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雙艾】《局.貳之肆》


不知道是不是威脅奏效,或者是上天聽到兩人的心願,接連幾日的高燒終於褪去,艾依查庫雖然還是很虛弱,至少渡過危險關頭。

艾伯李斯特在確定對方的身體狀況足以自理之後,花了更多時間在外頭奔走,處理之後的事。

一如他所說的,當意志力凌駕於肉體,異變也隨著退燒而消失,艾依查庫的右眼眶雖然不再流血,遠遠看是一個窟窿,於是他仍用紗布裹著對方的右眼。

然而當他看著那窟窿,只想到艾依查庫的未來該怎麼辦?

身為感染者的他們,究竟該何去何從?

這個小鎮不可能讓他們待一輩子,外頭風聲鶴唳,據說已經派出所謂的「審判者」清查可疑人士,若不及早離開,下場可以預見。

經過多日的思索後,艾伯李斯特下定決心,雖然是一條險路,但是絕處才能逢生──如果他想完成自己的承諾,這就是一條必經之路。

畢竟時間永遠不會停下來等人感傷,不繼續往前走,就準備一直往後退。

等到艾依查庫身體恢復八成後,打點好一切事宜的他回到暫居的小屋,看著對方僅存的左眼還是滿眸子的信任,暗地裡握緊雙手,緩緩吐出自己的決定。

「我想到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從軍。」

「從軍?」艾依查庫的表情看來有些詫異,不過下一秒他也反應過來,只應了聲喔。

「艾依查庫,我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他並不打算強迫對方跟自己走上一樣的路,從軍若無法達到權力的頂端,只會淪為長官的棄子。「我已經跟這裡一戶人家商榷好,他們願意收留你,你可以在這裡安穩的過活;或者跟著我一起離開,但是我無法確定未來會如何。」

「我說艾伯,你不覺得這問題很蠢嗎?」艾依查庫偏著頭,眼神似乎在嘲笑著自己,接著伸出手往他的額頭摸去,卻因為單眼視物抓不準距離而在空中搖擺,他抓住對方的手,緊緊的握在自己佈滿汗水的掌心。

「除非你不要我了,不然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會過得很辛苦,尤其是你現在只剩一邊的視力。」

「那要擔心的是,軍隊收不收獨眼龍吧。」對方摸摸下巴,一臉認真的思考著,然後朝他露出一抹自信開朗的笑容。「沒關係,反正我這一眼沒近視,搞不好還比艾伯你的槍法準。」

見對方還有力氣說笑,他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覺得自己的煎熬實在好笑。

是他不夠相信對方,他們一起挺過這麼多困難,他不會退縮、艾依查庫也是,那麼還有什麼好遲疑?至少死也會死在一起,怕什麼!

「抱歉。」

「什麼抱歉?」艾依查庫看來一頭霧水,抓抓頭反問。

「你會恨我嗎?」撫上對方裹著紗布的臉,還是忍不住想再確定一次,關於這隻眼,這隻為了救他而犧牲的眼球,艾依查庫真能如外在表現出來的灑脫嗎?

「只有一件事我會恨你。」

「哪件?」

「如果你停下前進的腳步,我才會恨你。」只見艾依查庫將頭側靠在他肩膀,說話聲中帶著笑意,右肩傳來的重量比當日他拼死將人揹出時還輕,但是他覺得更沉重了。

他已經害艾依查庫失去一隻眼睛,如果他不能謹慎行事,未來他會失去更多,這是最沉重的借鏡。

「那麼,」他輕笑出聲,反手撫著艾依查庫的頭,「上路吧。」

那一年他還在年少輕狂的十七歲,一個美好而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紀。

美好到他還想帶著兩人一起走下去。

後來發現這不過是一齣注定好的悲劇。


(續)
***

嗯啊啊啊啊不要打偶(?)
不痛不痛痛痛飛走了喔(揮)

有沒有覺得好傻好天真?(笑)
人生總有夢嘛科科

歡迎大家告訴我感想YOOOO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