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狗x妖狐

※其實我也不知道在寫什麼大概就是個 連作者自己也不懂的AU 吧

※一切劇情不過是為了肉渣而鋪陳的,所以不用要後續跟詳設了(ㄍ

 

「大天狗,你也好好管管這傢伙。」

「我只是受人所託來看看而已。」

面對源博雅的話,大天狗語氣淡漠地甩鍋,黑髮男子沒好氣的領著友人往看守所深處走去,由於夜深,走道兩側牢房內被臨時羈押的人睡得歪七扭八,兩人的交談聲也沒能吵醒那些人。

「你知道那傢伙全身沾滿血跡被關進來時還能調戲女警,真是死性不改。」

沾滿血跡?「他受傷了?」大天狗微微挑眉。

「沒有。那是被害人的血。」源博雅搖頭,站定在走廊最底部的牢房門外,側過頭告知友人當時狀況。「他說那是他去攙扶被害人而沾上的,可是,案發現場就是他家,如果他真的不認識被害人,被害人是怎麼進門的?如果他不是兇手,被害人又是被誰殺死的?」

大天狗面色一沉。「那就是你們的責任了。」

「當然。」迅速結束話題,源博雅掏出鑰匙打開門鎖並對錶。「半小時之後我會來叫你。」

 

牢房裡,妖狐縮著雙膝靠坐在牆邊,毛絨絨的大尾巴率先動了動,隨後緩緩抬起頭來,睡眼惺忪地看著大天狗,稚氣地揉揉眼睛、伸個懶腰。

「嗨,大天狗大人。晴明大人呢?」

「他人在海外,沒空過來,我先過來瞭解情況。」

「那這樣可以請大天狗大人幫我解開手銬嗎?」揚揚手上的鐵環,這玩意讓他連抓背部癢都沒辦法。「小生的背很癢啊。」

「不可能。」說什麼傻話。「以你的嫌疑還能待在這裡睡覺已經是奇蹟了。」

「小生可沒幹壞事。那女人怎麼死在我房間裡的,小生比你們更想知道。」誰能明白一覺醒來,地上躺著一位瀕死的女人,血跡漫過半個房間,他嚇得立即下床想搶救對方,結果反被當成兇手的納悶啊?「不能因為小生有前科就直接把小生當成兇手啊!無罪推定總該知道吧!」

「那也是你自作孽得來的。」以前不幹壞事,髒水哪會那麼容易就沾身。

「……那麼大天狗大人,您現在是來做什麼呢?看看小生枯萎沒有?」妖狐嚷嚷:「要不也帶瓶水給小生啊!」

「你少出言調戲女警們就不會落得口渴的地步。」

大天狗從口袋裡掏出隨身酒壺,跨步到妖狐面前並抬起其下巴,扭開瓶蓋倒了一口,熱辣的酒液滑入喉嚨,宛如導火線即將引爆炸彈,一路燒至胃部,也讓妖狐的身體暖了起來。

「大天狗大人是刻意帶酒讓小生暖身的嗎?謝謝了!」

「不客氣。」

妖狐舔了舔溢出嘴角的酒液,突然扣住金髮男人的手腕,一向冷靜的大天狗沒有抽回手,垂眸看妖狐想耍什麼花樣。

「做什麼?」想借酒裝瘋嗎?

「小生餓了。」

「我沒有食物。」大半夜接到消息趕過來,哪有時間買吃食。

妖狐卻低頭輕輕啃了一下大天狗的手腕內側,淺淺的牙印並不痛,他眉眼上挑,眼裡盛裝著笑意。

「怎麼會沒有。分小生吃一下棒棒糖,補充糖份吧。」

 

嘖嘖水聲響在窄室中,大天狗靠牆而站,身上的風衣外套已落了地,充當臨時地墊墊在妖狐膝下,隔離粗糙又冰冷的水泥地,除此之外,兩人衣裝整齊,除了大天狗拉開的褲襠,火熱的肉刃正在妖狐嘴裡進出。

妖狐調整著吞吐的速度與頻率,在肉刃又脹大一圈時吐出,探舌側舔,臉頰無可避免地蹭到了肉刃,沾上了前列腺液與自己的津液,暈黃燈光之下映照著一橫水亮。然後他又從柱身下方細細舔過,舌尖刷過前端小孔,又深深地含進柱身。

大天狗喉結滾動,撫弄著妖狐的耳尖,倏地伸腳朝對方褲襠踩了踩。正忙著口交的妖狐哼了聲,敏感地帶被人作弄令他忍不住抖了抖,膝蓋剛想挪個位置擋掉那隻不規矩的腳時卻被輕輕踢了下,硬底皮鞋用上幾分力,迫使妖狐放棄「逃屁」這種不實際的想法。

「專心點,不是在吃『棒棒糖』嗎?」

有棒棒糖會反過來戳主人的嗎?又不是賣女孩的小火柴!妖狐剛想說話,後腦勺卻被壓著向前,他連忙握住那根過於粗大的性器——雖然妖狐仍舊戴著手銬,但前銬的狀態不妨礙他以手輔助——以免直接壓迫到喉頭,到時他可就難受了!

妖狐張大嘴巴,放鬆雙唇和舌頭,調整呼吸後用雙頰的力量輕輕吮吸,一口氣含到底部又緩緩上下擺動,再加上舌頭輕輕擠壓。大天狗的反應是即時的,按在後腦勺的手力道增大幾分,原先踩在他腿間撩撥的腳也報復性地蹭轉幾下,激得他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苦澀的液體化在舌尖,妖狐想退開卻不得其願。

「唔嗯嗯!」

「不是要補充糖份?」

……自己剝開的「糖紙」,哭著也要吃完

大天狗很乾脆地解放在妖狐嘴裡,噴射的白濁沒能完全含住,有些溢出了嘴角,他蹲下身以食指揩去,卻被妖狐扯住前襟接吻,腥臊的液體在唇舌交纏間融入味蕾、滑落下巴,他皺起眉頭卻沒真正把妖狐推開。

「自己的糖水好喝嗎,大天狗大人?」

「你等著。」出去他們再來算總帳。

「那當然。小生等您救我出去啊!」妖狐撩了一波終於甘願消停了,他低頭揀起大天狗的小酒壺,仰首灌了一口漱漱口。「源博雅應該要來了吧?」

說時遲、那時快,敲門聲準時響起,催促著大天狗會面時間已結束,金髮男整理衣裝,臨出門前,身後傳來妖狐懶洋洋的道別。

「大天狗大人,希望很快就能再見到您。」

 

「別告訴我,你們在裡面來一發了。」

「沒這回事。」頂多只有半發。

「那你身上這味道是什麼?」騙鬼喔!

「……棒棒糖的味道。」

 

(完)

***

橡木生日快樂啊!

其實我也不知道在寫什麼。

大天狗大概就是個律師還是監護人的代理之類的身份,吧(???

妖狐是不是兇手其實也不太重要,吧(???

反正只是想寫個咬咬肉……肉質不好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