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威廉是個正直守法,而且遵照上級指令的軍人模範。

並非不會偷懶或是對命令沒有怨言,而是骨子裡的服從性遠大於反抗,面對覺得不合適的事,他會尋覓恰當時機提出諫言,至於諫言是否被接受,那就是長官的事了。

俯仰無愧於心。威廉認為自己職責已盡,若上級一意孤行的話,身為下屬只有硬著頭皮苦幹實幹的份。

但對於古魯瓦爾多這位曾經的長官,威廉卻想要更貼近一點,或許是潛藏在記憶中的漫天謠言,在在訴說著身為黑太子的古魯瓦爾多有多麼恐怖,然而這樣恐怖的、謠傳被死神附身的尊貴殿下,卻在戰場上身先士卒。

那人劍下有多少亡魂,他們就少了多少性命威脅。

對士兵而言,能有個強大的主力令他們離死亡的深淵越遠,那些謠言又算得了什麼?

比起只會坐在城牆內紙上談兵的高官而言,古魯瓦爾多才是真正待他們好的王。

對威廉來說,異地相逢故人、又是他仰慕的殿下,替古魯瓦爾多安排日程再正常不過,就像當年在軍營,年齡最長的他肩負殿下的起居安全。

因此橘髮軍人一早便到古魯瓦爾多房外「站崗」,等待殿下起床後食用早餐,一段時間後卻想起一件不妙的事:他根本不曉得古魯瓦爾多固定的起床時間。

這下怎麼辦,站著繼續等或是先去做其他事情?那要是繞回來錯過,該去哪裡找人?威廉的眉宇因為難以決定,導致緊緊靠攏,周身散發的氣勢令過路戰士們紛紛多看一眼,卻沒人想淌這趟渾水而靠牆走。

「哥哥,你站在這裡幹麻?」梅莉看見威廉後撲上前,仰著頭詢問,威廉略顯尷尬的掙脫,觸碰的瞬間令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我在等殿下起床。」威廉正經八百說出這句話時,路過的人都瞠大眼睛看他,彷彿他方才不是開口說話、而是噴出一頭龍。

「你在等古魯瓦爾多起床?」梅莉臉色古怪的覆述,「可是,你知道對方起床時間嗎?」

「不,我並不知道殿下起床的時間。」被女孩反問,威廉頓覺自己失職透頂。

「你真的要站在這裡等他睡醒嗎?」梅莉嘟嚷著,想伸手將人拉往餐廳。「都不知道要等多久呢,先去吃早餐啦。」

「妳先去吃吧,我等等再去。」威廉拍拍梅莉的頭頂,哄了好一陣子才讓對方心不甘情不願離開。

走廊又安靜下來,輕淺的從盡頭處的雕花窗投射而下,磁磚地板散落光芒。

威廉像一座雕塑,又像一隻忠犬,安靜且執著的守著,等著眼前那扇門開啟,好似全世界只剩下這件事情是有意義的,這段期間有多數戰士經過身旁,卻也只是笑著走過,彷彿在看一個笑話。

但他依舊站在原地,不為所動。

梅莉端著一盤食物折返,聖女之子聽聞消息特地來察看,「哥哥你不吃飯嗎?」

「不用了,謝謝妳。」威廉想蹲下身與梅莉視線齊平,卻發現因長時間站直,導致膝蓋無法順利彎曲,最後只能彎腰詢問。「大小姐用餐了嗎?」

「已經用過啦,中午了呢。」聖女之子歪斜著頭再問一遍,「你確定不先吃飯嗎?古魯瓦爾多可能下午才醒喔。」

「沒關係,我不餓。我在這裡等著就行。」威廉依然婉拒,目送兩個女孩離開。

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何如此堅持,倒像與誰嘔氣,但他想第一個向古魯瓦爾多問早,這是不爭的事實。

至於進食其實不用擔心。威廉想,真的能餓死的話,未嘗不是件幸福的事──

等等,如果他是因死亡而來到星幽界,那麼他是否已經解除了詛咒?

