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買菜這等事

※架空,崩壞慎入

※隨筆練習ING


菜市場的阿伯阿婆都知道,最近有個漂亮男人會拖著菜車來買菜,男人皮相好,翠綠混棕的眼睛加上帥氣的微笑,不知迷倒多少少婦的芳心。
臉頰的刺青不大,讓男人添了點神秘。
但不妨礙阿伯阿婆少婦的欣賞。

男人總是很有禮貌的詢問菜價,當然也非常有禮貌的殺價,那殺價的功力可不輸一班買菜精的少婦們,阿婆還曾經看過男人擠在太太群裡面手腳俐落的搶走最後一隻螃蟹。

其實男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會上菜市場的人,反倒像是高階主管,畢竟那衣服的料子可不是一般人家穿得起的,不過男人通常都是白天來買菜,偶爾才是黃昏時來,這讓菜市場的攤主都很納悶,上班時間還能來買菜,是自己當老闆嗎?

「沒,我的工作比較隨興,晚上居多。」男人如此回答。

於是眾人深深認為男人的職業其實是牛郎。
隔不久,菜市場的女性都想包養男人了,這讓男人有點困擾。

「我有情人了,而且我不是牛郎。」男人澄清。

但對於菜市場的女性而言,有情人這點比不是牛郎這點還要令人心碎。
雖然有少婦提出死會可以活標,但是男人歉然的表示自己不打算出軌。

「雖然出軌的話他還是那張面癱臉,但是......唉。」男人哀傷的望著遠方,眼神死。

於是眾人又得到男人的情人是個面癱醋工廠這個認知。


今天男人又來到菜市場,準備取走他前日訂好的頂級牛肉時,被菜販的阿婆們拱上活動臺唱歌--今天有什麼里民活動辦在市場,已經有好幾位阿伯上臺高歌一曲。

「不行,我朋友在車裡等我。」
「是你的情人嗎!」
「是啊。」
「帶來給阿婆看看嘛!想知道是怎樣的人嘛!不要擔心,阿婆看面相很準的!」
禁不起眾人的哀求,男人表示問問對方,但不確定對方願不願意下車。

「喂,你要不要進來一趟?也不是,剛好有個活動,希望你進來一下。」

男人面有難色的跟情人溝通,通話時間並不長,話筒另一端似乎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從頭都尾只聽到男人說話居多。
「如何?她願意進來嗎?」
「大概沒有吧,他不喜歡人太多的地方。」男人笑笑,把菜車寄放在攤位裡,「不過我可以唱首歌再走。」

站上舞臺,悠揚的背景音樂響起,男人清亮的嗓音讓臺下聚精會神的聆聽。


我常想 你的好 你的壞 你多麼無賴
喔~你生氣 你發呆 對我都精采
喔~我注定 這一生 要將你寵壞
喔~讓人笑 我癡呆 卻不得不愉快

我慶幸 我明白 簡單一個愛
喔~我多瘋 我多怪 就你最明白
Yeah~我呼吸 我開心 因為你存在
隨你說命歹 我幸運 才得到你的愛


曲終時臺下歡聲雷動,男人笑了笑,下了臺才發現攤販旁站著某人。
「......不是說不來嗎?」男人直視著對方,唇邊淡笑。
「猴子耍馬戲。」長髮的男人雙臂環胸,用五個字打發男人。
「狗嘴吐不出象牙。」
「這是你女朋友啊?好漂亮的冰山美人哪!」旁邊的阿婆從中插進這句話,惹得長髮男人轉頭瞪視。
「欸別嚇壞人。」
「我是你女友?」對方調回視線看著男人,總有種冰風暴快形成的感覺,凍得看戲的眾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沒!是情人不是女人。」男人澄清。
「那麼是你們自己想的了。」
視線緩緩掃過,眾人的雞皮疙瘩都爬上脖子了。
「呃呃呃不要生氣啊。」阿婆冒汗,難不成要稱對方醜女嗎?「情人跟女人差不多差不多嘛--」
「他是男的。」男人苦笑的開口。
「男人也差不多--啥!?」
「男的,他是男生。」
--臥槽這什麼世界,男人比女人還漂亮是怎樣?
「呃呃呃--」這是所謂的同性戀嗎?
「買夠了沒。」長髮男人倏地扯過男人,抽走了絲質領帶,然後轉身就走。
「欸,路德!」男人翻翻白眼,跟攤販拿了菜車後準備追上對方,卻看到少婦群一臉驚訝。
「那那那個是吻痕嗎?」少婦指著男人散開的衣領,嘴巴張得大大的,可以塞進一個拳頭。
「嗯?」低頭,脖子遍佈著又紅又紫的吻痕,男人對於對方這種宣示感到好氣又好笑。「是啊。」

(FIN)

***

其實這原本是點給朋友的題目,後來被靈感打到所以我就自己寫了XD

上面那個歌嘛,原本要用「你是我的女人」但是那歌詞不太適合(店長可能會打爆梅子的頭)所以就改了

最後是《肉麻情歌》(RY)

對不起崩壞了(掩面)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