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四喜,始於相遇、相知、相惜、相愛。

 

CP:王杰希X 唐柔

 

※此為出本的試閱連載,不會在網路上放完全文,大概會放接近一半的量,特此告知

 

※原作向,有私設

 

 

 

 

「再來一球草莓?」王杰希走到冰淇淋車前點餐,看了琳瑯滿目的口味後提議。

唐柔點頭,又指了香草口味。「不妨再來一球香草吧。」

王杰希從善如流,拿過三大球的冰淇淋轉手遞給唐柔,他自己是不吃這個的,職業選手的身體可不能亂吃;付了錢,總不能兩人一直站在原地吃冰,等等要是被包圍就慘了。

「找個地方坐著吃吧。」王杰希找到騎樓下餐廳外頭擺放的候座長椅,兩人併肩同坐,不算熟識的兩人一時間找不到話題可聊。

「好冰啊。」唐柔吃了一口,酸得瞇起了眼,「王隊不吃嗎?」

「不用了,唐小姐吃就好。」王杰希擺手,從外套口袋找出手帕遞給她。「拿著,小心沾手。」

「唐柔。一直喊小姐,感覺很生疏呢,」唐柔接過後,又挖了一口冰吃,「又不是不認識,王隊。」

「也是。」王杰希點頭,他對稱呼其實沒那麼在意,職業選手裡,除了微草後輩及幾個比較注重輩份的人,總會規規矩矩的喊王隊之外,其他人哪有這麼正經。「叫我的名字吧,否則要是被發現可就難逃了。」

「這恐怕有點難啊。」唐柔含著冰,笑著拿湯匙指指他的外套,王杰希低頭,明亮的草綠色真是鮮明。「我吃快些。」

唐柔大口塞了幾匙冰,瞬間三種酸甜味的水果與冰配合加重酸感,她緊緊閉上眼,硬氣等待這波酸過去,過了今晚輿論發酵之後,未來的挑戰會更加艱鉅,但這是她選擇的路、她責無旁貸。

「不要後悔。」王杰希清冷的嗓音在夜風中響起,唐柔睜眼看向對方,他轉過頭與她對視,一字一句為她打氣,「做妳認為對的事情,妳有一群好隊友。」

「……是的,不後悔。」唐柔沉吟後點頭,無論王杰希是否看出她心底些微的不安,但他並未出聲戳破表相,除了隊友之外,她沒想過自己的舉動會得到他人的安慰及認同。「我不會放棄的,除了我自己以外,沒什麼能逼迫我放棄。」

「對。」王杰希鏗鏘有力的回應,選擇對應結果,仰頭見夜幕,天不會都是黑夜,白晝一定會到來。「加油。」

「好。」唐柔勾出一個漂亮的笑容,眼眶裡燦燦閃耀的水光,不知是心酸或是酸感的附帶品,襯得唐柔的眸子像黑夜裡的星子,宛如滅絕星辰飛行下灑落的星屑。

「冷就別再吃了,對身體不好。」眼見唐柔吃冰凍得手腳都在抖,王杰希想起自己保溫瓶內還有熱茶,旋開杯蓋倒了一杯遞給對方暖手,順手收走只剩甜筒的冰淇淋。「喝口茶吧。」

接過熱茶,熱騰騰的白煙撲面而來,唐柔小口小口的喝下,原本發冷的手腳瞬時溫暖起來,她坐在原地看王杰希──賽場上的大神正拿著她吃剩的冰淇淋,試圖找到垃圾桶丟棄,今晚的不甘與不悅,似乎因為有了這人的相陪而煙消雲散。

命運很奇妙、她的安心也來得奇妙,這男人還是終結她一挑三誓言的傢伙,但又像護幼崽般擋住那群記者。

明知道她心情其實相當糟糕、卻仍順著她的心意,買下不適合這季節食用的冰淇淋,王杰希可知道他那雙大小眼,在聽見她想買冰吃時充斥著不贊同嗎?可是轉眼間他掏錢付款,甚至問她要不要再加點,這些小動作唐柔都看在眼裡。

