要懂得變通。」源賴光勾起唇角,耐心地教導鬼切一如諄諄教誨著純真的孩子。「就像剛剛,你把人都殺了,那麼我們要怎麼知道幕後主使是誰?他們真正想要做的是什麼?又要如何才能殺雞儆猴?」

鬼切微微側了側頸子。「但是,主人您知道的。那些——唔。」既然知道,那何必拐彎抹角地處理?只是這句話還沒說完,一根指頭壓住他的唇瓣。

「我們都知道。但就是要讓人以為我們不知道。所以需要一些掩護。」

「這些人嗎?」鬼切環視四周死屍。

源賴光點頭,推開拉門呼吸新鮮空氣。「殺妖斬怪都是一樣的,愚蠢的人才會拿著一把刀硬衝,那不叫勇士,那叫有勇無謀。」

「真正的謀士,是把不輕易出鞘的刀劍。」神轎上的人直到最後一刻都不會親自動手。

源賴光回身、彎腰,指尖輕按鬼切的眼皮,眼球不受控地顫動著。

「而你,既是我手中的刀,亦是我的鞘。」

源賴光撤回手,宛若攬鏡自照般,睜開眼的鬼切那漂亮透明的瞳映出了紅,那是他的顏色。

「是,我會為您的意志而行動。」

 

(完)

***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練筆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