心頭突地盈滿喜悅與希望,威廉的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揚,然而面前那扇等待開啟已久的門,好死不死在此時打開,銀髮王子紅眸一掃,隨即輕輕擰眉。

「你站在門前傻笑什麼?」一起床就看見怪人。

「抱歉,殿下,屬下──」威廉作夢也沒想到會被看見這蠢樣,簡直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也好過在銀髮王子面前丟臉。

但話還沒說完,古魯瓦爾多早已迴身走人,旋轉半圈的披風在狹窄走道無可避免的觸碰威廉的腳,像是邀請、宛若指引,威廉順從的邁開步伐跟隨。

只是走到樓梯一半,銀髮王子疑惑的轉頭詢問,「你跟著我做什麼?」

「聽候您的指示,殿下。」跟在後頭三步的威廉自然停下,沒想到被一巴掌打回票。

「不用。」古魯瓦爾多又繼續前進。

愣在原地,胸膛像塞滿小石子一樣難以呼吸,這麼明顯的嫌棄像被當眾賞了一耳光的難堪,比被其他戰士排擠還要令他難受。

不懂自己哪裡得罪古魯瓦爾多,但威廉咬牙跟上,就算是死也該死得瞑目,得罪的話他想向殿下道歉,只是苦於找不到開口的時機點。

古魯瓦爾多信步閒逛,略過一樓廚房直接往往走去,順著鋪在階前草地的青石磚緩緩朝後花園走去,威廉惦記著銀髮王子睡了一整天,空空如也的腹部若是直接吃晚餐,晚上一定會鬧胃疼。

威廉站在階前思考追上去還是回身處理食物,咬咬牙,好歹他也是學過追蹤術的人,總能找到古魯瓦爾多,不管如何還是身體比較重要啊!

 

古魯瓦爾多走到青石板盡頭處,原本是有路的,只是不曉得誰種了一堆花花草草,變成一塊綠園圃。

紅眸盯著及踝的植物,這並非他所長,分不出來這究竟是什麼花草,可是空氣中飄著一股清香沁涼心脾,讓他清醒許多。

思及此,古魯瓦爾多揮開披風,不顧泥汙土髒坐在青石板,沒有愚蠢的壓壞花草,單手撐在彎起的膝上支著頰,平靜如常的外表下,殊不知是過了一整夜的混亂。

古魯瓦爾多來到星幽界後,甚少做過「夢」,或者該說,戰士或多或少會在睡眠中看到一些影像,可沒人能確定這些影像是不是他們被當成代價取走的記憶,亦或只是純粹的預言與未知。

夢裡的他化做一尾蟲,明亮的光線照射醜陋的身軀,扭動著發出猖狂笑聲,緩慢爬進最最角落之處,陰暗處綻出一雙羽翼,飛掠過千里蛻變成殺氣的銀尖,刺穿盔甲後的心臟。

如蚹蟻饑渴的舔舐鮮血,逆長出骨骼及肌肉,血腥層層黏附己身,慢慢的裹成一個繭,爾後溶了他的骨他的血,雙腿撐不住塌陷。

繭破了、天黑了,世界再也見不得一絲光。

驟然又退化成一尾蟲,蠕動著身軀爬行,光從上空射進胸膛,那人高亢而驚恐的大笑,耳膜裡嘈雜聲不歇,血色玷汙了那柄銀刀,如蟲抽搐後靜止,仰天的姿勢高舉著單手,想掐著誰的前襟淡然問一句。

憑什麼。

「殿下!」

恍惚間,古魯瓦爾多聞到血味,垂眸只見一雙碧綠眼珠,略顯驚恐的與他對視,那人橫在頸項前的手握住銳利劍身,血液從虎口及掌根蜿蜒流下,一滴、兩滴在泥地染出紅色的花。

 

(續)

***

王佐本的預購開跑囉(☆ω<)

歡迎喜歡的朋友填寫喔,呼呼呼,期待封~~~面~~~~(☆ω<)

◎走這裡填單喔>【CWT40|UNLIGHT】《深潭》&《結》預購處

全站熱搜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