「暖和些了嗎?」好不容易將冰淇淋殘骸毀屍滅跡,王杰希回來見唐柔一臉溫柔的微笑,晚間相遇時旋繞在對方周身的負面情緒終於消失,也不枉他多走這一段路了。

「嗯,我也差不多該回興欣了。」唐柔將杯蓋旋回保溫瓶,站起身拍拍臀部。「謝謝你的冰跟茶,哪天約個時間地點務必讓我回請。」

「小事一件,不用放在心上。」王杰希收回保溫瓶,歪了一下頭示意,「送妳回興欣網吧?」

「不用了,我們住上林苑那邊,等會兒我搭出租車過去就行。」唐柔拉了一把想走回頭路的王杰希,笑著領著王杰希走到另個路口攔車。「從這兒,這條道路是單行道,得走到前頭那邊才會接大路。」

王杰希順從的旋過腳跟,跟著唐柔輕快的步伐,馬路上行人嘻嘻哈哈,拿著食物邊走邊吃,王杰希照例走在左側,負責抵擋人來人往的行人。

他們走在僅有一半路燈照耀的騎樓下,靜默蔓延但是不尷尬。

到了路口,幾輛載了客的出租車呼嘯而過,經過五分鐘後終於攔到車。

「兩位要去哪兒?」司機詢問。

「上林苑。」唐柔熟門熟路的報上地址,這時才想起忘記問王杰希。「你住哪兒呢?」

「恆8連鎖酒店。」微草每次到H市都是下榻於此處,這次也不例外,不過車上有唐柔,所以王杰希二話不說決定先送人回去。「先去上林苑再去酒店。」

「會繞路啊,先送先生去酒店的話比較順路。」司機想了想腦中地圖,基於繞路將多付車資,因此提出良心建議,收獲則是王杰希凌厲的一眼。

「沒關係,先去上林苑。」

司機從善如流發動車輛往上林苑而去,唐柔有些懊悔,方才忘記問王杰希下榻的酒店,結果反害對方繞了路。

「車資多少,我跟你攤一半吧。」唐柔提出折衷方法,卻遭到王杰希有力且堅定的拒絕。

「不用了,安全比較重要。」王杰希沒把這錢看在眼中,不管是多剽悍的女生,獨自搭出租車還是危險,既然他是最後一個遇到唐柔的人,於公於私都該好好的把人送回興欣。

此時王杰希的手機響起,滑開接聽鍵聽見許斌的關心。

「王隊你發生什麼事了嗎?還沒找到保溫瓶嗎?」許斌打這通電話不是沒有原因,明明只是回頭拿個保溫瓶,但過了一小時還沒回到酒店,原本他以為王杰希早就回來,但是敲門發現沒人應門,這才發現事情大條了!

「找到了,我等等就回去了。」出租車後座空間不大,王杰希就算壓低聲音也能被清楚聽見,更別提許斌因擔心而高八度的聲音。

收了線,後座又響起手機鈴聲,這次換唐柔接起電話,話筒裡面也是傳來擔憂的詢問。

「柔柔妳在哪兒啊?要不要去接妳?」陳果這一小時簡直是煎熬至極,記者會後唐柔說要自己走走,大家體貼的讓她整理心情,但一個女孩子孤身在外,夜色越來越深,人卻還沒回來,陳果怎樣也放不下心。

「我在回上林苑的路上,別擔心,快到了。」唐柔放柔語氣安撫陳果,「好好好,再五分鐘就到了,妳五分鐘後出來接我?」

東拉西聊一會兒,才讓陳果甘願掛斷電話,此時車已經拐進上林苑前的小路,唐柔暗自記下車資,下了車敲敲王杰希這側的車窗,他探出頭來不改本性的叮嚀。

「妳們老闆要出來接妳嗎?」王杰希有聽見方才的討論,不過打量附近也沒看見興欣老闆。

「是啊,等等就出來了。」唐柔拿起手機晃了晃,大方的討了王杰希的號碼。「跟你交換一下手機號碼,等等你回到酒店傳個簡訊給我?」

「擔心我的人身安全?」王杰希揶揄說道,就他這張臉恐怕沒人想對他不利吧,但他還是跟唐柔交換手機號碼,存入SIM卡之中成為通訊錄的一員。

「當然,不然要是被綁架了,大隊長的身價我可賠不起啊。」唐柔促狹的說道,確定電話可撥通之後,向王杰希揮手再見。

唐柔目送著出租車離開,心頭像四月天的太陽曬過暖洋洋的,噠噠噠腳步聲響起,急奔而來的人不是陳果是誰?只見對方鬆了一口氣,勾著她的手回宿舍。

「方才誰跟妳一起搭車回來啊?」進了屋、脫了鞋,陳果關心剛剛看到的狀況,雖然不清楚出租車後座的人是誰,但終歸是有人,否則唐柔是在跟空氣說話嗎?

「路上遇到的友人,順路送我回來。」唐柔四兩撥千斤的避過陳果的詢問,輕快的爬上樓梯回房,速度快得讓陳果來不及追。「我先去洗澡了。」

魏琛跟方銳叼著燒餅油條看唐柔掠過他們,再看看被拋在原地的老闆娘,不禁對唐柔的心理素質點個讚。

「小唐不愧是小唐啊,看起來完全沒受影響。」魏琛忍不住想比讚。

「要是戰術上能猥瑣點就好。」聽到隊友一席話,方銳點頭如搗蒜。

「你們兩個還能不能再沒下限點!」陳果火眼金睛的瞪過來,這兩個就是拉低興欣下限的兇手!

回房的唐柔當然沒聽見樓下三人的話,在進浴室梳洗之前,她接到王杰希打來的電話,背景音還是電梯小姐的聲音。

「我到了。」王杰希臨開門前,還跟聽到動靜紛紛探出頭的隊友舉手示意,表示他回來了不用擔心。

「我聽見了,今晚謝謝你。」唐柔坐在床沿,歪脖子夾著機子,在櫃前蹲找換洗衣物。

「不客氣,妳順利到家就好。」

「改天務必讓我作東。」

「那就先謝謝了。」王杰希不再假意推辭,在許斌等人的好奇眼神下進房,最後一句話飄進眾人耳裡,引起一陣驚訝。「改日約一發競技場?」

「沒問題。」對於邀戰,唐柔從未懼戰。「晚安。」

「晚安。」

外頭的許斌等人納悶不已,王杰希究竟是在跟誰講電話,講得喜上眉梢這麼開心?

「隊長跟誰約競技場?這賽季……莫非是煙雨姊妹花?」柳非頓時發現隊長守備範圍很廣,連煙雨妹子的手機號碼都有了。

「就算真的是煙雨的神槍手,那也是隊長想看看對手的實力吧。」梁方跳出來反駁,隊長總是為微草付出,連休息時間也拿來考察對方。

「……大概吧。」許斌背脊竄過一陣惡寒,他有預感這問題千萬不可深扒。

 

(續)

***

我終於二校完啦!!!

剩下兩篇番外,只要這兩天寫完初稿我就可以去估價啦嘎嘎嘎

希望趕得及1月10號放預購單OTZ

海外寄賣的部分,目前有再跟另一間討論,希望能成。

現在傾向「台灣2月場後有餘本再寄賣」或是「預留10本內」讓大陸方面可以購買這樣,不過還是要等寄賣店的回覆,不然的話,就要請大陸朋友自行找台灣代購了(掩面)

大概就是這樣,台灣方面會先開預購就是了嘿,等待10號R子太太的封面線稿吧 >U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